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嚣殿上玄嚣坐在王座之上,看着手臂受伤的暴雨心奴,玄嚣十分疑惑到底是谁能够将他击伤。

  “暴雨,你怎么会伤的如此重,以天谕的实力还不足以将你击伤,是何人所为。”

  “呵呵,我亲爱的主上你真是聪明,路上出了状况,遇上了麻烦的事。”

  “嗯?失败了吗?那天谕呢?”

  “当然,是被截胡了。”

  随后暴雨心奴也将事情经过说了出来,当时玄嚣受到伏击,他则去追天谕,可惜在中途遇上了北狗,缠战一会儿之后,他击退北狗继续追击。

  直到追至破败的戏台之地,也就是符去病默默待着的地方,在哪里不只有天谕两人,还有他的损友弁袭君。

  为了天谕他与弁袭君激战数刻,在激战许久之后,北狗有突然杀到,最后他被两人夹击不仅受伤,天谕也被弁袭君带走,从而不知所踪,无奈他也放弃而回归了森獄。

  “弁袭君,他怎么会出现在符去病哪里,自从逆海崇帆解散之后,弁袭君便失踪了,为何会与符去病有牵连。”

  “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暴雨心奴很奇怪,为何自从加入森獄之后,我的目标均是被截胡,我亲爱的主上你能够告诉我吗?”

  数次战斗被打断,目标被救走,他心里十分不满,自从加入森獄之后除了一些小角色,他的每次的目标皆是有外人打扰,这已经是加入森獄来的三次了。

  “此乃你之实力不够,截胡的事情才会持续发生,你伤势再身就先休息吧!”

  “呵,是这样子吗?”

  玄嚣看着暴雨心奴的离开,心中无奈目前已经元神兽离体,无法轻易出森獄,不然他早就动身前往找寻天谕与他的孩子了。

  “可恶的女人,居然背叛我,枉我准备繁华的婚礼给你,没想到居然勾结外人。”

  “额。”

  “主上。”

  “主上你伤势再身不可动气啊!”

  翼天大魔等魔将都希望玄嚣保重身体,毕竟眼下的情况非非想还没有来,他们极为担心玄嚣状况。

  “我还没有那么脆弱,咳咳。”

  “何必动怒呢?”

  “嗯?”

  只听意外之声,随后一个黑衣人走来,看到黑衣人走进来,翼天大魔知道他的身份,也弯腰行礼,而看着魇帅的行礼,猘儿魔与四令谛虽然不清楚来人身份,但也跟着一起行礼问候来人。

  “气大伤身,你伤势未愈还是不要太过动怒的好。”

  “十。”

  “嗯,翼天你们先下去吧!”

  玄嚣清楚自己这个十七皇兄不想让别人知道他的身份,也知道他的皇兄身份上得敏感,所以他挥退了属下,单独与这个皇兄聊天。

  “魇帅,方才那人是谁,看魇帅对他很是尊重啊!”

  “是啊,魇帅那人是谁啊,能够自由出入大殿,并且看魇帅也知道此人。”

  猘儿魔与四令谛出来之后,便十分奇怪,黑衣人的出现看主上都不觉得有问题,这让他们十分不解,只能询问与主上最为亲近的魇帅。

  “那人身份特殊,不过他是可以与玄震玄幻两位殿下共享主上江山的人,下次你们见到也要对他行礼问候。”

  “是,魇帅。”

  而在玄嚣殿内方才暴雨心奴的话,玄掣也自然听到了,心中也松了一口气,保下了天谕,加上目前他与玄嚣的关系,未来太子之间的争斗,以后他出面处理大位之时,相信玄嚣也会站在自己这边。

  “玄掣皇兄,你不在房内休息,出来干什么。”

  “我的伤势如今也差不多了,准备离开之前来向你告别,只不过进来便看到了你如此盛怒。”

  “哼,天谕背叛害我陷危,若不是皇兄出现此时我怕已经入黄泉了,一切都怪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霹雳之黑海皇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送外卖的陈平只为原作者黑海森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海森狱并收藏霹雳之黑海皇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