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上森獄双魔联合四令谛一同围剿独身一人的倦收天,而背后高翔族也趁机介入,支援倦收天对抗玄嚣麾下重将。

  “哼,倦收天就让你的死,来开启主上霸业。”

  “铛铛。”

  翼天魔刀狠厉,倦收天纵使修为高强,但旧伤未愈,加上森獄军将联合,也让他一度陷入苦战。

  “哼,就怕你们没有这个本事”

  倦收天清楚眼前围困之局相当危险,久守必失必须赶快击退双魔,随即再度催动九阳天诀之招。

  “四阳燎野。”

  “嘭!”

  九阳天诀之招出现四阳横空数到金色剑气直向双魔而攻,一举震退双魔,倦收天在运名剑锋芒攻向翼天大魔。

  “铛。”

  “嘭!”

  再度交战倦收天虽是剑招强悍,但面对森獄双魔夹攻加上伤势未愈,交战数回合已经落入下风,同时高翔族也被四令谛牵制难以短暂支援倦收天。

  “可恶,看来要动用太子所给之物了,伍心准备吧!”

  “嗯,好。”

  眼见倦收天陷入劣势,高翔族也决意动用杀招,就在准备动用之刻,突然一道琴音袭来。

  “铮铮铮。”

  “嗯?这是?”

  “好强的音波攻击。”

  琴音出现瞬间席卷战场,周遭众人全体陷入琴音攻击,琴音不断奏响之刻,琴中幻术也随之而现。

  “可恶,是幻术吗?”

  翼天大魔与高翔族众人,看见眼前无数婀娜多姿美人翩翩起舞,同时幻音之术不断夺心摄魂。

  “额,魇帅,我。”

  “猘儿,可恶,走。”

  琴音强悍翼天大魔看着自己的备体猘儿魔受到强烈伤害,也知道再这样下去不利于自己,也快速带着人马撤出战斗。

  “二位快凝神静气,此琴音有着强大的幻术会让人无法自拔的陷入进入,别让它扰乱了你们的心神。”

  “额,这。”

  倦收天急忙运起内力灌入两人体内抵挡琴音,同时自己也凝神抵挡琴音杀声。

  “嗯?”

  就在倦收天拼命抵御之刻,琴音突然也随之消失,众人疑惑之刻,一个半百老者拉着弦音而来,但是这次的弦音却没有攻击反而极为轻盈,甚至随着琴音众人被琴音所伤的心神也逐渐恢复。

  “多谢前辈出手。”

  “不愧是是名剑之主,北芳秀这一代的翘楚,实力当真不凡能够抵挡我琴声攻击,还能分出力量替他们两人抵御,你之能耐看起来要远胜葛仙川。”

  “嗯,前辈过奖,前辈还请稍等一下。”

  倦收天听的出对方似乎认识前任名剑之主葛仙川,或许与北道真有渊源,于是他先与高翔族说一下,然后再与这个前辈详谈。

  “此番多谢高翔族诸位帮忙,倦收天有做自己的准则,从今夜起我背上之剑会为高翔族而出。”

  “嗯,客气高翔族与道门将来也会是要好的盟友。”

  两人说完也化为巨鹰离开,倦收天他自认为觉得是自己拖累了高翔族出手,也觉得高翔族或许是可以对抗玄嚣太子的强力盟友。

  “让前辈久等了,敢问前辈尊姓大名。”

  “老夫潇湘夜雨莫大,身为正道巨擘又是北道真的领袖,帮助异族可非是正道所谓。”

  “前辈,高翔族对我多有救命之恩,倦收天非是忘恩负义之人,加上刚才高翔族的支援,倦收天必须要做出表率。”

  听着这个老者的话,倦收天知道他应该是一个极为传统的神州之人,对于异境之人恐怕有着极深的敌意。

  “算了,那是你的事情,葛仙川呢,我找他有事。”

  “抱歉,他已经在多年前就亡故了。”

  看来这个老者当真与前任名剑之主有关,不过自己并没有过听闻,随后他也将南北道真之后的事向莫大说了起来,让他知道葛仙川之死的原因。

  “哼,这个老狐狸,将你的名剑借我看一下。”

  “这?”

  “怎么怕我偷你的名剑金锋,还是信不过老夫。”

  “不敢,请。”

  倦收天看着这个叫莫大的老者并非坏人,若是他要取名剑,刚才只要继续释放琴音他们就在劫难逃,所以他相信对方不会拿自己的名剑。

  “嗯,果然还是根原来一样,金锋耀眼烈阳日盛,配合你的九阳天诀,的确能够让你威力倍增,江南春信铸造的确非是凡品。”

  “前辈也知道开物天工。”

  “听过没见过,名剑金锋之内的东西你可知道。”

  莫大抚摸着名剑之身,同时也感应到了再剑身里面潜藏的极光剑一气息,神魔之剑之中的一把,可惜这不是自己所要的。

  “嗯,前辈也知道极光剑一。”

  “看来你是知道了,你既然知道想必也用过了,没想到葛仙川没有达成的事,你居然完成了,怪不得会让他都嫉妒,这或许就是缘分吧!”

  这个前辈似乎所知不少,而且自己总感觉对方话里有话,多数将矛头直向葛仙川,到底是为何,难道有仇,但似乎又不太可能,潇湘夜雨这个名号从没有听过。

  “好了,拿去吧,素问名剑出现必有玄解在旁,为何不见金银双秀同时在场,你怎么会孤身一人,还与异外之人有牵连。”

  “唉,此事说来话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霹雳之黑海皇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送外卖的陈平只为原作者黑海森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海森狱并收藏霹雳之黑海皇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