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掣走出了玄豹殿,内心一阵叹息,最终他还是没能说服这个十皇兄,他最终还是拒绝了自己,离开之刻玄掣再度转头看了一眼玄豹殿,眼神极为复杂。

  “皇兄啊,你可知就算你不愿意掺和皇储之争,可是你身为阎王禁卫军的统领,其实早已经入局了,太过耿直的你,这时候不退抽身离开,可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目前的皇储之争还没有完全开始,阎王还在所以玄灭与玄嚣两人都有顾忌,这时候如果玄豹离开还有机会,可一旦阎王闭关,四太子并立,到时就算想抽身都难了。

  “十皇兄啊,夺嫡之争的风暴要比你想的要复杂啊”

  对于玄豹的结局,玄掣是惋惜的,他想让对方从漩涡之中脱离,但命运的轨迹似乎不愿意,玄掣就算在想不希望这个十皇兄死,但实力不够的他目前也无法改变已经开始的轨迹,一切也即将按照阎王的残酷人伦计划进行了。

  历来皇家都是没有亲情的,这从阎王吞噬历代子嗣就能看得出,或许以前的阎王是有情,但吞噬了二十多代,早已经麻木不仁了,情已经早已磨灭。

  而皇族的人对于情来说是奢望,森獄皇脉之人生下来便与其他人不同,他们生下来母亲便会死,可以说他们从来没有体会过母爱,也不知母爱为何,并且成长迅速天生聪慧,别人的孩子正在体会童年亲情的时候,他们早已忘情,因为他们从未有体会过童年与兄弟之情。

  这就是森獄皇脉的悲哀,一生下来虽然与众不同,需要各自算计彼此,从来不在乎所谓的兄弟,也因他们此注定了要走上这王座的无情之路。

  玄掣独自一人走在街上,看着喧闹的人群,有人喜悦有人苦恼,还有那些孩童与自己的兄弟间的嬉闹,玄掣看着都是十分羡慕,前世自己是孤儿,没有体会过亲情,没想到穿越了也体会不到,这几年他也想过与众兄弟打好关系,可惜事情往往事宜愿为。

  “阎王啊,阎王,明明有一手极好的牌你为何却不珍惜呢,你非要搞得人伦厮杀,绝爱绝情,这才是你满意的吗?独坐天下噬子无情,无人与你分享成果与快乐,这就是你所要的天下霸业吗?”

  就在玄掣独自一人在街上行走之时,在王都不远处的若叶古城之中,若叶家的高层也相继而现,正在商量玄掣让温翘带回来的消息。

  “温翘,十七殿下真的如此说吗?”

  “是的”

  若叶翎羽乃是现任若叶家族的族长,也是第一个发表投效十七皇子的人更是若叶温翘的父亲。

  当初投效十七皇子,虽然一部分有感恩的缘故,但还有一部分乃是因为他们希望能够助玄掣夺得大位,好再度复兴若叶家。

  因为阎王曾经说过只要若叶家立得大功,便可以恢复家族的世家之籍,而如今森獄没有战争,也没有重大事件,要想有巨大功勋只有一条路那就是从龙之功。

  眼下森獄阎王还没有立下太子,也就是说阎王还没有想好继承人,那十七皇子便有机会夺得大位,试问有什么比从龙之功更容易获得大功的呢。

  虽然目前的森獄已经有了两雄相争,九皇子玄灭与十八皇子玄嚣,目前都在暗中较劲,两方势力也极为强大。

  玄灭有部分文官支持,皇子之中也有玄造玄穹玄丘都支持玄灭九皇子,并且九皇子背后还有其母族鹰堡的支持,势力极大不可小觑。

  另一股势力便是骁勇善战并且具有霸王气概的玄嚣,他不仅有部分军权,在皇子之中更有玄震玄幻的支持,手下还有许多大将,势力也不可小看。

  这两方实力已经势同水火,每次朝堂上的争锋都因两人而起,并且两人还笼络人心,朝中都分为两系人马互相比斗。

  若叶翎羽十分清楚十七皇子,若想夺大位极为困难,而且支持者除了若叶家以外,都没有其它势力支持十七皇子。

  若是若叶家族没有败落,早期投效十七皇子,那或许还有机会,但如今时局已成,十七皇子又不是阎王喜爱的皇子之一,看来十七皇子是真的与大位无缘了,可是他还是不甘心,若是皇子殿下有点野心,若叶家虽然没落但也有点底蕴,未必没有机会登顶,但现在殿下执意离去,时局已成定局,以非是他们可以回天的了。

  可是若是没有从龙之功,若叶家要如何恢复昔日荣耀,当初投靠十七皇子,一是为了报恩,二是希望十七殿下有争夺大位之心,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霹雳之黑海皇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送外卖的陈平只为原作者黑海森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海森狱并收藏霹雳之黑海皇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