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道这回到河西来,虽然有掣肘吐蕃兵锋的意思,但追根揭底,还是为了历练弟子,探明月神教底细,以备来日大用,对李茂贞的帮助只是顺手而为。现在他带人辛辛苦苦赶过来,救我们师徒于水火,实在是情深意重,必须要重重酬谢才是......”

  楚南怀心中感慨万千,想着想着就摇了摇头,否定了这个见解。

  他换了个思路想道:“老道到河西来,虽然有历练弟子的意思,但追根揭底,还是为了拖延吐蕃征伐关陇的兵锋,迫使其早日回军。

  “事实也是如此,这回吐蕃兵锋已经到了凤翔,若不是我们师徒,莫说凤翔危急,长安也不是那么安全啊。这样说来,我们对李茂贞的确有大恩,他来救我们也是理所应当。嗯,这厮虽然大逆不道,还是懂事的。对,就是这样。”

  这样想着,楚南怀瞬间觉得自己形象很高大,背影光辉充满正义,对李茂贞千里驰远也受之坦然。他认为自己不但不用感谢李茂贞,对方还得好好酬谢自己等人才是。

  约莫是觉得自己的想法委实英明,楚南怀很是自得的嘿嘿笑出了声。

  卫小庄转头奇怪的看着自己的师父,不明白对方为何会忽然自顾自笑得如此无耻。

  无论楚南怀是何想法,李茂贞的的确确出现了,还带着幻音坊一大票修士截杀了月神教上师的队伍。

  战斗没持续太久,在李雯文拖着大砍刀加入战团,刚刚砍倒了一名神仆后就宣告结束。

  这让举刀四顾不见对手的李雯文很是不满,她觉得自己的霸气还能再提升一个台阶,“这帮月神教的修士太弱,我还没怎么用力,他们便全都倒下了,让我无法体会在夕阳下血战余生的萧瑟霸王之感,唉......”

  李雯文打定主意,下回碰到月神教的修士,一定要让他们好看,至少得叫他们知道,在自己杀到日落力竭之前,他们绝对不能全都倒下才行。

  把大砍刀扛在肩上,李雯文甩着马尾洋洋自得的往回走,作慷慨凯旋状,浑然忘了自己前不久才被人追杀得只能逃命的事实。

  楚南怀跑到李茂贞面前,装模作样咳嗽两声,乜斜对方作不满状:“岐王来的也太慢了些吧?”

  锦衣在身,男子装扮的李茂贞挑了挑眉,“哦?”

  楚南怀伸出一只手:“这些吐蕃神仆身上的法器虽然不堪,但也可以勉强表示岐王的诚意。”

  李茂贞收了赤霞长枪,“本王要谢你?”

  楚南怀一脸大义凛然:“我们师徒为了保护关中,在河西辛苦血战,绝对称得上劳苦功高。岐王也不必太过客气,你那杆长枪我徒儿就很喜欢,如果顺便送给老道,老道也不会拒绝。”

  李茂贞扭头就走。

  不仅她走了,一招手,还带走了幻音坊的全部高手。

  至于他们从那些神仆身上搜走的东西,则是一件都没有留下。

  卫小庄凑过来问:“师父,岐王好像很不给你面子啊!”

  楚南怀脸涨得通红,哼了一声:“堂堂岐王,竟然如此小气,跟个娘们儿一样,真是让人不耻!”

  卫小庄大点其头:“不如师父去揍他一顿,为我们讨回公道?”

  楚南怀摆摆手,很大气道:“眼下大局为重,为师岂是斤斤计较的人,回去后再教训他不迟。”说着,不等卫小庄说话,一溜烟儿的就飞走了,“岐王,老道还有话要说!”

  刘小黑看着楚南怀的背影一脸思索:“咱们师父打得过岐王吗?”

  众人降临岷州城的时候,城墙上的吐蕃守军乱成一团,不少将校大呼小叫的在城头奔走,有人控制着强弩向半空攒射,有人飞身迎战,还有人转身就跑。

  现如今岷州已经没有神仆境,在幻音坊高手占领城头,对吐蕃守军不分青红皂白一通乱杀之后,随着百千人横尸处处,城头很快就没了活着的人,转眼安静下来。

  被幻音坊第一统率提着后领的月神教上师,明明已经是重伤垂危,看到自家人的惨状,竟然恢复了不少力气,至少可以手舞足蹈的大喊大叫,嘴里唾骂不休。

  “你们这些狂妄的唐国人,你们的国家会因为你们今日的行为,在不久的将来血流千里、横尸百万!无所不能的月神会带领我们攻下长安,灭了你们唐国......”

  站在城楼顶的李茂贞,漠然瞥了八爪鱼一样的上师一眼。第一统率会意,给他腹部重重来了一拳。对方的身子这便弯成了虾米状,额头青筋暴突,再也不说出话来,看样子要一口气喘不上来给憋死。

  示意第一统率将上师提过来,李茂贞拍了拍对方的那张老而不枯的脸,让对方清醒了些,这才不急不缓道:“第一,我们从不称呼自己是唐国人——松赞干布那个乡野鄙夫根本不懂天朝上国的规制,唐人、唐朝人、大唐人才是我们的名字,你记住了,否则......”

  上师好不容易缓过气,立即又开始大骂:“无知的唐国人,你会死的很......”

  这回不用李茂贞示意,第一统率就再度赏给了上师一拳。她虽然身材娇小,拳头不大,却附带阳神真人的灵气,足以让上师的经脉、气海都翻腾不休,造成的痛苦不亚于万箭穿身。

  上师痛苦的很想趴在地上干呕,但是他被第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帝御仙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送外卖的陈平只为原作者我是蓬蒿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是蓬蒿人并收藏帝御仙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