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海之上,双皇之决,百余招过的最后一招,将二人之决推向最高点。https://

  “血邪令·三灿归元!”

  却见彝灿天以血绘令,一枚令牌隐约而现,随后轰然而落,三灿归元,合天地人之威,便是三波截然不同,却同样磅礴难挡的攻势,倾泻而至!

  “御宇禁章·王天下!”

  御宇八字,玉玺禁章,独我单锋,三式汇流,玉梁煌单锋挥落,皇者龙气登时啸吟九霄,震散第一道攻势。

  然第一道攻势方没,却是第二道攻势席卷又来,霜结冰寒,至极之势,玉梁煌浑然无惧,但见灿黄骁武之姿荡戟而落,一击之威可吞天下,再破匃皇强势第二轮,霜尽寒消。

  再见第三轮,血海之上,更有火海无边,烽火之势,烽火之招,彝灿天携夺命之掌,步踏烽火而来!

  “喝!”

  枪剑一交,悍然应招,霎时乾坤倒转,风云色变,交战的二人,同时呕红,却是皆不退让。

  “御宇禁章·布武天下!”

  血腥,更添皇者战意,皇者,更令血战分外刺激!

  “败一个皇者,确实比败一个强者,来的更为畅快!”

  枪戟同进,布武天下,剑化怒龙盘飞纵跃九霄,戟运崩山断海龙威浩瀚,瞬将血腥邪气扫荡一空,唯见一人,遍洒鲜血,有若断线风筝,倒飞落在诡龄长生殿之上,满身猩红。

  “匃皇啊!”

  祖司命见状,豁毕生命元,催一时根基,强破燕霏実之阵势,骨杖挥落,化一道血芒,强阻众人再上前。

  而此刻,却见云海之上,云雾扩散,笼罩彝灿天,瞬时一道太极图闪烁而过,重伤的彝灿天已是于诡龄长生殿上消失无踪。

  “匃皇?!是那两人!”祖祭司见状,骨杖一闪,两道讯号分别传往血蛛毒林和长生殿之内,回身,却已见诡龄长生殿之战将皆已亡于别见狂华、玉梁尚二人,心中悲愤无比。

  “你们,该死啦!”豁尽命运爆提而出的功体,展现非同寻常的强悍之能,祖祭司以命相搏玉梁尚、别见狂华二人,二人都看出祖祭司乃是搏命而战,困兽之凶,故只困而不战。不多时,祖祭司命元耗尽,再被玉梁尚一枪穿透,随后别见狂华神无剑转封喉,诡龄长生殿之祭司身亡。

  而此刻,燕霏実已是护着玉梁煌踏上了神秘的诡龄长生殿,沿途阻拦药人,却是难能阻挠二人脚步哪怕半分。

  “梁皇感觉如何?”燕霏実问道。

  “彝灿天,不差。”

  玉梁煌再一次擦去嘴角的血迹,能领导诡龄长生殿称雄一方,在原本的历史上,更合一页书大战一场。匃皇实力,自是不容小觑。

  但如今一者重伤,被人狼狈救走,一者却已占领诡龄长生殿,二人之间的差距,已可看出。

  “只是此番,月余不能动武了。”想到这里,玉梁煌苦笑着摇了摇头。而二人脚步渐近,已是踏入了诡龄长生殿核心区域。

  “你,你们是?”却见一名身材曼妙,面戴珍珠链,身披皮草,包覆着头巾的少女此刻正在殿中,看到玉梁煌二人面露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霹雳天下之逆命皇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送外卖的陈平只为原作者乐寻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乐寻远并收藏霹雳天下之逆命皇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