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中午时分,周昂准点儿到了县祝衙门。

  打卡,蹭午饭。

  身后跟着一辆车,破毡布蒙在车上,叫人看不清装了什么。

  周昂带路,陆春生仍旧是把车子赶到了衙门的侧门,从马厩那个方向进了衙门——消息一传过去,三分钟不到,这边车子也就刚停好,周昂一回头,发现所有人全都到了,除他之外的十个官方修行者,一个不落。

  周昂一下子就全都明白了。

  也不费话了,没必要寒暄什么,把陆春生打发到马厩那边去等着,看看院子里的仆役也都早就被远远地打发开,他直接就揭开了毡布。

  硕大一只野猪!

  灰白的底子,黑色的斑块,体型一看就精干而不肥硕。有獠牙,还不短,即便已经死了,七窍流血、胸口也是黑乎乎的一团污血,但一眼看过去就叫人知道,这野猪哪怕是没成精,也是大山深处足以跟吊睛白额虎硬撼的存在。

  就是俩字:野,悍!

  毡布一揭开,大家齐齐地倒吸一口凉气。

  片刻之后,就开始乱纷纷地围上来。

  方骏最是着急忙慌,惊叹于这只野猪妖的体型之大、体态之凶悍之余,第一个就抢着过去,扒拉开猪耳朵看了一眼。

  这一看,他的眼睛顿时瞪得老大!

  周围几个看见的,又是齐齐的倒吸一口凉气!

  “乖乖!”

  冯善下意识地嘟囔了一声。

  除了他之外,看清了猪耳朵后面那三根特殊的毛的人,竟再无人出声。

  一时间,明明十几个人站这儿,偏偏气氛说不出沉默与吊诡。

  这是一只七品妖怪的妖尸,而且还是一只体型如此硕大、连死了都自带几分凶悍的七品猪妖的妖尸,给它的天敌和对手们,所带来的天然的震撼。

  高靖和杜仪也很快就过来看——看清的那一刻,两人也都是无语,高靖下意识地就挺直了脊背,紧紧地抿起了嘴唇,一脸肃然。

  片刻后,他抬头看向周昂,那眼睛的光,复杂之极。

  惊叹、羡慕、不能置信……等等等等。

  最后才是一种询问的感觉。

  周昂没等他说出来,笑了笑,道:“巧了!”

  又是巧了!

  高靖的嘴角抽了抽。

  他本就不是那种没有容人之量的上司,周昂不但是他亲自引入县祝衙门的,最近几个月更是频频给他带来惊喜、带来功绩,他对周昂,绝对是信之、服之、宠之、纵之、重之、任之,这个时候,对于再次给自己带来惊喜的这位麾下大将,他当然不会有任何的不满。

  只是……他也绝对不会相信“巧了”这种话!

  方骏像个傻子一样,过了好大会儿才回过神来,深吸一口气,却是忽然扭头看着周昂,道:“七品的这个……这大家伙……杀的时候什么感觉?”

  “什么什么感觉?没感觉呀!”

  “是不是……是不是……我是说……就好比你把一个小娘们摁那儿,特别好看,特别媚的那种,剥光了,摁那儿,你就啪啪的……是吧?到最后,那一下……对不对?是不是那种感觉?”

  周昂无语。

  众人皆笑。

  大家这一笑,气氛渐渐就缓和过来了。

  震惊虽则还是震惊,但初见之下的那种震撼的感觉,毕竟还是被冲淡了——毕竟大家都是官方修行者,妖尸见的是真不少。

  但方骏见众人笑,反而着急了,“你们笑什么呀!我说的是真的?这……七品呀!这么大个儿,这得多厉害你们知道吗?”

  “不对,你们知道的呀!这是入他娘的七品的大猪啊!”

  这下子没人笑了。

  方骏这种震撼的感觉,众人又何尝没有呢?

  妖怪妖尸都是见惯了是不假,就算是新进如陈翻陆进,此前也跟着见识到了众人击杀狼妖的过程,就算是比较废如卫慈,没什么本事亲自动手击杀妖怪,可妖尸也见过至少几十了,再说了,前不久周昂刚用这同样的一辆车拉来过一只熊,大家也都是见过的——当时也是都震撼的不行了!

  然而,野猪,獠牙,强壮,凶悍,最关键的是,七品!

  当这些元素凑到一起,饶是见惯了妖怪凶悍的他们,也是不由得不瞠目,不由得不震撼。

  这个时候,近乎总结一般,杜仪道:“如此凶悍的妖怪,也就是子修敢独自当之,也能独力杀之了!”

  众人皆下意识地随着颌首。

  被杜仪这么夸,周昂反倒略有点不好意思,道:“这个真的是……”

  憋了半天,他还是那俩字,“巧了!”

  没人信他!

  大家都呵呵一笑就罢。

  当然,大家都不知道的是,面对大家此刻的震惊、赞叹、不能置信,等等诸般情绪,周昂是真的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的。

  因为对他来说,当时杀死这只猪妖,是真的太轻松了!

  如果没有后续的逃亡,单纯只说杀死这猪妖的过程,可能比屠户杀猪还要来的更加简单、更加从容。

  但偏偏,他知道的,这个话绝对不能说!

  独力杀死一只一看就凶悍的七品猪妖也就罢了,你还非得说杀的很轻松……这不是摆明了装逼显摆么?

  在这方面,周昂还是很低调的。

  过了一会儿,大家围着这车子上的野猪妖啧啧惊叹、小声议论的工夫,杜仪忽然又笑道:“七品呀,这份功绩可不小,子修,我的公文该怎么写,你有腹稿了么?”

  这就是问周昂准备给自己留多大功劳了。

  按道理来说,妖怪是周昂自己猎杀的,他非得要自己揽下所有的功劳,也没人有资格质疑什么,但一来县祝衙门内风气如此,很多时候大家对这个功劳,都并不是太过在意,往往会按需分配、按急分配。

  更何况周昂自从进了县祝衙门,始终都是推功、让功的那种人,而且现如今大家也实在是够熟,所以杜仪此刻才会有这么直接的一问。

  而且反过来说,七品猪妖,这份功劳够大,也足够分了。

  周昂也是从来不在这种事情上客气,闻言径直笑道:“伯驹首功,先把他送上去,拿到晋升的丹药再说。我的功劳尽可能少,带一笔即可,但银子我全要!”

  方骏闻言回过身来,傻乎乎地呵呵笑,用力地拍拍周昂的肩膀。

  杜仪笑着点点头,这是他能猜到的答案,于是道:“若是单为了丹药,首功给伯驹都有点浪费了,不过也罢,那就给他吧!待会儿我就写公文,报喜!”

  在报喜这两个字上,他特意咬了重音。

  周昂上午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匹夫仗剑大河东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送外卖的陈平只为原作者刀一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刀一耕并收藏匹夫仗剑大河东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