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灵鉴的踪迹可不好找,且他若对王朝失望了,极可能不会再入其他王朝。”湛长风没把握劝那么一个人再次出山。

  花间辞挑唇而笑,“他命有将星,没那么容易归隐,我窥到了一个地点,要是有心的话,也许能找到他。”

  她竟如此重视,还专门提前预测了。湛长风沉吟,“何地?”

  “混乱之星。”

  “那个地方啊,我去一趟。”

  “带上硕狱和将进酒。”

  “嗯?”

  “君上出行的排面嘛。”

  湛长风总觉她以扇掩唇笑的样子有些不怀好意......

  将进酒和硕狱也快待得发霉了,听闻诏令立马赶了过来,兴奋难耐地打听目的地。

  她最近手头没什么事,简单吩咐了佐官们后,就跟二人出发了,在星船上才跟他们提起要去的地方。

  将进酒听说过此地,瞧硕狱懵懂,就解释道,“混乱之星是二帝大战时期的产物,它原名倾云界,其实风云界域中,带风带云的星界,都是妖庭天庭时期的繁盛之界,当时玄天为妖庭主掌,盘踞倾云界的是大妖山膏,界中人族之主王子夜与天庭兵马里应外合,倾覆山膏的统治,山膏与众妖死后化为妖鬼作乱,被镇压在某个禁忌之地里,几经荏苒,此界成为鼎天宫道统的发祥地。”

  “鼎天宫,乃散修准圣鼎天所创,及二帝时期,已延续了七万多年,它是中立势力,又有准圣余荫,是能避免卷入二帝之战的,但世事难料,那处禁忌之地意外被破,山膏带领妖鬼重新席卷倾云界,鼎天宫在和它的拉锯下,逐渐被灭亡。”

  “迦楼帝君顺势在它的界门上设了禁制,用以流放战虏,因此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倾云界是只能进不能出的,直到千多年前,禁制遭到了不明攻击,有所松懈,勉强能通行,这时修士们方发现,妖鬼和当初的幸存者.战虏.战虏后代,仍在相互斗争。”

  “某些势力开始将犯过错的修士流放进去,也有人主动进去寻找机缘,于是在一届政道会上,成立了稽查队,专门看守界门。”

  “是挺混乱的啊。”硕狱对它仍有点模糊,“危险程度几何?”

  “保守来说,灵鉴进去了也不一定能保命,否则我探幽那会儿,怎会放过如此凶名在外的险地。”将进酒转头问湛长风,“咱进去是历练,还是做什么?”

  “找一个人,逸豫王朝前主帅赵玄,他极有可能隐藏了身份特征,不让人发现他的踪迹,也可能不在那里,总之,随缘吧,你们就一边历练,一边留意点能招揽的人才。”

  临近混乱之星,便见一艘巨大的战舰横亘在界门前方,那艘战舰是稽查队的大本营,也是进入者必须经过的渡口。

  湛长风三人踏上战舰甲板,舰上守卫森严,守岗的护卫皆为神通强者,外来者却寥寥无几。

  舱门口的护卫见来人,喝道,“要进混乱之星的,进船舱登记。”

  他们沿着寂静的楼梯下到一层,楼梯正对过去就是一间大门洞开的阔厅,总算是见到了五六正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帝神通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送外卖的陈平只为原作者孤在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孤在上并收藏帝神通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