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寸之间,三方博弈,前所未见的三国演弈棋局,不过数着过后,已让玉梁煌倍感压力。

  前世的玉梁煌,象棋一道说不上顶尖,但应对一些业余的象棋赛事还是有余,而此番三国演弈事关传承,玉梁煌更是倍加留心,每一步都要思考良久方才落下。

  然而兵的移动限制取消,马无马脚,相无相眼,带起的变数令玉梁煌难能及时反应;更要同时面对两个对手,使得仍旧以传统象棋的模式思考,一时应变不及的玉梁煌狼狈不堪,原本以五兵配合車、马组成的防线也在蜀、吴两家的合围之下支离破碎。若不是蜀吴二家时不时的互斗给玉梁煌多出了周旋空间,这局棋他早已败北了。

  “想不到,这局棋,竟然如此难缠。”

  玉梁煌仍坐在帅位之上,俯视棋局,原本遮天蔽日的魏字旗帜少了不少。随后玉梁煌又看向蜀、吴两方,双方虽比玉梁煌好些,但也损失不轻,而且很明显,蜀、吴的战争还有扩大的趋势。

  “为何蜀吴先前那般强势的攻击我,现在又自相残杀?”棋手轮转,又到了玉梁煌落子,玉梁煌却未着急,而是开始细思起了三国演弈内中的规则。

  “三国……三国……”

  声声敲击,玉梁煌看着棋盘陷入沉思,当前他已损失一炮两卒一马,而蜀方损失了一马一炮一卒,吴则损失了一車两卒;现在四方中间的空白区域,已经尽数成为了吴蜀之争的战场,魏棋移动必须小心翼翼不然随时可能被某一方吃掉。

  “莫非,三国演弈,主要进攻对象的判定是以平衡而论?”

  念及此处,玉梁煌又调动了一步車,随后一队车骑悍卒驰骋而出,纵横疆域,长驱而出,领军的将领挥舞着长刀,面对不远处的一支蜀军步卒直接碾压而过,片刻过后,蜀军步卒尽灭。

  但这样以来,也将这支车兵置身于蜀军另一队骑兵的虎口之下,现在这支骑兵则有了两个选择,一是吃車,二是吞吴之卒。

  但见蜀军移动,骑兵横扫战场,吴卒顿时丢盔弃甲,玉梁煌随之长舒了一口气。

  “果然如此,三国演弈,三家较量便是平衡。”

  昔日曹、刘、孙三家争霸,曹操携战官渡之胜势南下,驱刘备,收荆州,势如破竹,所以弱势方的孙刘联合,才有了举世闻名的赤壁之战;而后,曹操败退离汉中,孙权兵败逍遥津,刘备则虎踞荆益,进位汉中王,所以曹孙联合,有了关羽麦城之败。

  而三国演弈棋中的三家争锋,首要的敌对对象,便是根据各自对手强弱来进行恒定。

  “这样一来,当需现设法与人结盟才是,以两方兵力对决一方,如此胜算当可倍增。”

  念及此处,玉梁煌再将两枚步卒送上,各自送到了蜀、吴口中,听着士卒哀嚎,魏旗掉落,玉梁煌心中微泛波澜,但转瞬便已平息。

  而蜀吴双方,由于魏方兵力再度被削弱的缘故,只将对方看成了对手,玉梁煌趁着这一时机,指挥着仅剩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霹雳天下之逆命皇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送外卖的陈平只为原作者乐寻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乐寻远并收藏霹雳天下之逆命皇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