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天梯通往珈罗殿的必经之地,因为阎王闭关不想被打扰,所以立下非王召不得入内的命令,并且由最为信任的十皇子玄豹统领坚石禁卫军驻守此地。

  “参见十皇子殿下。”

  “嗯,你是若叶家的人,我记得你叫若叶温翘,是十七弟的部下是吗?”

  玄豹看着若叶温翘走到登天梯,心中奇怪他不是随着十七弟前往蛮荒了吗?怎么会又来到了王都,莫非是十七弟出了事情。

  “不错,若叶温翘是奉了主上的命令,自蛮荒归来看望诸位殿下,并且带来了主上给殿下的礼物。”

  “哦!”

  原本若叶温翘是准备去玄豹殿找玄豹的,但是到了玄豹殿才知道原来玄豹皇子在阎王闭关之后被阎王任命为珈罗殿登天梯的守关者,并且常年驻守,已经许久没有回来了,所以若叶温翘才来到了登天梯,将自己主上所准备的礼物交给玄豹。

  “殿下,这是主上特地让我带来的物品,主上说务必要我亲自交给殿下你。”

  “嗯,十七弟到是有心了,你倒是忠心,玄掣被贬为平民,放逐蛮荒你都愿意舍命追随,玄豹欣赏你,十七弟在蛮荒过得如何,可是遇到了困难需要我帮忙。”

  玄豹看着手中锦盒,表情虽然没有透露什么,但他的心中却是极为高兴的,自己与众兄弟的关系也就一般,除了家宴与朝会,唯一的一次与众兄弟和睦一见,也就只有玄掣离开的那一晚,一众兄弟把酒言欢好不自在,不过可惜石亭之聚结束之后,他们便很少在来往了。

  或许也是他镇守登天梯与他个人的性格关系,他与众兄弟的关系逐渐疏远,而玄灭玄嚣都在争夺太子之位互相拼斗,也更少有交集联系,如今没想到在一众兄弟冷漠之中还有一个关心自己的人。

  他还以为随着时间的冲谈,昔日与他最好的玄掣也会逐渐疏远,毕竟两人分隔万里,在玄掣离开之后自己因为镇守登天梯,自己与玄掣也从那之后再也没有联系。

  而如今看着手中的锦盒,玄豹心中高兴有兄弟挂碍的同时,也暗自一叹,当初十七弟被封太子之位,若是自己当年力挺他,或许玄掣也不会离开王都,被流放蛮荒了。

  “请殿下放心,主上一切安好,目前经过二十多年的努力,主上已经统一了蛮荒,在哪里建立了自己的基业,主上还说那日他说的那番话仍然有效,若是殿下愿意,蛮荒之地永远为殿下敞开大门。”

  “哈哈哈,没想到十七弟如今有出息了,他的意思我知道了,不过我如今镇守登天梯实在无法离开,你回去告诉十七弟,待父皇出关之后,我便会向父皇请辞,独自前往蛮荒找十七弟喝酒。”

  玄豹在王都也开始厌倦了,周围的一切都是人心的算计,一众兄弟都在为皇位争夺,不愿意站队的也为了躲避这场皇权风波,都已经闭门谢客,兄弟之间也再无来往,王都的一切都是让人是如此陌生,他也终于体会到了玄掣离开的初心。

  “是,温翘会记住的,对了主上说锦盒礼物虽然没有那么贵重,但是主上对于兄弟情义的礼物,虽然轻但情义重,希望殿下能够贴身带着。”

  “哦,不管是什么礼物,哪怕是根羽毛,兄弟之物玄豹必当好好珍藏。”

  而玄豹说完也十分好奇,玄掣到底送的是什么,随后他打开了锦盒,看到里面的东西也一阵愣神。

  “嗯,这是?”

  玄豹看着盒中之物,乃是一根雪白的狐狸尾,眼神透露一闪而逝的失望,不过一想到是极为要好的十七弟所送心中也就无所谓了,再说送之前也说了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主上说当殿下打开锦盒之后,便告诉殿下,这个东西虽然不是什么重要礼物,但日后殿下一定用的上,并且希望殿下随身携带。”

  “哈哈哈,放心吧,我说过了兄弟所赠之物,玄豹会好好珍藏的,你这次来王都想必短时间内不会离开,玄掣殿在十七弟被剥夺皇子之位后就没有了,这是我玄豹殿的令牌,有它你可以随意出入玄豹殿,若是有事也可以来找我。”

  “是,主上也说过若是莫要根殿下客气。”

  “哈哈哈哈哈,不愧是是我玄豹的弟弟,的确不用跟我客气,你去吧!”

  看着若叶温翘接过令牌离开之后,玄豹也看着手中的狐尾,心中一暖,这是弟弟送的啊,随后玄豹也将它放入怀中。

  “呵呵,还挺暖和的,刚好快到入冬了,或许这也是玄掣的用意吧!”

  另一边玄灭也同时得到了玄掣所送来的礼物,看着肩上的雄鹰,玄灭心中已经知道了玄掣的用意。

  “玄掣啊,你还是太单纯了,你送来雄鹰是想告诉我,鹰者环伺孤独,成为那翱翔天际巨鹰的同时,但也代表了它永远都会是一个孤家寡人吗?”

  玄灭说完也拿出鹰堡特有的食物,而雄鹰看着手中的食物也扑腾翅膀高兴的觅食。

  “尽管王路坎坷,但那个位子却是众人向往的,不愿意成为王的你,是永远没有办法理解那个位子的重要,那可是比森獄仍何人都重要,比二十八代王都重要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霹雳之黑海皇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送外卖的陈平只为原作者黑海森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海森狱并收藏霹雳之黑海皇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