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黑暗大陆的临近,言羽越发的不安起来~

  四王子的念力修行,堪称完美,虽然言羽和酷拉皮卡都在用错误的方法引导……

  想来,还好当初西索阻止了念兽的出现,否则今天一直哄骗四王子的言羽也会遭到念兽的攻击~原来这就是卡金帝国的秘密!为了强大,开启了某种禁术吧……

  显然,四王子可以看到其他王子的念兽,并且感觉到念兽的强大之后,马上就来质问西索了~

  可是西索哪里会哄骗王子呢~总是想着不行杀了就完了~

  言羽走进屋子里看到西索吊儿郎当的样子时,就知道他肯定是一推四五六说是自己的意思……x

  “我的王妃,似乎很清楚我们国家的秘密,也很关心我呢~告诉我念兽的事情吧”表面上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样的话,心里却是怀疑和杀戮的声音……

  “想必在开启念兽的时候,王已经像各位王子殿下说明了念兽是不受控制的吧”言羽早有准备,点明着重点“四王子殿下是我认定的可以帮助我完成清洗世界愿望的新君主,了解您和贵国的禁术,自然对我来说也并不困难~不过念兽是心血所著,也会由不同的心性而生,不但随时可能遭受反噬,还会影响念的修炼~所以自然是要阻止的~人若无心,杀了即可,可王子殿下心血养成的野兽无心~又当如何?!据我所知,念兽的死亡,只会由心源宿主一起~若念兽反噬,以王子殿下的能力来看,只会自己无尽的被念兽折磨而已~兽性本就难以控制,随着王子们的强大,念兽也会强大~敢问四王子殿下,若身边常驻一个心性残暴的野兽,无法灭之,如何高枕?”

  显然言羽的话,完美的说服了王子~

  “的确,倒是我想的没有‘王妃’周到了,不过我的王妃无所不知,实在让人担心”一边说着,四王子走到言语面前~掏出一把枪指向言语~

  西索的杀气迎面而起……

  “看来你的伙伴不愿意看着你死~如何让他们忠心?!我的美人~你也来说说~”

  言羽丝毫没有变化~因为四王子根本不会杀自己~他现在正是要用人的时候~

  “既然和王子早有约定~那么我的命,王子可以随时取走,至于您所说的万众归心,除了居于高位,自强才是重点~弱肉强食优胜劣汰,在黑暗大陆的灾难和希望尽握于陛下之手后~自然无需解释~我既然愿意辅佐王子殿下,自会为您除去隐患~我的同伴,真情也好,假意也罢,每个人都会有自己心中的欲望~王子殿下替他们实现愿望的同时,会恐惧自己被其利用~只是因为现在的王子殿下不够强大~想必王子殿下现在可以看的出来,我的同伴都是人中精英~不可能牵绊于我或者忠诚~他们每一个人,都有秒杀这里一切人的能力~包括您在内~”言羽抬起头像是挑衅的目光望着四王子~

  “是否可以请王子殿下摒退左右听我一言?!”言羽现在更担心的是,西索的杀气已起,四王子会让自己将他除去……

  四王子示意所有的人都出去~当然西索只是用轻薄的假象走出去又隐回来了……小真脑门上顶着一把枪~而且并不会动手杀了这个王子,才是他最担心的~

  “好了,你可以说了~”既然只剩下自己和她两个人,自然枪也不用当个摆设了~

  “依我推测,黑暗大陆的灾难和希望是相对的,有相生相克之道~王子殿下只需掌握个中规律,即可万众归心~试想,一边是瘟疫,一边是良药~那么哪里才是人心所向?!只要可以掌控灾难制造灾难,又可以轻易的解除灾难~自然可以洗刷整个世界~王子殿下念力的修为,堪称完美,可以说是天赋异禀~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已经超越我几年的修行~假以时日,自当无视他人的能力~”

  “你话说的没错~不过以你的智慧~辅佐个庸碌之主不是更好?!他日大权自握,想做什么,也没人能拦得住你~即便男尊女卑,当你说的这些规律可以掌控,做个女君亦可~何必卑躬屈膝,在我这里谄媚~回想起来,初见你不过就是个柔弱女子,虽然野心勃勃不过轻易就可以杀之,现在倒是小看你了~你应该根本就不怕这把枪吧~”也算是一种自嘲吧~发现对手的强于自己,也是一种能力~

  “王子殿下说的不错~不过真绪并没有什么统治世界的野心~只不过不想被统治而已~”

  “所以你知道我根本不会取你性命喽?!”真是个聪明的女人……

  “王子殿下明鉴~”言羽笑了笑“今日,我是帮助您解决一切问题的伙伴~且能力在您之上~你没道理也没本事取我的命~他日,生杀大权自握,您的能力只会视我如蝼蚁,何须杀之以除后患~只有在您不够强大,又掌握了大权之时,才会想灭口而已~不过我相信,没有第三种可能~真绪自认为眼光独到,绝不会识错庸主~”

  “贪婪的人容易掌控~可真绪像是无所求~不过你说的没错~我能看出,你随时可以杀我,不过既然你没这样做,就算是互利互用,是不是你也应该让我知道,我的利用价值在哪里?!”

  言羽的确没想到……这个王子不但多疑残暴……头脑竟然这样清晰~一时真的没有很好的理由~

  “王子以为是什么?!”言羽只好反问~为自己争取时间~撇了一眼西索……现在如果对不上词,就真的只能杀了他了……

  “我看?!我以为真绪是个狩猎者~而我~正好是你的菜吧~剔骨割肉,也要选有挑战和心理满足感的对手~是这样么?!”

  咳咳……言羽突然觉得这个台词很像西索……培养对手,再亲手毁了……虽然这是什么样的心态言羽真的不理解……不过……四王子的心态,却如他所说,并没有其他话外之音……

  “果然……什么都瞒不过殿下~强者自寻对手~”那就这样说试试吧~

  “不过真绪,也许更合我的口味,究竟是谁会吃了谁呢?!我的能力是进入绝,可以预知未来对手的攻击~真绪以为如何?!”

  “呃……”虽然自己早就知道了,不过他自己说出来是什么意思……

  你虽然心里想杀了我,不过我现在可是舍不得杀死你呢,作为对手,你这种女人太可怕了~不过如果能为我所用……就如虎添翼~

  咳咳,言羽听着这样的心声……这说来说去,还是要个定心丸啊……这个饼是画不圆了~不过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

  “那就如王子所愿,给王子殿下也看一下我的能力~造梦者~堕天使的审判~”

  真是惊喜~这个能力像是一个空间~原来不仅仅可以让人看到梦境中的东西,还有战斗的价值~四王子的欣喜,显然是丝毫藏不住的~

  言羽具现化出手术刀~在手臂上划了一刀~四王子马上手臂就淌出血来……

  “如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库洛洛爱之永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送外卖的陈平只为原作者一初嫁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初嫁一并收藏库洛洛爱之永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