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鼓师,你与吾之交易已经完成了。”

  瀚海原始林内,满地战痕,树木摧折,地理司随手将一名已然身受重伤,身着暴露红衣,神态妩媚放浪的女子甩在地上,对着对面的身披野猪皮的鼓者道。

  皮鼓师·贺长龄,北武林三大玄音之一的鼓,亦是北辰元凰曲身相迎,以黄金铺道,请入皇城的北辰皇朝现任国师。皮鼓师昔日受人陷害,人皮遭剥,不得已以野猪皮覆面,方以野猪的狰狞面孔示人。

  而此刻被地理司交到皮鼓师手中的女子,北武林三大玄音之一的箫,骨箫,正是昔日阴谋陷害皮鼓师的罪魁祸首。

  “嗯,好了,你可以离去了。”皮鼓师压下心头暴乱的渴望,将视线从女子身上收回,对地理司道。

  “合作愉快,请。”

  地理司点了点头,随即离去,国师离境,以地理司对皮鼓师之了解,必然会好好折磨一番骨箫,短时间内不会返回,而这正是地理司动作的机会。

  北隅同中原交接之荒野上,北辰皇朝传令使携带北辰元凰之令急急而行,欲往中原求援,来到半途——

  却见一人,道骨仙风,端正超然,缓步走上路中,拦住传令使前路。

  “嗯,你是……”传令使眼前一亮,刚欲上前,却见来人剑锋一瞬,杀人一瞬,传令使不及防备,已是魂丧九泉。

  “早就预料到,皮鼓师的离去,北辰元凰必然传讯中原求援,可惜,我又怎会让汝等功成呢,哈哈哈哈!”

  武都之地,玉梁煌自般若海回返,兄弟重逢,玉梁尚面上已是去了几分苍白,多了些许血色。

  “煌弟,你终于回来了。”

  “哈,大哥面色渐复,看来不日便可重现昔日天子宴幼麟之探花风采。”

  “煌弟玩笑了。”

  玉梁尚笑着摇了摇头,玉梁煌回归,便是武都一族真正的主心骨归来,须知无论是禹梁族走出的旧部,还是后来所收伏的新族人,皆是因玉梁煌之魅力和实力方团结于武都之内。此刻的北隅气势汹汹,玉梁煌回返,整个武都的主心骨来到,武都士气皆震。

  “映伯和鸿雪皆安置妥当了吗?”玉梁煌问道。

  “映朝阳前辈父女早已到达,已同任平生前辈安置一处。”玉梁尚想问玉梁煌是如何短短时间内便认识了这么多高手的,但眼前局势重要,还是将这个问题暂时按在了心内,转而说道:“依照你信中所言,密切关注三处,一日一报,这是今日清晨新近送回之情报。”

  三处关键之地,是玉梁煌所作之备案,如果地理司拒绝合作,他则可根据前世的记忆,通过三处要地推测地理司等人动手之时间,趁火打劫;而如今地理司果然拒绝合作,标志玉梁煌的备案,并非无用功。

  清心斋,为般若海五人中邓九五挚爱之人红叶隐居之处,而红叶身受重伤,非皮鼓师不能治,而地理司为让已经和红叶归隐的邓九五出手对付北隅,与皮鼓师作下交易,以皮鼓师仇人骨箫换取皮鼓师出手救人。

  而根据情报来看,红叶夫人正在被清心斋的师太照顾,分明伤势已然治愈,但却不见邓九五……

  北隅同中原交接之荒野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霹雳天下之逆命皇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送外卖的陈平只为原作者乐寻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乐寻远并收藏霹雳天下之逆命皇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