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声简单又宏大的梵音再次震荡天地,让人心神震动,但却也没有任何惊人的威能显化,甚至没有什么强烈的元气冲击。

  就连那名排在首位,被杀死的老僧都没有绽放出什么威能。

  他体内的真元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

  然而所有的修行者都知道没有人的真元会平白无故凭空消失。

  它去向了何处,这是一个令人费解的问题。

  但此时令所有修行者,尤其是关陇大军这边的修行者最为心悸的是,他们更为清楚,是什么样惊人的意志力和忍耐力,能够让一名强大的修行者竟然在身体被洞穿,在被杀死的时候,还能如此控制住体内真元的去向。

  一般的修行者,在濒临死亡的时候,恐怕体内真元潜意识里的反击都不受人控制,根本压制不住。

  这种感觉,就像是普通人手上突然被淋到滚烫的热油时,根本不缩手一样,是极难控制得住的。

  然而不只是第一名苦行僧如此,在这简单而宏大的梵音震鸣天地时,嗤的一声轻响,那股通红锁链般的可怖元气又洞穿了紧随其后的第二名老僧。

  那名老僧如同精铁一般的肌肤和血肉被瞬间洞穿,大量的烧得枯焦的血肉和骨骼碎片,就像是道路上无比干燥的烟尘一般,从他的胸前和背后不断的涌出。

  然而依旧没有任何强大力量的冲撞。

  这名在漠北不知苦修了多少年的老僧体内的真元依旧不知道瞬间去了何处,哪怕是那些带着烟尘般涌出来的劲气,也只不过是炼狱神王的这股元气力量的略微流散。

  瞬间杀死两名来自漠北的苦行僧,所有这些关陇的修行者心中却都生出很怪异的感受,尤其是炼狱神王,他心中的感觉更是怪异。

  在此之前,他当然觉得很强大。

  他当然觉得自己可以杀死这些苦行僧。

  然而此时他轻易的杀死了这两名苦行僧,他的心中却没有生出自己很强大的感受。

  “唵!”

  也就在此时,诸多呢喃般的诵经声又似乎在天地间堆积起来,天地间响起了第四声宏大的梵音。

  而第三名老僧,也在此时死去。

  他和前面两名苦行僧一样,被这股如同融化了的铁链般的元气刺穿了身体。

  依旧没有任何的威能显化。

  天地间似乎只有元气在共振,但这种共振似乎并没有产生任何实质性的威能,就连天空之中的云气和光线都没有任何的变化。

  天空之中的云气和光线没有变化,便说明没有出现恐怖数量的天地元气的搬运,没有出现因为大量元气的瞬间移动而造成的光线扭曲。

  然而炼狱神将的视线却是骤然模糊了起来。

  不只是他,就连他身旁不远处的彻天神将的视线都有些模糊起来。

  他们视线里所有的人的身体,都出现了略微的扭曲,变得不太真实,与此同时,所有传入他们耳廓之中的声音,也变得缥缈不定,有些似乎突然变得很远,有些却是突然变得很近。

  再接下来一刹那,他们的肌肤突然变得滚烫起来。

  明明他们身体周围的空气温度似乎没有任何的变化,但他们的肌肤上,却似乎有看不见的火焰在流淌,在无形的灼烧。

  “断识神诀?”

  明明这种灼烧似乎只是假象,连他们肌肤上的汗毛都依旧如故,没有焦枯,然而炼狱神将却是已经不可置信的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平天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送外卖的陈平只为原作者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罪并收藏平天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