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院静寂,唐锐持剑而立!

  此时的这个小院四周,有上百四象宗的武者守卫,虽然不能说泼水难进,但是一般的武者,根本就难以接近这小院。https://

  陆远棋和元朗看着静立不动的唐锐,神色中充满了无奈。

  他们过来是要向沈天行禀告事情的,却没有想到,持剑而立的沈天行,一直就这么站了三天三夜!

  他们自然不敢打搅,可是司空难已经到了玉京城外三十里。

  如果这个时候不通知沈天行的话,那么他和司空难的一战,恐怕就难以进行。

  而沈天行绝对会落得一个避战不出的名头。

  对于四象宗而言,沈天行的名声,比之他们四象宗的名声都重要十分,所以此时,他们很着急。

  如果沈天行真的不如司空难,不战他们也愿意,可是在他们的眼中,沈天行的修为,绝对不会弱于司空难。

  “怎么办?”陆远棋低声的朝着元朗问道。

  元朗看着陆远棋,眼眸中全部都是诧异,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师叔竟然请教自己。

  两个人在宗门中的地位可以说是天壤之别,元朗虽然是沈天行的好友,但是改变不了他修为还没有达到知意的地步。

  一个不能够知意的弟子,在四象宗中,并没有什么地位。

  元朗要不是有沈天行好友的身份,根本就没有资格站在这里。但就算是这样,元朗依旧觉得自己和陆远棋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师叔,您这是问我吗?”

  陆远棋没好气的朝着元朗看了一眼道:“不是问你,你觉得我是问谁?难道你觉得我是在问他们吗?”

  陆远棋口中的他们,是四周那些值守的弟子。

  论起修为,元朗的修为自然是不如这些四象宗的弟子,但是此时论起地位,众人和元朗却是不能比。

  毕竟元朗的身份,很不一般。

  元朗快速的摆手都:“您可以请示宗主啊?”

  “宗主让我自己随机应变。”陆远棋将随机应变几个字说出来的时候,觉得自己牙都有点疼。

  随机应变,这让他如何随机应变。现在这种时候,他自然不敢打断沈天行的参悟,但是那司空难已经来了。

  司空难是造化境的强者,司空难更是以往,压制了云九霄多年的人物,虽然两个人传说之中并没有什么交情,但是说不定两个人就惺惺相惜。

  更何况,随着元九霄被沈天行斩杀,沈天行和司空难同时登临造化,两个人已经差不多被整个红尘世界的人用来相提并论。

  支持沈天行的说,说司空难不如沈天行。而支持司空难的,则看不起沈天行。

  可以说两者之间,很是引动了不少人相互比较。

  现而今,司空难和沈天行之间的关系,就犹如当年的司空难和云九霄。

  “那就老老实实的告诉司空难,沈天行在闭关参悟。”元朗挠了挠头道:“不论如何,我觉得不能叫醒沈天行。”

  陆远棋是武者,他自然是知道参悟的重要性。

  虽然和司空难的比斗同样重要,但是两者之间比较起来,还是提升沈天行的实力更重要。

  “好,那这件事情,就有你去做。”陆远棋的声音中,带着一丝不容置疑的道:“元朗,我看好你,觉得这家事情,你一定会做好。”

  听着陆远棋一副我无比看中你的话语,元朗突然有点明白陆远棋为什么和自己商量。

  这家伙是故意的,他是故意再给自己挖坑。

  感觉到自己真的有点傻的元朗,心中升起了一股怒意,他愤怒至极的看着陆远棋。

  “怎么?你要和我比试一下吗?”

  和陆远棋比试,元朗的脑袋还没有被驴踢,他不是没有和陆远棋切磋过,不,那不算是切磋,顶多是陆远棋对他这个师侄进行指导。

  那一次的指导,让他印象深刻。

  “不是,我怎么敢和您比试。我是想起了师叔您当年对我的一次教导。”

  搓着手的元朗,不等陆远棋开口阻止自己说话,就用一种悲痛的话语道:“您说浓眉大眼的人中,也有长歪的!”

  这句话陆远棋知道自己绝对没有说过,这元朗分明就是在指桑骂槐,不过对于这等的情况,他并没有在意。

  将这件事情交给元朗,就是他随机应变的手段。

  现在元朗基本已经接招,那么在有些什么,他都不用在意。

  “哈哈,师侄你对于这些,一定要记忆再深刻一些。”陆远棋,哈哈一笑,一副和自己没有什么关系的模样。

  元朗知道此刻再说什么也没有用,当这位师叔已经不准备给自己讲理的时候,自己能做的,就只有一点,那就是服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我有一张沾沾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送外卖的陈平只为原作者宝石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石猫并收藏我有一张沾沾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