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锐的声音不高,却铿锵有力,足以保证每一个凶兽的后裔,都能够听到。

  但是唐锐这番赤裸裸的挑衅,并没有王者的后裔回应。

  这些王者后裔的智慧,并不比人差,甚至可以说,它们每一个,都很精明。

  这一次机缘难得,灵气之源的爆发注定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好处,它们这些人都是竞争者。

  虽然它们之中,有人认为自己比庚金之虎强,但是它们不愿意将自己的力气浪费在一个人族的身上。

  毕竟,和一个注定要被击杀的人弄成两败俱伤,这可不是它们喜闻乐见的。

  唐锐第二遍说出谁来一战的时候,依旧没有回应。

  涂刚看着四周那些没有行动的王者后裔,就准备将还在挑战的唐锐拉回来。

  这种时候,还不赶紧的见好就收!

  可是就在涂刚准备拉唐锐的瞬间,就听唐锐突然大声的道:“我是第一武院唐锐,谁敢和我一战!”

  我去,怎么如此的直截了当,而且声音更是响彻雷霆。

  听到这话的秦占雍等人,一时间个个面皮发紧,心说老大,您能不能消停点。

  如果这些凶兽的后裔一拥而上,那后果可是不堪设想!

  正当他们心中发紧的时候,就听唐锐继续大吼道:“我乃是第一武院唐锐,尔等谁敢与我一战!”

  这一声,隐含不动明王印的威势,可谓是威震四方。

  不过唐锐这一次虽然显得很威风,但是却没有人真的和唐锐动手,毕竟这些凶兽的后裔,它们都在注意着彼此的动作,都不想自己浪费力气。

  “我乃是第一武院唐锐,你们有谁不服,尽管来战!”

  在唐锐的喝声再次响起的时候,一只飞驰在虚空中的巨鹰,轻轻的挥动双翼,瞬间离去。

  很显然,这位虽然不准备出手,但是同样也不愿意再听下去了,最起码眼不见心不烦。

  而这苍鹰的离去,就好像打开了一只魔盒,也就是一分钟的时间,那些盘踞在四方的凶兽后裔,都已经离去。

  唐锐这边,依旧在不管不顾的大喝,只不过此时回应他喝声的,早已经没有了。

  “唐锐,小师弟你别喊了,都已经走了。”涂刚惊喜交加的问道:“你怎么知道,它们都会走呢?”

  “赌的!”唐锐在涂刚面前,倒也没有装大瓣蒜,老老实实的道:“我就是赌它们的心理,别人出把力,自个儿占便宜,谁也不愿意跟我一战,损失了实力。”

  “所以,我在挑战的时候,就有八成把握。”

  涂刚点头,唐锐的挑战看上去很威风,但是涂刚却明白,这和唐锐刚刚击败庚金之虎造成的威势有关系。要不然,那些凶兽的子嗣,恐怕第一时间就将唐锐吞下去。

  秦占雍等人此时也朝着唐锐围了上来,其中作为镇守使的老者,第一个朝着唐锐道:“唐锐,虽然咱们两个交情不深,但是我还是想说一句,你来的太鲁莽了。”

  “你这样的人,怎么可以将性命牺牲在此地,你可知道,你的性命是何等的重要。”

  “我们这些人,死了也就死了,但是你这样的英才,我们人族很少,你应该成长起来,担负更大的使命。”

  老者的话说的很尖锐,但是唐锐却能够感应到老者话语中的关心,他笑了笑道:“镇守使,我已经来了,现在也走不了,就和它们拼一把。”

  “更何况我也不认为,自己就弱于它们!”

  老者无奈道:“你既然有心,那就小心一点,如果遇到这些凶兽后裔一起进攻,你立即离开。”

  “逞英雄,也要看时候嘛。”

  看着老者那花白的头发,唐锐没有再反驳。他知道这位镇守使的说法虽然有些偏颇,但是内心里却都是为了他好。

  在这位老爷子去安抚地下城的民众后,秦占雍搓手道:“唐锐,我们镇守使就是这个脾气,你不要放在心上。”

  “师弟,路老的性格就这样,看在师兄的面子上,这件事情你不要记在心上。”涂刚拍了拍脑袋,脸上有些尴尬。

  唐锐摆手道:“这都是小事情,路老是为我好我知道。”

  说话间,唐锐朝着四周聚集的足足有数十位的人群看了一眼道:“你们接下来,准备怎么办?”

  涂刚不吭声,这件事情上,他没有什么发言权。怎么办,还是要看秦占雍。

  秦占雍摇头道:“唐锐,如果没有王者的封锁,我们自然是以最快的速度去下一个地下城。”

  “可是现在,王者封锁了此地,我们根本就离开不了,所以我们能做的,只有等。”

  说到此处,他的神色很不好看:“那些王者的后裔虽然现在选择了离开,但是我觉得那是因为它们没有达成协议,一旦它们彼此之间商议好,就不会单独对我们这些人攻击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我有一张沾沾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送外卖的陈平只为原作者宝石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石猫并收藏我有一张沾沾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