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殿上若叶翎羽看着家族之中最为出色两人,当初投效玄掣,一来是报答恩情,二来是希望玄掣夺嫡成功,进而派遣二人来增强玄掣的势力,但如今玄掣大势已去,作为若叶家最为出色的两人,他还有大用这次带来就是希望他们两人能够看在家族的份上与玄掣告别,现在看来不妙啊。

  “父亲,当初我们二人早已经立誓要效忠殿下,所以请你原谅,我们会跟随殿下前往蛮荒”

  “温翘,你说什么,路上不是商量好了吗?”

  “若是我们二人不这样说,父亲怎能让我们前来,所以父亲抱歉”

  “你”

  “父亲我与温翘一样,当初若叶家获得伤害阎王大罪,十七殿下不仅四处奔波,还将我与凝雨自獄中救出,为了救我们若叶家,殿下更是被永寒树之下三个月与阎王痛斥三十鞭,永寒树的凶险父亲应该知道,被阎王鞭抽打,父亲也应该知道那股噬人之痛”

  “唉”

  玄掣看着过程没有言语,一来这是若叶温翘他们自己选择,二来是他所要的是对于自己忠心的部属,而非是听命家族背后插刀的傀儡。

  “当初我与凝雨已经立下誓言,终其一生都会一路跟随殿下,如今殿下有难我们便更不能离去,请父亲原谅”

  “唉,也罢,这也就是我们与殿下的最后君臣之宜吧”

  若叶翎羽说完也转身离开,说实话对于若叶家这两个最为出色的青年,他是不舍的,但正如凝雨所说,当初要不是玄掣殿下,他们怎能够撑到现在,他们两人就当是偿还给殿下的恩情吧。

  “家族的希望也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或许将来会有意外收获,不过也幸好当初留了一手并没有将家族的力量完全拖出,还有一位若叶家的天才还在,虽然失去了若叶家的杰出的两个青年,但也算是尽了这最后的情义吧”

  而在殿上玄掣虽然表面哀叹,但心中却是高兴的,获得了若叶温翘兄弟的投效,是真正的效忠投效,有了这两个人的帮助,那他前往蛮荒之地的开启他新的计划将是更加顺利,前期也不用为人才发愁了,不过表面上该说还要说一下的。

  “你们又何苦如此,如今我已经失势,蛮荒之地的凶险,想必你们也清楚,何苦一起随我一路受苦呢”

  “殿下可还记得当初温翘立下的誓言”

  “自然记得,可”

  “当初若叶家因为获罪,导致全体入狱,我也是因此被捉拿与獄中,是殿下舍命相救,所以当初我便立下誓言并改了自己的名字,我说过,温翘乃驽下尧,原居劣马之下,因殿下赐予九天之羽翼,方能成翘楚,温飞九州,温翘之名,因主上而光,永志不忘”

  “不错,我与温翘亦是一样,当初因为殿下在家族与我们关系交好,若叶家入狱殿下都对我们不离不弃,如今殿下被放逐,我们怎能就此离去,我们兄弟誓与殿下共进退,不管前路如何坎坷,都会一路相伴”

  “好,玄掣何德何能能获得你们两兄弟的效力,既然两位如此真心待玄掣,那玄掣必不负卿,我们一起去蛮荒这个荒芜之地闯出我们的一翻事业”

  “若叶温翘”

  “若叶凝雨”

  “愿效犬马之劳”

  随着两人跪下宣誓的效忠,象征着两人摆脱了家族,前方之路的坎坷,他们只能自己一路走下去,玄掣心中更是高兴,这一刻他才是真正有了自己的下属,不是带有利益的那种,而是可以全心托付的那种。

  “嗯,我们一起离开前往蛮荒之地,相信我们一定可以在哪里闯出一翻新天地”

  “是,殿下”

  “我已经不是殿下,如今的我只是平民,不嫌弃的话就叫我玄掣吧,我们一起也不是主仆关系,而是知心兄弟亲人”

  “殿下礼不可废,在我们心中就算殿下皇子之位已失,但在心中您永远还是我们的殿下”

  “这,好吧,时候差不多了,我们也该离开了”

  森獄王都之外,夕阳缓缓落下,也代表了这一刻远离之心也即将如太阳落日一般离去,玄掣遥望这王都最后一眼,森獄最为无情的冷漠之都终于要告别了。

  “再见了父皇,虽然我不知道你心中的情感为何,但我相信你对于每个皇子都有不一样的情感,只是或许随着时间消磨,当初的你已经随意时间逐渐改变了吧”

  对于阎王在他记忆之中只有初识的慈祥,但也有源于另外记忆的冷漠与无情,他不知道这两个到底哪个是真实阎王,唯有现在希望的是哪个有着没有算计知情义的阎王。

  “再见了兄弟,皇位之争虽然冷酷,但也希望你们不要忘记我们的血脉亲情”

  对于诸位兄弟玄掣有着不一样的情感,他前世是个孤儿,在穿越到这里之后,他曾经努力过想过上亲人兄弟的生活,不过可惜一切也只是一厢情愿的想法,皇子的结局也如预料继续进行,他的出现似乎并没有改变什么,唯有希望那日在殿中所言能够让他们记住自己的血脉亲情。

  “再见了王都”

  王都是森獄的权利中心,但也是所有一切的悲剧起源之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霹雳之黑海皇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送外卖的陈平只为原作者黑海森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海森狱并收藏霹雳之黑海皇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