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族议马上便要开始,玉梁煌到底什么时候回来。”

  禹梁部族的议事厅内,距离族议尚有一段时间,大厅内却已坐了八个人,禹梁部族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十位族老,此刻列席的便已有七个人。

  玉梁尚的面色相较前几日,愈发苍白了几分,族议逼近,玉梁煌下落未明。好不容易笼络起来的力量开始动荡不稳,这几日为了安抚这七老,耗费了他太多的心力。

  “王牌,往往是在最后方出。”玉梁尚眯着眼看着屋内的七人,“六族老,稍安勿躁吧。煌弟再有一会便回,在那之前,我们先会会他们吧。”

  玉梁煌何时回返,甚至是否能回来,玉梁尚都不知道。他知道的是,此刻自己不能乱,自己不乱,人心才可稳定,这群墙头草,才不会摇摆倒戈。

  “就怕三弟,回不来了啊。”这时,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从厅外传出。

  玉梁绍迈着步子走进族议厅,身后还跟着三名族老。

  玉梁绍的卖相不错,身材挺拔健壮,披着兽皮衣,倒也称得上英武不俗。只因为眼角不时流露的阴沉,破坏了这份感觉,反叫人不自主的生厌。

  “见过大哥。”玉梁尚道。

  纵然不睦,玉梁尚的礼节仍是全无可挑剔之处。

  “哈。”玉梁绍冷笑了一声,在玉梁尚对面坐下,目光看向玉梁尚上手空缺的位置,眼中的冷杀之意一闪而过。

  禹梁部族从属于北域皇朝多年,无数禹梁健儿为北域皇朝而战,埋骨沙场。

  然而北域以剑为尊,其余兵器使用者在北域境内难得尊重,更遑论踏上高位,有功而无位,禹梁部族之内对北域皇朝之不满经年累计,已达到一个相当恐怖的地步。

  时值近期,北隅皇朝内部权力争斗,真凤假凰两名皇子激斗,皇城之内狂潮不止。虽然最终北辰元凰成功夺回皇位,但皇城上下文武官员已是被大大清洗了一遍,元气大伤。

  值此特殊时期,以玉梁煌、玉梁尚二人为首,有意让禹梁族展现其实力,为族民在皇朝中争取更多话语权,却受到了以大族老、玉梁绍二人反对,族中势力自此分裂为两派。而禹梁族首仍是闭关修行,醉心武道,仿若未觉。

  依据族中惯例,族首未传令,若遇关乎部族走向之大事,则由十老共同决议而定。而族中十老,玉梁煌一方争取到了七位,虽心思各异,但皆是怀有野心,欲借此机会重新划分权力之人;而玉梁绍身后的三位族老,则是担心部族之内权力变化导致自身权势受损,因此站在了玉梁绍身后。

  有若水火般的两派,明争暗斗不止至今,但根据族规,族议之后,无论结果为何,皆不可再有异议。

  “那现在,便开始族议吗,大族老。”玉梁绍看向那个仅次于族首的位置,那个族中最为年迈的老人,发须皆白,手持一根平平无奇的木杖,总是时不时剧烈的咳嗽着,让人生出命不久矣的错觉。

  “等……等……”大族老剧烈的喘息了几口,方才平复了语气,缓缓道:“族首,要……要来主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霹雳天下之逆命皇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送外卖的陈平只为原作者乐寻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乐寻远并收藏霹雳天下之逆命皇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