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这里玄灭也抚摸着自己鼻梁上的物件,开始回忆起了他不愿意回想的过往,那是一件意外,当初他意外发现了阎王的一件秘密,使得他的鼻梁当时被阎王削掉,之后阎王虽然没有追究诛杀自己,但他也知道这条命从那时开始,便已经不在是属于他的了。

  “呵呵呵”

  似是不愿意在想起过往之事,玄灭一声冷笑的看着桌上吃着食物的雄鹰说道:“皇脉之争终究不过棋子之斗,你离开王都也好,最起码不用卷入这场是非,但九哥我已经深入棋中,这盘棋已经由不得我退出了,弟弟你可要珍惜你那不可多得的幸运啊!”

  而在玄同殿上玄同看着手中手中的两把剑,出于对剑的感悟与能够听到剑中之音,他听得出这两把剑乃是一对死亡的凶兽所铸,不过奇怪的是剑中没有怨气,他觉得奇怪。

  玄同细细观察剑上的纹路,在轻微触碰剑上之声后,开始倾听这手上剑给自己讲的故事。

  “原来如此难怪你们没有怨气,是你们找上了十七弟,希望他能够找到配得上你们的主人吗?”

  “君子剑,呵,我大概知道了,但这淑女剑是?”

  随着诸位皇子都得到了来自蛮荒的礼物,有人清楚礼物的含义,但也有人迷糊,不过也全都高兴的收下了。

  龟森林之内小白兔拖着沉重的礼物,一路缓慢行走,并且嘴里还吃着东西,虽然东西沉重却显得十分高兴。

  “嗯,没想到玄掣殿下居然还记得小白兔,并且还带来了那么多糖果,好高兴啊,不过千万不能让非非想大人知道糖果的事情,不然就完蛋了。”

  “什么完蛋了啊!”

  “啊,非非想大人?”

  小白兔一惊手中的糖果也掉落地上,知道了地上的糖果保不住了,心中一阵失落,对于糖果非非想大人是禁止他吃的,虽然知道是为他好,不过看着满地糖果他是真的舍不得。

  “嗯,你怎么会有那么糖果,我不是说过了吗?糖果吃多了对牙不好,你上次可是疼了好久,还没涨记性,还有你那里来的那么多糖果啊!”

  “这是玄掣殿下送的,还有非非想大人的礼物,喏”

  “嗯”

  看着表情十分落寞的小白兔,看他可怜巴巴的模样非非想也一阵心疼,上前摸了摸他的长耳头安慰的说道:“好了,好了,这些糖果你留下吧,不过一天只能吃两颗,否则你牙又疼了,我可不管你哦!”

  “多谢非非想大人,我就知道你最好了,呵呵呵。”

  “唉,真拿你没办法啊,对了你说东西是玄掣殿下送来的,他不是被放逐蛮荒了吗?难道他私自回来了。”

  “没有,是若叶温翘哥哥送来的,他说玄掣殿下当初多亏非非想大人救治,所以特地让温翘哥哥送来一批蛮荒的珍贵药材感谢,还说若是非非想大人不愿意待在王都,也可以去蛮荒之地。”

  “嗯,是这样吗?”看这个情形玄掣殿下在蛮荒过得不错,如今森獄动荡,玄嚣玄灭争斗已经日渐严重,或许离开王都前往蛮荒避祸不失为一个主意。可非非想随后又想了想心中一叹:“唉,如今玄嚣玄灭两大太子争锋相斗,我这个御医在朝中又处于重要之位,他们两人已经轮番找过我,要我支持谁,恐怕我现在想走也不好抽身啊!”

  “非非想大人你怎么了?”

  “没什么,将东西带上我们走吧!”

  “是,非非想大人”

  而在玉心窝之内黑后与千玉屑也正在操演棋盘,对弈的时间黑后也对于最近玄掣手下来访王都之事向着千玉屑问道。

  “国相,你可知玄掣的事。”

  “呵,自然知道,玄掣昔日的五太子人选之一,不过因为充满着兄弟情义与皇脉不该有的亲情,所以退出了太子人选,并且自降身份离开王都放逐蛮荒。”

  千玉屑摇着羽扇,看着棋盘继续落子,最近一切顺利,但他调查的事情却依然毫无线索,也不知那个人究竟在哪里。

  “本后不是问他的过往,我是要问他是否会重返王都参与这场皇位之争,我得到消息,此子在蛮荒大有作为,如今不仅统合蛮荒,手中更有数万的精锐部队,加上曾经他与玄离玄豹关系极好,他会不会有重返王都,在夺太子之位的打算。”

  “此人黑后尽管放心,不说他的实力不够,光玄掣目前的身份就没有机会参与这场皇权之争,他毕竟现在是废皇子,有被放逐蛮荒,并且阎王诏令永世不得回返王都,他不会是个威胁,到是玄灭与玄嚣和沉寂的玄同这三个太子,方是玄膑太子的真正威胁。”

  此外玄掣实力与能力在诸位皇子之中也就一般,此次一统蛮荒若不是玄膑玄同与玄造三人合力派遣战将与物资,与若叶家两个杰出青年的帮助,玄掣焉有机会,但此人他现在还不明白玄掣性格为何会有巨大的转变,他还没有弄清楚头绪。

  “是否他跟我一样呢,但自己感觉又不像,加上阎王在时也没有看出什么,应该不可能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章节目录

霹雳之黑海皇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送外卖的陈平只为原作者黑海森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海森狱并收藏霹雳之黑海皇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