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安公主等到傍晚,始终没有等到嘉平帝再回来。

  这是极不正常的,在嘉平帝出去之前,分明还对她心疼的厉害,嘘寒问暖,为了她的伤势震怒而要去找皇后的麻烦。

  可是他之前跟皇后出去,便没有再回来。

  不仅他自己没有再回来问一问她的伤势,连个人也没有派过来。

  静安公主心里惴惴不安,她心里隐约知道事情出了问题,可是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卫皇后辩解了吗?

  可是自己甚至都没有指责卫皇后什么,也从来没有说过自己摔伤是卫皇后所为或是卫皇后的宫人所为,卫皇后要怎么辩解?她怎么辩解,父皇都该觉得她是在欲盖弥彰啊!

  静安公主头皮有些痛,这么冷的天,磕着半点的油皮都痛的叫人受不了,何况她这一次为了拉下卫皇后,还实打实的摔的不轻。

  她捂着头忍不住痛呼了一声,等到金嬷嬷过来,便立即跟金嬷嬷说:“嬷嬷,你出去看看......父皇到底去哪里了,他为什么不来瞧我?”

  金嬷嬷也知道事态有些脱离控制,急忙点头,打算出去问问,至少也能知道卫皇后如今在做什么。

  可是她才打算出门,门便从外头打开了,皇后宫里的掌事姑姑甄姑姑带着一群粗壮的太监涌了进来,毫不迟疑的伸手点了点金嬷嬷几个人的名字:“都抓起来,送到慎刑司去。”

  先前嘉平帝还在说要把皇后留在宫里的那些人统统都送进慎刑司里去,这里头甚至也有这位甄姑姑,现在形势就反了过来。

  金嬷嬷一时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她大惊失色的质问:“你们想做什么?!”

  她是伺候静安公主的,是静安公主最信任的嬷嬷,这些人怎么敢这么对她?!

  静安公主也气急败坏的在宫娥的搀扶下坐起来,恼怒的摔碎了自己的玉枕,恼怒道:“谁敢!谁给你们的胆子,竟然敢动我的人!?”

  甄姑姑从前怵她们,现在可不怵她们了,闻言便淡淡的笑一声:“瞧殿下说的,我们当然是不敢,可这命令是圣上下的,这些人服侍公主,原本是她们天大的福分,可是现在她们竟然让您从屋檐上摔下来,摔的这样重,这些人可见多散漫不经心!圣上和皇后娘娘说了,这样的宫人,留着也是伺候不好主子的,都该好好的去慎刑司反省反省,到底该怎么伺候人!”

  她皮笑肉不笑:“殿下是多么金贵的人儿?平常在皇后娘娘这里,磕着碰着皇后娘娘和圣上都紧张的不行,如今受了这么重的伤,当然是底下的人办事不利。知道殿下心慈,可是这命令是圣上亲自下的,圣上也是心疼殿下,殿下可千万别为难我们,也别让圣上伤心啊。”

  ......

  金嬷嬷满脸惊恐,完全没有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

  怎么会这样?!出了这样的事,圣上不是应该怪卫皇后苛责虐待公主吗!?

  连静安公主也怔住了。

  她迟疑着看着她们,喃喃出声:“不是的!你们胡说!父皇怎么可能这么对我!?”

  如果真是要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权门贵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送外卖的陈平只为原作者秦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兮并收藏权门贵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