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祭武决风云变,提庐枪出挑皇城。玉梁煌一枪在手,冷放豪言,以一己之力,挑战北隅四大剑派高手。

  “玉梁煌,玉梁,莫非是禹梁族人?”客栈二层楼,北辰胤观战剑祭台,听闻玉梁煌自报姓名,若有所思。

  “禁卫军统领之职空缺若久,若此人真有枪挑四大剑派的能为,查清身份,或可将之安排入禁卫军中,护卫皇城安危。”

  北隅四大剑派,在昔日皇朝强盛之时,一直规规矩矩为皇朝办事,不见有半分造次;如今皇朝控制力减弱,使得四大剑派的野心也随之蠢动。

  北辰胤看着楼下的剑祭台,此刻万众瞩目,若四大剑派败于玉梁煌之手,必然声名大损,那皇朝或也可从中做手,割下块肉来填补元气。

  “此人,不一般……”北辰胤关注剑祭台时,玉梁尚目光同时紧锁着北辰胤。

  至于玉梁煌,他从未担心,玉梁煌既然敢出手,便是有必胜的把握,这是他对玉梁煌的信心。

  “四大剑派,齐上何妨!”和老者过手一招的同时,玉梁煌已看透对方根基,看向老者的目光更是不屑。

  作为一派之主,莫说和玉梁雄相比,比之禹梁族大族老尚有差距,这样的势力竟然都可在北隅屹立,何其讽刺。

  “小子猖狂!”四大剑派同气连枝,见剑夫子出招试探失利,其余两大剑派长老莫先生、褐衣客不约而同,青锋三尺出手。

  一者剑影纷纷百花乱,攻势层叠难觅踪;一者青芒倏出五式连,剑势古拙隐奇变。

  虽不算一流,然剑法剑势,皆有可观可取之处,一左一右,围攻玉梁煌。

  “有点意思,来!”玉梁煌方寸未乱,提庐枪出霸道无双,不退返进,龙抬头、龙探爪、龙摆尾,势若龙跃沉渊,一气呵成。

  只见提庐枪势,荡百花,破缭乱,枪头如龙头,剑者挥剑应招,不过数合碰撞,手上已是酸麻不已。再过数招,挥剑已见迟缓,不及反应,枪头擦肩人现红,倒飞而出。

  再回身,枪对剑,见一方失利,朴拙之剑仍是沉稳不变,大开大合,玉梁煌以沉制沉,点点火星碰撞擦出,又是数合交锋。

  “小小年纪,如此实力,不错。”褐衣剑客冷冷一语,话方落,奇剑出!

  “但仍是不够!”

  奇剑出,取要害,褐衣客剑出同时便已判断玉梁煌紧接三招落处,同时想出了应对之法。

  殊料正剑转奇剑的同时,也是堂正枪势改易之刻。

  刹那奇剑会奇枪,同为奇招,同为险招,却是剑短一尺,枪长一分,提庐横扫翻荡风云,褐衣客无奈回剑自保,直接被拍出剑祭台上。

  “煌弟之修为,愈发精进了。”玉梁煌的精彩表现,使得玉梁尚赞叹不已。

  而北辰胤心中,则对玉梁煌的兴趣更是多出了几分。

  “小友枪法精妙,令人赞叹。”此刻,台下缓缓走出一人,斯文清秀,文质彬彬,颌下一缕胡须轻捻,看上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霹雳天下之逆命皇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送外卖的陈平只为原作者乐寻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乐寻远并收藏霹雳天下之逆命皇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