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太岁听到对方说出名字之后,心中也确信了对方确实是森獄皇子之一,因为玄乃是森獄皇姓,是真正只有皇族才可以有这个的姓氏的,同时他也知道这个玄掣的身份。

  “听闻当年意外出现的天火袭击,有五位皇子被困与猎场的天火之下,熊熊大火燃烧之下,众人以为这五个皇子都会殉难,可是谁都没有料到,居然还有一位皇子撑了下来,后来那人被称为天火幸运儿,被誉为可以打破宿命的人。”

  “不过是无谓的宣扬而已,我如今皇子身份已经被剥夺,只是一个平民而已,我可以进去了吗?”

  “虽然我不明白你皇子之尊为何被夺,也不感兴趣,但抱歉你还是不能进。”

  玄掣看着说太岁强势的拦在洞口不让进,心中也开始不满,他对于说太岁是出于尊敬,但那也仅仅是在前世原著之中对于他的欣赏与敬佩,但说太岁如此不识抬举,也开始让玄掣开始发怒。

  “说太岁,我对你是尊敬,所以才没有动用武力,你不要拿我对你的尊敬,就成了我不敢动你的资本。”

  “我只是觉得你们兄弟暂时不可见面,此外我奉了阎王之命安排好天罗子,在没有将他安顿好之前,殿下你恐怕暂时不能进,否则阎王鞭下,只有得罪了。”

  “哼,区区阎王鞭能耐我何,看在阎王鞭的份上,让我进去,我也可以保证不伤害天罗子,不然太岁休怪我不客气。”

  “嗯。”

  面对玄掣的强势语气,说太岁也不敢大意,要知道森獄皇子除了天罗子之外实力都个个不凡,有着自己独特的本领,虽然自己手握阎王鞭可以一定程度上威胁到对方,可这个十七皇子看起来极为强势恐怕极为不好惹。

  “说太岁身负重任,请怒难从命。”

  “哼,既然如此那便让我看看你之手段如何吧!”

  “嘭”

  玄掣说完只见一道璃光剑气出现,随后快速得剑光一闪直向说太岁而去。

  “铛铛!”

  “魔极天斩。”

  阎王武典运起之刻,琉璃剑中散发无上之能,说太岁看着剑气汇聚之刻,心中同时震惊。

  “这是阎王武学”

  “龙刃吞海。”

  惊见阎王武学出现,虽是疑惑但说太岁同时也不敢大意,收起王鞭使出龙刃回应攻击,吞海龙刃之刀一瞬对上强势阎王武学。

  “铛。”

  “嘭!”

  “呵,不愧是说太岁,果然实力高强,不愧是父皇亲自为天罗子挑选的护卫恩师啊!”

  两招对上玄掣不得不惊讶,说太岁实力尽然强悍至此,自己六百年多年修炼,阎王武学上的注解让他基本上练起来没有丝毫错误,实力更加突飞猛进,但说太岁居然能够一击而不落于下风,他的根基实力恐怕还要胜过翼天大魔等一批骁将,恐怕和一部分皇子的实力也能够一较长短。

  “没想到殿下竟然会阎王武学,看来阎王对你给予了相当大的厚望。”

  “呵,当初珈罗殿上原本我也是太子人选,但我拒绝了,手足相残非我所想见到的,从而放弃了皇室尊贵身份,父皇作为弥补,自然对我做出了一部分补偿。”

  “嗯,殿下之情在森獄到是少有。”

  能够在冷漠皇室之中还能够放下权利争夺,只为了皇室之中的情义,哪怕被废为平民也不惧,这等胸怀在森獄的确是少见,比之玄同太子也还要胜之。

  “说太岁,我说过对于天罗子我本身并没有相当大的敌意,想必若叶温翘也告诉你了,从始至终我的目标便是你,天罗子对我而言没有丝毫价值,那个预言我更不在乎。”

  “嗯?殿下不怕森獄的预言,能够容得下天罗子。”

  “哼,我的存在便就是证明了预言本身的错误,就算天罗子真有缝九食兄的预言,但我相信人定胜天,所为预言也是可以改的变。”

  这位殿下的想法到是独特,只是不知这是他的假意还是真的有如此魄力。

  “天罗子对我而言没有价值,但对我而言你的价值却是远胜过天罗子,若是你愿意来到我的麾下,天罗子我可以替诸位皇兄周旋,凭我的能力也足以保下他的性命,你只要付出对我的忠诚即刻,如何。”

  “这?”

  说太岁与天罗子之间虽然话语不多,但常年的相伴,他对于天罗子有着不一样的情感,当初的点点滴滴不断回想,自己也不知为何舍不得,森獄凶险,若是有玄掣殿下保护,或许也可以落得周全,只是对方真的值得信任吗?

  “你尽管考虑,但天罗子我是要见一面的,望你不要横加阻拦。”

  “嘭!”

  “你。”

  看着长鞭再次阻挡,就算是玄掣脾气再好再克制,最终也爆发了相当大得怒气,他还真以为自己奈何不了他了是么,好言相劝不听,那他玄掣也就真的不客气了。

  “抱歉,在我没有想清楚之前,天罗子暂时不可见。”

  “说、太、岁,你真是成功点燃了我的怒火,如此我也就不需要留情了。”

  “阎神斩·剑血魔罗。”

  阎王武学再度使出瞬间一股强势威压剑力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霹雳之黑海皇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送外卖的陈平只为原作者黑海森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海森狱并收藏霹雳之黑海皇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