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之上,却见山石移开,露出地下暗道通口,一道人影自暗道之内缓缓爬出,一身烟尘泥土,赫然正是——北辰元凰。

  狼狈不堪,已不足形容此刻的北隅之君,自北辰胤来喽让北辰元凰离开那一刻,北辰元凰便知,战局已倾,无力挽回。

  他走的决然,走的无情,他并非不愿同父亲共生死,但他更明白,自己的责任。

  他是北辰皇朝的象征,延续皇朝的最后希望,所以,哪怕苟且偷生,他,仍要活下去,这是他的责任。

  然而,随后的两声诗号,两道身影,彻底断绝北辰元凰逃生之路,双枪拦路,誓断北隅真龙运数。

  “大江拍岸去,卷起千堆云,一片浪潮滔天尽,万里深。”

  “山河千里,五岭北来峰在地,城阙九重,九州南尽水浮天。”

  浪腾云、玉梁尚,玉梁煌今生最为信任之人,亦是玉梁煌为北辰元凰安排的最后杀招引动。

  北辰元凰气空力竭,疲惫不堪,面对久侯多时的二人,二人以及身后的武都人马,顿入生死险关。

  “你们是……”

  “玉梁尚,这位是浪腾云。”对面虽是生死之敌,不容放过之人,玉梁尚仍是斌然有礼之态:“奉武都之主玉梁煌之命,特来送元皇,上路!”

  在内,他是玉梁煌的兄长;在外,玉梁煌是他的主上,这一点,玉梁尚分的很清楚。

  “又是,玉梁煌……”玉梁煌此人,北辰元凰曾听北辰胤几度提起,更知北辰胤曾数次亲访欲将之延揽至皇朝。

  但最终,走上敌对,不仅如此,北辰胤更在天剑湖一战铩羽而归。

  然而至今,北辰元凰对玉梁煌之印象,只有方才战场上的一面,而如今的绝命围杀,让北辰元凰,将那个人,那张脸牢牢的记在了心内,永世不忘。

  “玉梁尚敬元皇身份,还请自行了断吧。”玉梁尚说道:“吾和浪腾云会为元皇收埋,必不损一国之君威仪。”

  自行了断,仿佛已是最大恩赐,北辰元凰只觉满心苦涩,却知无从反驳,如今的他,对上玉梁尚二人,绝对的有死无生,自行了断免取其辱,仿佛已是最好结果。

  “还请诸位,留下北辰元凰一条性命,北辰元凰愿意归降武都。”

  出人预料的举动,却是北辰元凰对生的渴望,双膝蜷曲,以头抢地,面对玉梁尚二人,面对武都士卒,这一刻的北辰元凰无比卑微。

  “元凰受北辰胤这奸臣蒙蔽,方才兴兵对抗,酿下大错,如今北辰被灭,皆是我等咎由自取,怪不得梁皇。”北辰元凰声泪俱下,诚惶诚恐,对着玉梁尚二人连连磕头:“如今北辰灭,正是天兵来到,救百姓于水火,元凰愿入武都,为一小卒,为武都略尽绵薄之力。”

  “这……这便是北辰元凰吗?北辰皇朝之主?”见北辰元凰如此模样,浪腾云不由愕然。

  贪生怕死,更辱己生父,全不见半点王者风范,甚至连一般街头武者的血性气节都没有,这样的人,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霹雳天下之逆命皇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送外卖的陈平只为原作者乐寻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乐寻远并收藏霹雳天下之逆命皇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