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掣看着手中的阎王武典心中一时间极为惊讶,阎王武典是自己父皇所习练的武学宝典,非非想说是有人交给他的,难道是阎王。

  “相信殿下已经猜到是谁了吧”

  “他,为何”

  “阎王并非是无情之人,殿下你数度顶撞阎王却没有受到重罚便可以看出来他对你的舐犊之情,这次大殿上你虽然出言莽撞,但阎王出手一来是为了他的权威,另一方放逐也是想保护你,森獄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你既然不愿意涉及皇位争夺,那就远离王都这个风波之地比较好”

  “但,父皇”

  “殿下老臣的话言尽于此,老臣只是想告诉你,阎王对每个孩子都有情,不过身为森獄的皇,他需要有所取舍,望你明白”

  玄掣没有完全听进去非非想的话,只是看着阎王武典陷入沉思,老实说这本阎王武典他确实十分疑惑,在他的映像之中阎王虽然还有情,但他的情却多于算计,虽然他曾经猜测过阎王还没有完全失去情感,但那也只是猜测,现今能够保命也只是自己的赌博而已。

  这本阎王武典他翻阅了一下,上面都有记录着阎王现今所学的全部武学,上面清楚的记载了阎王武学的注解,甚至很多不容易练成的部分也注有解释,若是以后自己修炼,甚至可以少走不少弯路,修炼路上也会快不少。

  可这到底是什么意思,这完全和记忆中那个机关算尽,且冷酷无情的阎王有着很大的差距,还是说这本阎王武典是他别有算计,那自己练还是不练呢。

  说实话自己的武学修为太弱,虽然修炼出了元神兽,但实力也就是个普通身手而已,用前世的话来说,就是个龙套角色。

  这本阎王武学若是真的,那对于自己的实力将有着很大的帮助与提升,需知阎王的实力可不弱,在霹雳史上也算是排的上号的大反派角色,当然和那些弃天帝众天与八岐邪神死神等那些要差远了,完全不在一个层次,这些也不是一般的反派。

  不过若是练好放在霹雳史上也是个极为恐怖的存在,记得当初阎王实力几乎横扫台面上的所有高手,极难有人能够匹敌,在台面也就只有御清绝与赤王可以一战,赮毕钵罗能够顺利诛杀阎王,那也是因为当初天罗子暗中留了一手,不然他们怎么可能有机会顺利诛杀阎王,由此可见阎王武典上面的武功与阎王本身的实力不凡。

  可虽然阎王武典上面武功的确强悍,但不要忘记了,阎王可是算计极深的人,他真的有那么好心吗,看着这个武典,玄掣心中是极为纠结想练,但又怕是阎王算计,不练吧放在自己身边有个顶尖武学有极为可惜,真是极为纠结,对于阎王他真的是怕啊,喜怒无常让你无法测度,他也是霹雳史上最难以让人琢磨出心思的人之一。

  “非非想御医,那你替我告诉送武典的那人,玄掣之路一定会独自走下去,永不回头”

  “嗯,我知道了,那老臣恭祝殿下在蛮荒之地能够开展出自己的一翻新天地”

  “多谢,告辞”

  玄掣也不管了反正自己有九尾狐在,先修炼之后出现问题也不怕,大不了失去一条尾巴复活就是了,虽然自己退出了王都,短暂获得了安宁,可霹雳的真正的危险可是苦境啊。

  那个世界可是比之森獄的水更深,最是看中实力,随处可见的新人先天,用前世的话说这里才是真正的宗师多如狗,先天满地走的世界。

  若是没有一定武力,就算躲过了森獄危机,可在苦境呢没有点实力,估计就是苦境里打架的余波都能将自己给咔嚓了。

  就在玄掣离开之际,远方山上一道锐利的眼神,也正在注视着玄掣离开的方向,只见深沉而难以琢磨的王者眼神充满复杂看着离开的玄掣。

  “亲情吗?真是可笑的词语”

  “哼”

  冷哼一声王者转身似是终于放下了一切,从此眼中唯有自我利益与毕生算计,他要将情这种无用之物彻底清除,只有这样他才能完全的推动计划与造就自己的霸业,不过他的真正想法却只有他自己知道。

  “啪”

  若叶古城之内,若叶家主的房屋之中,若叶翎羽将不停地摔打着花瓶瓷器。

  “可恶,为什么,这是为什么,殿下你这是为什么,如此好的机会,你为何要拒绝”

  “啪”

  若叶翎羽十分愤怒,阎王册立太子的事情,他刚刚听说,原本玄掣也是太子人选之一,但却被他自己拒绝,并且当众再次顶撞阎王,不仅没了太子之位,连皇子之位也都失去了,现在完全就是平民了。

  而最为主要的还是玄掣即将被放逐蛮荒这个不毛之地,哪里若叶翎羽十分清楚,就是个荒芜之地,完全没有价值,哪里不仅猛兽极多人烟稀少,更是妖物横行,不少大妖阎王派了许多军队都没有被剿灭,反而助涨哪里妖族的气势。

  若叶翎羽真不明白这个玄掣到底在想什么,阎王已经给他机会公平竞争了,有若叶家的支持,登位机会未必没有,若叶家虽然失势,但过往底蕴与人脉还在,可玄掣为何就不愿意呢。

  “可恶,可恶啊,枉我们一腔热血助你,但你为何就是烂泥扶不上墙呢,大好时机不仅失去,还被流放蛮荒之地”

&e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霹雳之黑海皇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送外卖的陈平只为原作者黑海森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海森狱并收藏霹雳之黑海皇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