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隅皇城,战火至终端,玉梁煌众人闯入,北辰元凰、北辰胤二人苦心布置针对般若海等人的杀局,尽数告破,北辰皇朝倾覆只在顷刻之间。

  “阁下为何救吾。”方才邓九五的双绝掌气逼命,若非映朝阳伸手,玉梁雄自问绝无逃生的机会。

  “玉梁雄、玉梁绍,你们二人离开吧。”映朝阳说道:“你们二人一为玉梁煌之父亲,一为其兄长,相信他也不愿看到你们二人战死于此,如今北隅大势已去,未来如何作为,你们尚有思考的空间,离开吧。”

  又是因为玉梁煌吗……

  玉梁绍闻言,心中的怒意又升起了几分,但还是被他藏起,眼前的形式比人强,他愤怒,却非无谋。

  看了眼此刻收剑立于映朝阳身侧映鸿雪,玉梁绍心思一转,再睁眼已是一片温和清明之色:“唉,父亲,走吧,还请前辈转告小弟,这份恩情,玉梁绍记下,未来若有需要,玉梁绍必然拼死回报。”

  “绍儿,你……”听闻玉梁绍之言,玉梁雄的眼内闪过一抹亮彩,再看向已经被众人包围的北辰胤,也不再纠结,随即离开了战局。

  北辰元凰大势已去,吾可不能陪葬在此!

  十道灭元阵遭猎首驰雄插入连杀数名鼓者,鼓阵失衡,皮鼓师落入下风,心生退意,再出极招断后:“砾金碎玉祭神曲!”

  一鼓雷动,却见鼓者手中之鼓同受真元牵引,未击而自响,声声鼓震,汇成霸道无伦之雄音,崩天裂地,直逼地理司、猎首驰雄二人。

  “猎首八荒?武驰四海!”

  “荡魔之元!”

  猎首驰雄、地理司同出上乘招式以应,三招对垒,猎首驰雄终是根基有差,退步见红;地理司纹风不动,然而直到烟尘散去,战场中已不见皮鼓师踪迹。

  “被他走脱……”地理司随即转向玉梁煌一方,看着此刻正和东方鼎立包围北辰胤的玉梁煌,心思难测。

  北辰元凰乱战之中脱逃,直奔北辰内廷,北辰胤紧握北辰青锋,一人挡关,只为让北辰元凰能有更大的逃生之机。

  “玉梁煌?你便是大哥所说的那人。”东方鼎立冷漠活动的脖颈,目光紧紧的盯死在北辰胤身上:“你虽然救了我们兄弟,但,东方鼎立的猎物,不容他人插手。”

  “北辰元凰逃脱,你要狩猎可以,但玉梁煌不会纵容纵虎归山之举动。”

  “有意思,你是第一个敢对东方鼎立如此说话之人。”长日狂阳一挥,东方鼎立对于玉梁煌所言,不仅不怒,反而大笑道:“可以,吾不会影响你狩猎的时间!”

  话语落,人已出,东方鼎立功提十成,只为一个目的,速战速决!

  “凰儿,无论如何,你一定要活下去,尽到你的责任!”

  刀倒提,狂阳一刀开酆都,亦象征,一场死战,开幕!

  北隅栋梁北辰胤凛立其中,横剑一挡,激荡尘埃,人退步,更添死战意志。

  “杀!”掌、剑并用,双式连攻,东方鼎立以肘应掌,以刀回剑,熊熊火浪再度燃烧升腾,好似祝融肆虐,炎帝盛怒。

  北辰胤极运已然枯竭之真元,青锋一划,再现百千剑气,直斩火浪。

  乱战交错,东方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霹雳天下之逆命皇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送外卖的陈平只为原作者乐寻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乐寻远并收藏霹雳天下之逆命皇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