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忍在幽州自小便浪荡的孤儿,记忆中的父母家人音容早已模糊,记事起便是靠着百家良善之人的一口口饭食喂大的,方才师傅的言下之意是叫自己回去,并没有明确逐出师门的意思,可是如果能忍真的就这么走了,以往那个如师如父的法海,还能像往常一样的对待自己吗?

  答案显然是不能的,如果自己真的就这么回去了,别说师傅不会在那样亲近自己,就连他自己都会厌恶自己!

  能忍胡乱的抹着脸上脏兮兮的鼻涕眼泪,从地上迅速的起身就打算追上师傅的脚步,且不管日后佛门的那负重担由谁来挑,起码这一趟他得伺候好师傅的吧?

  就在这时,能忍身边的草丛一阵摇晃,只见那逃的一名黑色老猫居然去而复返的折了回来,嘴里还咬着两只肥大的兔子,献宝似的放在了能忍的身边,似乎是在感谢他方才的不杀之恩。

  能忍此时哪里有空闲理会这个,狠狠瞪了那只猫妖一眼,而后便匆匆开始了追随法海的脚步。

  几乎是能忍刚刚开始追认,法海便感知到了这个不成器弟子的动作,当然也不全是因为法海修为身后的原因,主要还是因为能忍的边追边吆喝。

  “师傅,师傅,弟子真的错了,弟子给您磕一万个头认错”

  “师傅,您看我这兔子,又大又肥,烤好了咬一口满嘴流油!”

  “师傅,这个黑猫的味道也是一绝哎哟!”

  老猫低吼威胁的收回自己带着血丝的爪子,看到前方法海没有半点回头看一眼的意思后方才松了一口气,能忍捂着脸上又新增的三道血痕大呼小叫,好像被挠到了什么不得了的要害。

  如此的情景已经进行了约莫有一炷香的时间了,为了能够跟上法海的脚步,慢慢的已经不能在用这种大呼小叫的都比方式来呼唤法海了,他得将体力与气机都留在赶路上方才能够跟得上法海的脚步。

  能忍就是这种那种转眼就能忘了伤痕的没心没肺人士,只是他也知道自己叫师傅伤心了,因此故意想着法子逗师傅开心,希望能然跟法海的心情好转过来,进而不再计较前嫌。

  可事情又哪里会真的如同一个孩子所想的那样,说不计前嫌就真的不计前嫌了?

  法海在走出很远一段距离之后,感知到身后能忍追随的脚步依旧不去后,他暗运气机,再一抬脚便直接出现在了百丈开外,这叫本来就已经跟的很是勉强的能忍,更是只能对着法海的背影望洋兴叹了。最快 手机端

  当彻底甩开了能忍的跟随之后,法海再也不压制自己慢吞吞的速度,开始朝着天柱山全力奔驰。

  其实在内心的深处,法海对于这个半路打起退堂鼓的弟子并没有多少怨恨,之时看着她的时候难免会想到自己这些年的辛苦全都浪费到空处的无力感,如果还让他跟着自己,那下次心魔现身发作,说不定就要蛊惑着自己杀掉这个徒弟了。

  自从上次法海在那无名树林中赌斗输给了血衣心魔之后,已经知道了心魔的实力增长完全是以宿主所产生的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我在聊斋当法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送外卖的陈平只为原作者清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诚并收藏我在聊斋当法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