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便是归云山壁。”

  “映伯所言之剑痕,便在山壁之上?”

  修整数日之后,映朝阳便兑现承诺,带着玉梁煌来到昔日自己等人悟剑之地——归云山壁。

  玉梁煌将目光投去,只见巍峨山壁之上,数道剑痕纵横刻印,难见其始,也未见其终,简单的数道剑痕,却蕴含无比意境,无终无始,自成意境轮回,纵然是对剑道不太精通的玉梁煌也可感觉到留下剑痕之人的不凡剑境。

  “万堺之时,武林曾有百器论衡,每届都有无数人才,就天下兵器推论新见,百家争鸣。”映朝阳看着山壁,轻抚长须,似在追忆昔日岁月,那百器竞争,各有胜场的繁华景象:“奈何,后来时间一长刀、剑、枪、弓,成为四大主流,各方谈论的,皆不离这四种兵器,百器之道逐渐狭隘,不再有崭新创见。后老夫等人,幸得遇此壁上之剑痕,此剑痕主人,根基虽普通,但剑意纯然,我等后于此召开赋剑流觞之会,经过无数交流与修正后,终得出超出刀剑之理的单锋剑。”

  单锋剑,之所以为单锋,并非只求其强,实则为隐锋,其意义并不是只开一侧锋刃,重点是将另一侧锋刃隐藏,隐与不隐所代表的,乃是攻守之道、进退之道、杀与不杀之道。

  因此有了极我极锋之极单锋,将极之一字发挥到极致,而映鸿雪的翩单锋则缓极,而多了灵动,故为翩。

  也有了藏而有显,隐则昭见的隐单锋,无迹无式,灭敌灭我的灭单锋。

  一处剑痕,不同的人,有了不同的感悟,映朝阳很好奇,属于玉梁煌的单锋,又将是何等不同风采。

  “单锋剑,归云山壁……”

  玉梁煌自然知道山壁上的剑痕是谁留下的,更知道此人正如映朝阳所言,根基不算高绝,但单论剑意剑境,必然可名列当世绝顶之列,其纯然极致之剑,纵观霹雳宇宙,也是少有。

  “梁煌,参悟属于汝自己之剑意吧,老夫自会为你护法。”映朝阳于一旁说道。

  “我知道了,多谢。”

  说罢,玉梁煌缓步走到剑痕之前,盘腿坐下,心、识、魂合一化一,自体而升,渐渐沉浸于剑痕之内,而剑痕之中的剑意不见凌厉攻势,反而如同大海一般,径直将玉梁煌拉入,玉梁煌之意识顿时落入无尽海浪之中。

  “嗯?梁煌之神识已为剑意所接纳,接下来,就看梁煌能否自其中,领悟出属于自己之单锋剑意了。”

  而与此同时,玉梁煌之意识觉醒,大海无踪,眼前却已是一片茫茫,无边无际。

  “这是……”

  “这是你之心境。”

  “嗯?”

  玉梁煌寻声望去,却是茫茫无所踪。

  “不必找寻吾了,吾是你之心,此为你之心境,吾无处不在。”

  “我的……心境?”

  “不错。”声音悠悠道:“单锋剑意,即为人心之照见,映朝阳嫉恶如仇,性情刚直明快,故悟极;任平生明进退,知周旋,藏器于身,常隐锋芒而以平凡示人,故得隐;红尘雪外柔而内刚,较之极多了分柔和灵快,故名翩;你之单锋剑,自也该向你心内寻。”

  话语落,却见一道身影,虚无缥缈,一头红发,体态魁梧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霹雳天下之逆命皇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送外卖的陈平只为原作者乐寻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乐寻远并收藏霹雳天下之逆命皇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