眼馋不眼馋……

  方贵这冷不丁的一句话,别说白术等三人,便是息大公子几个都懵了。https://

  洞府外面的龟相与海族生灵也不由得转头向里面看了过来……

  明明刚才还在一板正经,满身担当的在说着如何敲龙宫竹杠以馈北域的大事……好吧敲竹杠这个词本身就显得不那么正经,但好歹也是个正事……而其他人也已经被他们的激奋,不仅纷纷出策,而且已经准备着好好施展一番手脚了,谁能想到他忽然又整了这么一句?

  尤其是白术,被方贵这一句话恍的差点摔倒,脸色变了好几变,才终于强行压住了心间怒火,冷冷看着方贵道:“白术也是北域人,一直为北域考虑,不辞劳苦,你何必如此侮我?”

  “侮你……”

  方贵冷笑了一声,道:“那是因为我脾气好不喜欢杀人!”

  白术心间盛怒,猛得站起了身来,但看着方贵冷笑模样,却一时不敢说话。

  而方贵在这时候,心间怒火倒是比他的旺,丝毫不掩饰自己的鄙夷,冷笑道:“我方老爷只信这世上最简单的道理,干了活就得吃饭,当初你们皆在永州除魔,所以我才带你们来龙宫吃这顿饭,但到了龙宫之后,你们就不干活了,甚至还不想让别人也干活,甚至还要砸了人的锄头,如今到了吃第二顿饭的时候,你以为我还想真能再带着你不成?”

  愈说愈怒,忍不住一拍大腿:“你他娘的当我是傻子?”

  这时候说话的样子实在太认真,又猛得一拍大腿,却把白术也吓了一跳,退了一步。

  望着方贵的眼神,已满是提防。

  其他人望见了这场面,也皆神色微异,气氛倒沉默了些。

  他们自然不可能忘不了此前在龙宫盛宴上的一幕,当时尊府忽然出现,联合了龙宫设计北域,搞了那么一出劳什子的谈和戏码,其目的自不难猜测,和不和谈的不重要,给了他们小圣之名,然后再借了他们这个小圣之名,从名份与根子上瓦解了北域修士对尊府的反抗之心才是真的,试问连北域小圣都只想着与尊府和谈,那其他人哪还有拼命的底气?

  这一场和谈,本就是奔着打击太白宗与北方苍龙一脉、息家一脉三者共同掀起的这场北域大势而去的,也正是因为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当时息大公子等人才如此激怒!

  而北方苍龙,也正是为了避免这一点,不惜葬送了自己的性命!

  可如今,在方贵一连串谁也没瞧懂的古怪操作下,这个最令人可怕的结局,倒是迎来了意外的转折,反而向好的方向走了,可当时的事情,任是场间的人谁想了起来,也都不免心有余悸,倘若没有北方苍龙拿性命来拼,倘若没有事后这些事,那北域是何下场?

  他们这所谓的北域十二小圣,本来就已经在东土与南疆修士面前丢了大脸好嘛……

  所以,他们对白术等三人的表现,心间也不是没有气。

  只不过,纵是有气又能如何?

  白术也确实在永州除过魔,而且他此前说出来的话,也确实代表了很大一部分人心里的想法,难道就因为他答应了和谈,便要他的命不成?这才是最让人气愤的,面对着这样一个棘手的情况,他们倒是宁愿碰到个尊府的鬼神,或是直接投向了尊府的,一刀杀了干净!

  所以这时候方贵提出了这一点来,也使得他们一时沉寂无言。

  “呵,对于尊府之事,你我理念不同,也没什么好说的,白某此来,本就是为了看能不能帮上你的忙,但你既然如此恶言相向,不识好人心肠,那也由得你,白某不掺和了!”

  说着话时,白术已怒气冲冲,一甩身后披风,便要转身离去。

  其他人看着,心里不快,但也只能如此。

  这种事,天生就没个好的解决方法,也只能骂两句出气了。

  而眼见得白术要走,许流欢与琴江散人两个也对视一眼,缓缓起身,打算离开。

  “呵呵,走了就算了?”

  方贵看着他们,忽然冷声笑着开口。

  “你又能拿白某如何,夺了我的小圣之名不成?”

  白术冷笑着转过身来,冷冷看着方贵,也是气极了,竟有些挑衅之意。

  如今龙宫盛宴,已算是参加过了,只要回到了北域,他仍然会是十二小圣之一,虽然方贵与龙宫的合作,是他没有想到的,这偌大功德,只怕是也与自己无缘,但无论如何,他自己想要的东西已经拿到了,这时候又被这么多人看着,更是没有必要吞这口气!

  “呵呵,我非但不夺你这小圣之名,还要将这名字给你!”

  但他没想到的是,方贵这时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九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送外卖的陈平只为原作者黑山老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山老鬼并收藏九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