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低头的金峣,听到了平生所闻最具无上威严的声音,“金峣,朕天朝王师驾临,你不率臣民前往边境跪迎,还敢聚集甲士与朕的战士抗衡,是谁给了你这么大的胆子?”

  此言一出,金峣只觉得肩上骤然压下一座大山,双腿再也支撑不住,一句话也没力气说,就在王宫新罗修士、护卫们惊恐的目光中,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大王!”十几名王宫大修士羞愤难挡,发出一声悲愤至极的大吼,再也无法抑制心头升起的巨大屈辱感,相继飞身而起,祭出各自法器,就要冲上高天,去跟李晔同归于尽。https://

  然而,他们还只到半途,李晔座下的大唐高手,便如天神下凡,纵身而下,手中长刀斩出匹练般的刀芒,霎时落在了一个个飞起的新罗大修士头顶。

  同为真人境,新罗大修士们怒吼连连,纷纷发出自己最强的术法攻击,一时间半空犹如出现了两片对冲的流星雨,绚烂璀璨,美不胜收。

  只可惜,转眼间,自天而落的流星雨,就冲毁了自地而上的星潮,那些忠心护主的新罗大修士,接二连三身体炸开,在半空中爆成一团团血雾,神魂俱灭!

  这些年大唐修真文明急速发展,得益的又岂止是禁军?

  李晔身边的大修士,境界实力又哪里是金峣身边的人能够比拟的?

  不过是一个照面,十几名飞身而起的新罗大修士,就没一个人活下来!

  战斗极为干净利落,展现出大唐修士碾压性的绝对实力。

  这一幕,不仅新罗王宫的修士、甲士们看到了,金城数十万百姓,也都看得真真切切。他们无不睁大了惊恐的双眼,很多之前没有跪拜的人,在这般绝对实力带来的恐惧下,也相继拜伏在地。

  李晔扫了跪在地上浑身颤抖的金峣一眼,淡淡道:“大唐的强大,是全方面的强大,不只是军队善战而已,你以为你军略得当,就能阻挡大唐征服的脚步?大唐的修士力量,是你新罗根本不能相比的。金峣,事到如今,你还不知死吗?”

  唐军出征,李晔一直以帝道之眼的化身出现在军中,但是现在,驾临金城的却不是化身,而是凡间真身。

  大唐的强,追根揭底,是李晔的强。

  这种强,体现在征战沙场上,体现在治理国家上,更体现在个人实力上。

  大军征战有限制,他个人出手却没有。

  如果新罗有昔日契丹的国力也就罢了,李晔还不能随便去找耶律阿保机,但眼下金城的大修士力量,对李晔而言,根本造不成任何威胁。

  刚刚他的座下修士,只是杀了十几个新罗大修士,整座金城,就再也没有大修士露面,这就是绝对实力的威慑。

  金峣双手撑着地面,才能勉强不五体投地,听到李晔的话,他咬着牙艰难道:“就算你杀了本王,新罗也不会亡,本王还有宰相,有国之俊彦,他们会带领新罗,跟唐朝血战到底......”

  李晔轻笑一声,衣袖一挥,几颗血淋淋的人头,就滴溜溜落在了金峣面前。

  看到眼前的人头,金峣眼珠子都要掉出来。

  那是宰相朴锐谦、国士朴景晖的人头!

  霎时间,金峣

  只觉得天昏地暗。

  一个国家,没了君主会乱,但只要宰相重臣有才能,还有稳住局面的可能,但要是连宰相重臣一起跟着没了,朝野就会立即混乱不堪,如何能够抵挡强敌入侵?

  金峣犹不死心,他虽然不能抬头,但仍是用力一字字道:“本王,还有大将军,还有数十万精锐大军......”

  这一刻,金峣忽然无比庆幸,他承认了甄萱后百济王的身份。虽然这在之前是国耻,但在如今看来,有甄萱在,对这片土地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至少是一线生机,更何况对方是他册封的王,怎么也算得上是新罗的人。

  又一颗人头出现在金峣面前。

  这一回,金峣五脏都开始剧烈翻涌。

  那是甄萱的人头!

  甄萱都已经被李晔杀了?!

  金峣绝望透顶,心如死灰。

  完了,一切都完了。

  李晔那淡淡的声音再度在天空响起,充满了不可违逆的威严。

  “金峣,你以下犯上跟天朝开战,现在可知罪了?”

  听到这话,金峣只觉得浑身气血只往脑门涌!跟天朝开战,我可知罪?我知什么罪?是你们唐朝主动来攻,我难道要引颈受戮不成?新罗不投降就是罪?

  岂有此理!

  瞬息间,金峣想起自己这一生的经历。

  自己年少的时候,也是国之俊彦,修炼天赋领袖群伦,经世之学独步金城,被所有人称为是新罗中兴的最大希望。那时候眼睁睁看着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帝御仙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送外卖的陈平只为原作者我是蓬蒿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是蓬蒿人并收藏帝御仙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