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易道,“炼星炉?可是洗炼星矿的炼炉?此物有如此重要?”

  言景明道,“重要,当然重要,可以说现有的七座炼星炉,为春城的根基也不为过。这土浑星异兽横行,生存环境恶劣,缘何还有大量修士,尤其是高阶修士到来,还不是因为星矿。而洗练星矿的关键,便在于炼星炉。整个土浑星遍布着矿脉,但有实力采掘的势力,屈指可数。为何?关键便在两方面,一个便是导引矿基之法,一个便是这炼星炉。”

  “土浑星上的矿脉,根基其特性,总计归纳出了,十三条导引矿基之法。可以这样说,如果没有固定的矿基导引之法,即便发现的矿脉,也只是一堆废石头。非要用这十三套矿基导引之法中一道,才能构筑矿基,如此才能开始采掘。即便如此,采掘出的星矿,也只能用城中的七座炼星炉才能洗炼。正因为春城锁死了方圆百万里的星矿供应,才有如今的声势。”

  许易恍然大悟,他还奇怪,似古老大之流,为何宁愿去被人买凶,也不肯自力更生,在他想来,星矿矿脉再是难找,异兽再是难斗,若能得到一条星矿矿脉,也是千值万值了。

  现在看来,还是他把事情想简单了。

  许易道,“原来如此,看来能当上那个总炼师,应该很了不得。”

  言景明道,“那是自然,整个土浑星,百二十城,才出多少炼星炉?有能力主持炼出一座炼星炉,这百二十城中,无论走到哪里,都必然会被奉为上宾的。我和许兄说这些,就是希望许兄全力争取。”

  许易道,“说实话,我对这个总炼师,生出些兴趣,同时,我也很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恐怕即便掺和进去了,也起不到什么作用,当今之世,炼器大师多如过江之鲫,我又算什么,多谢言兄好意。”

  言景明道,“许兄切不可妄自菲薄,那位乌先生是盟主亲自请回来的,他的本事,我悄悄打听过,咱们盟中找来的这些炼器师,没有谁有人家五成的功力,而许兄你却能令他忌惮,就凭这一点,许兄若是参加争竞,未必不能胜过他去,这大好机会,许兄万万不可放过。再有一点,许兄当听过敕神台。”

  言景明话至此处,许易的眼睛亮了,

  他现在最关切的,就是这敕神台了,他缺香火灵精,实在太缺了,如果有足够的香火灵精,以他这段时间经受的青色星辰灵精来看,早就冲破一境了。

  言景明道,“敕神台,乃是天庭为一众地仙获取神格所立,向来为万界所重。人仙境,地仙境的有志之士,无不纷纷趋之若鹜。”

  许易道,“怎么说有志之士,而不是所有的人仙以上修士呢。”

  言景明叹息一声道,“其实,修行就是一场登山的苦旅,谁的潜力有多大,在山脚下时,是看不出来的。那时,所有人都觉得以自己的天资,只要肯吃苦中苦,坚定毅力,必定能登临绝顶。只有攀登开始了,无尽的艰难险阻,一点点的消磨着雄心壮志,困顿着修行之旅,直到终于看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这个修士很危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送外卖的陈平只为原作者想见江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见江南并收藏这个修士很危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