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隅地界,任平生尽卸心中之事,带着玉梁煌自夸幻之父处所得药丹一路悠哉而行,不紧不慢,却是悄然已近武都地界,也就是原先项党部族地域。

  “北隅风貌,已和吾昔年所来大为不同,可叹。”

  作为曾经赫赫有名的第一导游,任平生自也来北隅游历多次。昔日所见,国强民富,一派盛世景象,而今虽不算民不聊生,但任平生却也自百姓眼中看到些许迷茫不安,昔日的‘天都北隅’想要重建,无疑还有着相当长的历程。

  “嗯?气氛不对。”

  只见武都之外,戒备森严,泾渭分成两股势力,虽皆是在护卫武都,但一者分明是北隅皇城禁军,任平生见状心内暗道不妙。

  “来者停步!”见任平生靠近,负责戒备的少微和剑夫子同声喝道,随后相视一眼,隐隐有不满之色溢出。

  “苍茫行者·任平生,受玉梁煌所托带回其兄长治病药丹,还请诸位引见。”若是一般人被这般呵斥,自会不满,甚至反击,任平生却是不然,仍是一派淡然之姿,解释来意。

  “啊,是主上的朋友。”少微闻言眼前一亮:“还请入内。”

  “放肆!”剑夫子眉头一皱,贵人此刻便在武都族内,任平生身份不明,若任其进入出了事故,对他而言自是不妙。

  “嗯?!”然就在剑夫子欲动作拦阻时,任平生手持竹杖,身不动,目光微凝,无匹气势升起,仅一瞬之剑意,便彻底崩碎剑夫子内心,让剑夫子不敢再升起半点造次之意,硬生生吞下了声响的半截话,默然退到了一边。

  而负责守备的北隅士卒见剑夫子都退让了,哪还敢说什么,连忙退开。

  “先生请。”少微见状大喜道。

  “多谢。”任平生微微颔首,便往武都之内迈去。

  玉梁尚自和玉梁煌分别,同浪腾云回返武都不久,武都便陷入了不小的麻烦之中,一切的起因,只因为此刻端坐于大堂的那一位,北辰皇朝一字并肩王——北辰胤。

  在得知辰胤便是北辰胤那刻,玉梁尚还颇有些惊讶,但随后回想着玉梁煌的表现,分明是早已识破了对方的身份,心中对于玉梁煌又多了几分敬佩。

  而此刻,北辰胤身侧,还站了一个人,禹梁族——玉梁绍,玉梁煌和玉梁尚二人名义上的大哥。

  “玉梁尚,圣上惜才,方才宽限许多时日,本王三度来访,玉梁煌却至今未有露面,你也未给本王所要之答复,北辰胤现今很是怀疑武都之人的倾向。”

  北辰胤缓缓放下手中的茶盏,看向对坐的玉梁尚,目光冷冽,语带杀机。

  玉梁煌枪挑北隅四大剑派,北辰胤父子趁此机会一举将威望大衰的四大剑派收服,可说是为北辰皇朝衰退不少的实力大大回了口血。

  后北辰元凰、北辰胤父子二人商议,现今中原正道对北隅态度明显变化,二者联盟已然可危,与其期待于危急时刻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霹雳天下之逆命皇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送外卖的陈平只为原作者乐寻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乐寻远并收藏霹雳天下之逆命皇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