禹梁族内,族首之争,父子对垒,枪矛竞锋,终是尘埃落定,胜负揭晓。

  “你……胜了,族首之位,是你的了。”玉梁雄直视着玉梁煌,面上淡漠,看不见半分异常的情绪,就像要交出族首之位的不是他一般。

  周遭,一片沉寂,在结果揭晓之前,谁都不认为玉梁煌能胜,就算是玉梁尚也是如此。

  玉梁煌为禹梁部族立下过不少汗马功劳,更有族内年轻一代第一高手之称,无数的族内年轻人将之视为偶像,但也仅此而已。

  年轻人中的第一高手,终究不是第一高手,族人赞誉的是玉梁煌的未来,而非现在。

  故,在玉梁煌战胜一刻,无人敢去相信这一幕是真实。

  然而这一刻的寂静,总归是要有人打破的——

  “不可啊,父亲。”玉梁绍上前,脸上几分带着惊惶,跪倒在玉梁雄面前:“他……他这个贱……”

  玉梁绍话未说完,玉梁雄快掌已出,掌风拂过同时,玉梁绍应声而倒。玉梁雄重新看向玉梁煌,目光复杂。

  “我宣布!”

  “等一等。”

  就在玉梁雄准备宣布,让出族首之位时,玉梁煌开口了,这一开口,所出言语,有若平湖落石掀波涛,禹梁族上下举族哗然。

  “我说过,我的目标,从来都不是这小小的禹梁族。”

  “你,是在讽刺为父吗!”

  自己毕生所重视的,玉梁绍今生所渴求的,在玉梁煌处却被说的一文不值,玉梁雄感觉这是莫大的讽刺。莫非自己真如玉梁煌所言,目光短浅吗?

  “讽刺你,毫无意义,父!亲!”

  玉梁尚、玉梁煌之母本为奴隶,后因育下两子被破格提拔为族首夫人,但始终不为玉梁雄所喜,哪怕最终病逝,也不见其有半分关注。这般情形下,要说玉梁煌对玉梁雄有什么好感,自是不可能。更遑论如今的玉梁煌来自另一个世界,自是不可能平白为自己多找出这么一个‘父亲’。

  玉梁煌转过身,看向簇拥着的禹梁族人,此刻每一个人的目光皆集中在他身上。

  锵!

  提庐枪高举,玉梁煌枪锋指天,高声道:“吾,玉梁煌宣布,今日起,退出禹梁族,建立属于吾自己的部族,名号武都,谁愿与我同行!”

  退出禹梁,令立武都,简单八字,却令在场之人皆感震惊。玉梁尚从玉梁煌身后看着万人之前,那道持枪指天的身影,不觉有些恍惚,眼眶泛红。

  “娘亲,你看到了吗,煌弟他……”

  迈步,上前,单膝跪地,双手抱拳,玉梁尚道:“玉梁尚,愿跟随主上,执马持镫,誓死相从!”

  “大哥,请起!”

  玉梁煌双手搀扶起玉梁尚,未来的武都玉隅,有了第一块基石,但玉梁煌相信,玉梁尚绝不是唯一的一块,偌大禹梁族,总会有人有野心,有豪情,拼搏未来。

  “玉梁煌当世英雄,吾虽无名,也愿追随。”随后,人群中走出一少年,约莫十三四岁的样子,一身白衣,俊朗不凡,如玉梁尚一般屈膝跪倒:“在下少微,愿追随主上,建不世功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霹雳天下之逆命皇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送外卖的陈平只为原作者乐寻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乐寻远并收藏霹雳天下之逆命皇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