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月落,月落日升,又是数日更迭,魔界一方偃旗息鼓,正道一方暗流不断,苦境大地迎来短暂的和平。http://然短暂之和平,终归是短暂,无论哪方皆知,当双方之战火再燃之刻,便是正邪之争分出胜败之时。

  啸阳谷,昔日神秘之高人点天机有感未来魔祸兴灾,因而铸造诛魔之刀戟。其中的刀,名为神刀天泣,便是于啸阳谷内,借地底三千丈之火淬炼而出,刀剑难毁,掌毒难伤,水火不侵。

  随着魔界入侵之祸愈发严重,受灾百姓愈多,刀戟勘魔之说甚嚣尘上,俨然成为世人最后之希望。而这时,一旦传出勘魔之刀被毁的消息,这份希望将会在一瞬转为更深的绝望。这也是魔君为何明明不在意刀戟勘魔之说,却依然和寰宇藏奇进行交易的缘故。

  “哎呀呀呀,魔君汝真正是劳模中的劳模,搞事不断啊。”啸阳谷外,狂龙一声笑依照同阎魔旱魃的约定来到。

  “哈,不断征战,才有乐趣,否则与死人何异!”阎魔旱魃身后,尚跟着赦生童子,眼前魔界之内可堪一用的大将仅剩下赦生童子、螣邪郎二人;随着圣戟被夺,螣邪郎也无需再固守磁心源,自然被阎魔调回负责魔城戒备。

  “本狂龙对于打架才没兴趣,这次来,是想要看着那把刀断断断,想着那个羽人非獍的刀成碎片,本狂龙心里就有够爽!”

  “嗯?”

  阎魔旱魃本意,是想让狂龙一声笑守护外围,由他带着更为信任的赦生童子深入;但狂龙一声笑如此说,便是拒绝了守在外面。阎魔旱魃知道狂龙一声笑心性古怪,若是拒绝,拂袖而去也并非不可能。

  “那赦生童子,你就守在外面吧!”

  “是!”

  狂龙一声笑数次和正道敌对,难容于正道,使得阎魔旱魃放下了心中戒备,带着狂龙一声笑来到啸阳谷内,看着谷中深坑,深不见底,正是直入地底三千丈之母火坑,神刀天泣冶炼所在。

  “这一下,刀戟勘魔,将成谬言矣!”

  但见阎魔旱魃缓缓抽出神刀天泣,就要丢入火坑之中,就在此刻,谷内林中,忽起二胡声调,如怨如慕,如泣如诉,声声回响,魔君猛然回身,刀气一斩,却见林中,一道白衣黑发的飘逸身影,端坐巨石之上,二胡随着手上动作拉动,仿若在拉奏一曲——挽歌!

  “嗯,是你,羽人非獍!”意外之人,使得阎魔旱魃一瞬惊愕,而就在此刻,诗号声响,再惊烟尘八方,红色的披风随风鼓荡,走出一道魁梧之战神身姿。

  “飒风沾、问途寒,谁与共饮,谁敢当关?燕戟归命人不还!”

  圣戟神叹重回燕归人掌握,中原战神一荡不世神戟,刀戟齐聚,阎魔旱魃此刻方才醒悟,自身竟是已不知不觉,身陷局中。

  在问一声吼,厉掌至,却是意外之人,直欲取命!

  “魔君不要慌,狂龙一声笑罩你啦!”

  一声狂笑,却是毒掌狠辣,魔君全无防备,登受一掌重创,手中神刀天泣脱手,羽人非獍施展极致之速度,掌握天泣,重配于身。

  “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霹雳天下之逆命皇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送外卖的陈平只为原作者乐寻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乐寻远并收藏霹雳天下之逆命皇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