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殿之上玄掣惊人之语,不仅使得皇子与大臣惊讶,同样也使得阎王震怒,一股王者恐怖威压自阎王身体散发,众人无不屏息向着阎王屈膝。

  “十七第你说什么胡话”

  “皇弟还不快向父皇道歉,父皇皇弟年轻说的一时气话,请你莫要怪罪”

  阎王威压散出之刻,玄豹急忙上前拉住玄掣希望能够缓解阎王怒气,而玄离也是急忙向自己的父亲求情。

  同时玄离心中也对于这个弟弟第一次产身了不一样的情感,那股不一样的情感他也说不出来,刚才玄掣一番话让他更是在心中出现了一股波澜,所以在阎王震怒之刻他才上前请求阎王不要怪罪这个弟弟。

  “我没有错为何道歉,既然皇脉之子注定要走上兄弟相残的悲剧,那我宁愿舍弃皇子身份,从此离开王都,我不愿意见到自己兄弟相残的局面,父皇你若是执意相逼那不妨杀了我,这样我也不用与诸位兄弟夺位相残,弄得你死我活,既然我们的冷残亲情是您所赐,那也就由你收回去吧”

  “玄掣你太放肆了”

  “轰”

  “皇弟”

  “父皇”

  “嘭”

  玄掣的言语瞬间激怒阎王,玄豹玄离还不待挡下阎王,却见阎王抬手一击,直接击中玄掣身体,被击中的玄掣更是被一招击倒在地,但体内的元神兽也在这时散发疗伤之效减缓了被攻击的伤势。

  “咳、咳”

  “皇弟”

  “退下”

  玄豹玄离两人看着重伤的玄离,正准备上前,但阎王眼神一冷,呵住了两人,多年的阎王威压,也使得玄豹两人上前的脚步也再度收回。

  “哈哈,咳,看来我的话激怒了父皇了,也罢我的生命都是您给的,如果你要便拿去吧,只是请父皇将我葬在永寒树哪里”

  “皇弟”

  “十七第,你还不快跪下”

  玄掣不理会玄豹玄离两人的话,拖着沉重脚步转身,朝着珈罗殿之外走去,同时继续着他的言语。

  “森獄皇族从来都是没有亲情的,因为我们有着过人成长,根本就没有享受过所谓的童年,也没有与兄弟们的从小相处产生亲情,皇子的众多也让父皇对于我们过于冷漠,连你也不知道你喜欢谁,该疼爱谁,我们与兄弟之间也从一生下来便注定了没有亲情,只有自己的算计,冷寒的血脉亲情或许是我的奢望,

  这几年我的努力也是徒劳,埋葬在永寒树之下,我愿意用我的死,来换取诸位兄弟与父皇那已经逐渐变冷的亲情”

  “咔咔”

  紧握的拳头是愤怒到顶点的预兆,但却为何明明极为愤怒,但为何却又无法下杀手杀掉玄掣了,阎王不理解,更不知这是为什么,内心里更是出现一段久远的往事,那是自己初识与父母兄弟们的和睦一目,可惜很快便被脑海之中的欲望所淹没。

  “哼”

  “皇弟,你”

  “愚蠢的家伙”

  “玄掣,兄弟情义吗?原来在森獄不只有我一人有这种感觉,玄掣对于兄弟情义看来玄同终是小看你了”

  四大太子心中都极为奇怪,他们原本坚硬如石的内心不知为何出现了一丝松动,他们不明白玄掣这样做的意义在哪里,明明知道森獄的皇子从来没有情,但为何他们在这一刻奢望能有这股情。

  “玄掣,你很有勇气玄阙佩服”

  “玄掣啊玄掣,你真是不知死活,明知情是皇脉的大忌,但你却偏偏想改变,你最好能够活下来,否则玄震可不想给你烧纸”

  “这股感觉,对这就是我玄幻所期盼的,可为何我的脚步会迟疑,最重情义的我,为何在此刻不愿意上前去搀扶玄掣呢,我的脚为何无法上前”

  对于玄掣的话与做法,森獄皇子各有不同,但看着玄掣的眼神也从开始的怨恨不甘嫉妒慢慢消失,不再是那么敌对与冷漠。

  “皇权之路本就是一切争端之源,亲情固然重要,但这和国家比起来终究要有所取舍,因为王所承担的已经不是亲情那么简单,而是千千万万的森獄子民的责任,这就是皇家冷漠的原因,因为我们的承担不同”

  “嗯,不错千古霸业唯有尸骸枯骨之路,我们承担与所走的本就是不一样”

  “不错,在言我们皆是兄弟,无论怎么样皆不会兵刃相向,只会做出自己的功绩来评判谁才森獄合格的领导”

  玄嚣玄灭两人在听到阎王之语后,原本一丝松动不解的心也再度被权欲所占,而阎王也要的就是这个结果,随后再度看着逐渐拖着伤躯离开的玄掣。

  “玄掣,你现在回头跪下,只要肯认错,为父可以不追究你在殿上的妄言,你只需要静思己过三年便可,但你若是踏出这个宫殿,你将从此一无所有,你可想清楚了”

  “咳咳,呵呵呵,哈哈哈”

  “嗯”

  听到凄凉而又无奈的笑声,阎王与殿上众人已经知道了玄掣的选择。

  “我从生下来便什么都没有,如今又何来的一无所有,从我玄掣转身之刻便已经做出了答案,唯有希望我们变调得亲情能够持续在血脉之中,让它永远在身体记忆之中让我知道我还有兄弟”

 &em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霹雳之黑海皇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送外卖的陈平只为原作者黑海森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海森狱并收藏霹雳之黑海皇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