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了,别装了。”姜卓撇了眼王赢“如果能找到把理查弄晕的那个人,我就不会坐在这里和你这么聊了,你现在这副皮赖脸不承认的无赖流氓嘴脸,真的是一点狼巢狼王的样子都没有,真不知道你是如何统领狼巢的,让人看到的慢慢的都是那种不入流的小伎俩!”姜卓这话刚一说完,王赢还没有吭声呢,侧面的灰血冷嘲热讽的开口了。

  “谁说他是狼王的,狼王是我,你认错人了。”灰血明显调侃的语气,显然,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他们自己私下怎么损王赢,那都行,哪怕打骂都成,别人,瞪王赢一眼都不行,灰血刚说完,李垚跟着笑了“不对,我也算,一三五七是我,二四六是你,和王赢根本没有关系,你们骷髅是什么情报系统啊?连狼王是谁都分不清啊?”两个人你一句话我一句话的调侃着姜卓,王赢多会来事啊,他赶忙抬手抱拳,冲着李垚和灰血两个人开口“两位狼王好,不知道哪个是公的,哪个是母的啊!”

  王赢话音刚落,就看见灰血和李垚两个人叫骂了一句,冲着王赢就扑上去了,直接就把王赢按倒再了地上,照着王赢就开始招呼了,王赢这一顿惨叫,姜卓看着面前的这一切,是真的超出了他的理解范畴,他皱着眉头,一脸蒙蔽的看着李康,李康早都见怪不怪了,他冲着姜卓笑了笑,示意让他别管这些。

  姜卓叹了口气,他心里面也清楚,有李康的关系架在这里了,这个事情,只能不了了之,他和李康之间的感情,一点都不比亚伯拉罕差,而且这个事情,其实也不算是亚伯拉罕的事情,是亚伯拉罕朋友的事情,这样比起来,姜卓也知道没法追究了,但是这些话,肯定是不能摆在明面上说的,大家心知肚明就好的,但是王赢这死不认账的这种无赖嘴脸,与之狼巢狼王的身份,也是真的出乎了姜卓的预料之外,这种地方的硬件设施本来就十分落后,酒吧里面的监控也早都被代耀给清理干净了,啥都看不到,昨天晚上所有在酒吧游玩的客人,也都统一的什么都么有看到,他也是真没辙了,这算是一个哑巴亏,不过说白了,这不是好事,也是好事。

  布欧从边上不敢吭声了,亚伯拉罕心里面也琢磨过来了,只能叹了口气,看着王赢他们若无旁人的打闹着,姜卓从边上双手抱拳“康哥,事情就这样吧,我先带着兄弟们回去了,有些手头上面的事情还得处理,等着我处理完这个事情之后,亲自去找你,咱们两个再好好喝他个三天三夜,不醉不归!”李康也赶忙起身,他与姜卓两个人再次拥抱,他盯着姜卓脖颈处的那一道伤疤,这条命能捡回来,也是真的不容易。

  这会儿,边上的王赢和灰血,李垚三个人之间的打闹也停下来了,也都累了,王赢靠在边上,气喘吁吁的,姜卓对这王赢,也是真的没有啥好感,他从边上冷笑了一声“王赢,我劝你一句,天狂必有雨,人狂必有祸,做人与做事,千万别太过,另外,随时欢迎你们狼巢出一支精锐部队,与我们友好比较一下。”

  “还是别比较了。”王赢从兜里面给自己点着了一支烟,挂着一脸无所谓的态度“好好的当你们佣兵界的扛把子,好好的当你们的第一大组织吧,这瞎比较不好,我不想当第一,枪打出头鸟吗。”王赢言语之中异常的嚣张“我不怕淋雨,下冰雹都没事,我也不怕祸事,都已经习惯了,至于做人做事,怕你是没资格教我,相反的,你还得好好的和我学学。”“学你如此的厚颜无耻吗?”“嗯,这是其中一项,必不可少。”

  亚伯拉罕这一下就快急了,眼瞅着就要骂街了,被姜卓一把就给拉住了了,他狠狠的看了王赢一眼,带着人转身就离开了,看着这些人走了,王赢抬头,看着灰血,李垚,以及侧面的李康,他微微一笑,长出了一口气,眼神当中带着一丝的落寞,再也没有了刚刚那种嬉笑玩闹,玩世不恭的样貌“回家了,兄弟们……”

  次日下午,夕阳西下,残阳的余晖映照大地,一辆车子,停在了八角墓园入口处,守墓老人赶忙从床上坐直了身体,他看见了一个一身白色西装的白发男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狼与兄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送外卖的陈平只为原作者纯银耳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纯银耳坠并收藏狼与兄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