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命谷内,雄主会梁煌,枪者交锋,十招为约,最后一招,《御宇八字诀》第二式帝辇巡境,划定胜负归属。

  猩红滴落,现场一时静谧,过了良久,猎首驰雄方才缓缓开口道:“是,吾败了,玉梁煌名不虚传,现在,说出你之要求吧,只要不违背吾绿林道义,猎首驰雄豁命也会完成,但这是你我赌约,和吾麾下兄弟无关。”

  “自然。”玉梁煌点了点头。

  败,自有担当,不见颓然,更不差愿赌服输之豪杰气度,猎首驰雄展现出来的品性令玉梁煌心内赞叹不已。

  果然是不能小看了任何一个人,从君子岳到猎首驰雄,皆是原剧中不值一提的小人物。

  但真正能在这个江湖闯荡,创下功业之人,又有哪个是简单的角色?

  士不可辱,玉梁煌心内暗暗打消了借用这个承诺的机会收伏猎首驰雄的念头,转而道:“好,我的条件是,在我返回武都之前,若有外敌袭扰,雄主出手相助武都,抵御外敌,不知可否?”

  武都根基底子,终是薄弱了些,玉梁尚有病在身,少微虽有天赋但当前实力有限,仅凭浪腾云未免力有不逮。

  猎首驰雄实力还算不错,品性也可相信,让其协助也算多份保障。

  “只是如此?”猎首驰雄有些怀疑,要知道他可是奔着玉梁煌性命去的,早已做好了赔命的准备。

  然而玉梁煌的条件,简单的有些出乎他的预料。

  “雄主既为真豪杰,玉梁煌又岂会做那小人,以武论交,不为分高下,只愿能和雄主交个朋友。”

  “嗯?”猎首驰雄静默良久,收起了枪,“猎首驰雄性命但在,你之部族无恙,请。”

  玉梁煌面露疑惑,道:“雄主不需要路观图吗,武都……”

  “若连一点打探消息手段都没有,绿林如何在武林立足?”猎首驰雄挽了个枪花,回头再看了眼玉梁煌。

  便和两名部下悄声穿梭林间悄然退去。

  “咳咳,多谢玉兄出手,否则仅凭吾怕是难以善了。”

  患重玄实力虽胜于擎苍翼、啸平冈二人,但病体拖累导致其迟迟不能将优势转为胜势,若无玉梁煌出手,猎首驰雄来到他必然是凶多吉少。

  可说,玉梁煌的出手,与救命之恩无异。

  “患兄客气了,纵然我不出手,也必然会有其他人见义而为,阁下觉得呢?”最后的问话,玉梁煌却是向着林间一处隐秘之地。

  不得不说,暗处之人隐匿之法非凡,若不是方才和猎首驰雄交手的最后一招,让其有了动作,玉梁煌都发现不了。

  “小友观察细致,老夫佩服。”话语传,只见一面带长髯,气度不凡,正气满身之身影映入玉梁煌和患重玄眼中。

  “老夫,映朝阳,和二位一样同为玉枢令持有者,幸会了。”

  非命谷黑林之内,只闻双锋碰撞不住发出声响,剑气四射划破林间,纵然是非人非兽的异类,也不敢靠近战局所在。

  只见林中,两把兵刃碰撞,一者暗紫幽邃,一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霹雳天下之逆命皇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送外卖的陈平只为原作者乐寻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乐寻远并收藏霹雳天下之逆命皇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