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武者而言,登临神境之后,最重要的就是修炼之道。但是修炼之道虽然无比的重要,可是力量的变化,同样必不可少。

  现在,这位自称坎落的神将,要对唐锐施展的,就是以力破法!他用自己的力量笼罩虚空,要以绝对的力量,来碾压唐锐的修炼之道。

  在这种情况下,唐锐感受最多的,是束手束脚。

  如果说此刻将唐锐比喻成一把锋利的小刀,那么坎落魔将就好似是一座房屋的纸张。

  虽让小刀可以裁纸,但是当纸达到了一定数量的时候,依旧能够压制的小刀难以起到作用。

  大晋皇朝的武者之中,同样有人感受到了此时的变化。

  毕竟大晋皇朝还有神境存在,面对这种远超神境的力量,他们发自内心的感到恐惧。

  这些神境强者甚至感觉,在这坎落魔将的力量下,他们都是蝼蚁,一群想要挣扎求生,却发现这种挣扎徒劳无用的蝼蚁。

  就在他们感到恐惧的时候,被困在那诡异力量中间的唐锐,却突然朝着虚空迈出了一步。

  这一步迈出,一股无尽之意,迅速从唐锐的身上涌现。也就在这股诡异气息出现的瞬间,一道巨雷,从九天之上朝着唐锐的方向重重的落下。

  坎落魔将看到那下落的神雷,眼眸中生出了一丝凝重。

  虽然他的修为让他很容易对抗这下落的神雷,但是他却并没有这样做。

  因为这是唐锐的铸造神体的雷罚,如果他代替唐锐抵抗的话,那么得到好处的是唐锐,而要承受雷罚的则是他。

  那样的结果是他得不到丝毫好处,而最终还要被这种诡异的雷罚所攻击。甚至还会因为惹怒雷罚,而招惹更多的雷罚,那对他来说,更加的不合算。

  “轰!”

  神罚之雷轰鸣,重重的劈落在唐锐的身上。而就在这神罚之雷下落的刹那,唐锐的四周好似出现了一片无形的虚空。

  狂暴的神罚之雷,无声无息的落入这片无形的虚空之中,然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等的情形,让人感到无比的诡异!

  伴随着这神罚之雷的消失,唐锐身上的气息,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体内运转的力量变成了神力不说,他四周方圆百里的范围,都开始受到他的影响。

  而且他的身躯,更是呈现出各种的神纹,让人一见,就有一种惊骇之感。

  神境,宁长生踏入了神境!

  一些神境武者在看到这种情形的时候,都不知道自己该用一种什么心情来看待这件事情。

  毕竟,镇压惊神榜多年的宁长生,竟然到了现在才成为神境,这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可是这样一个不可思议的事情,现在竟然发生了!

  唐锐的血液,唐锐的一切,此时都在快速的改变。从圣境到神境,对于体质来说,同样是一种巨大的变化。

  不过很可惜,这宁长生的身体虽然不弱,但是毕竟不是唐锐的本体,所以这种变化并不能超越一切。

  “呵呵,还不错嘛!”坎落魔将看着成神的唐锐,声音中带着一丝调侃。

  对于他来说,现在的唐锐无论处于什么状态,对他的影响都是可以忽略不计的。在这种情况下,他根本就不用在意唐锐突然成就神境。

  “舅舅成了神是不是修为大增?”司云天看着身旁的一位神境强者,沉声的问道。

  那位神境强者看了司云天一眼,并没有理会他。

  一个站在司云天身边的侍者,看到有人对自家皇帝不屑一顾,眼眸中闪过了一丝怒意。

  对他来说,自家陛下高贵无比,言出法随,就算是神境的强者,在面对自己家皇帝的时候,也要给予最大的恭敬。

  可是现在,这个神境竟然敢如此对自家陛下这般态度,实在是可恶至极。

  就在他准备训斥的时候,司云天已经恭敬的朝着那位神境强者道:“我只是关心舅舅而已,所以想向您请教一下。”

  那神境强者以往对于司云天没有丝毫的好感,他之所以以往不敢反抗司云天,自然是因为唐锐的威名。

  现在唐锐已经危在旦夕,他自然不惧司云天,不过看到司云天用请教的神色朝着自己说话,他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得意。

  最终,他还是决定回答司云天的话,不是因为司云天的礼貌,而是因为有些事情不想做的太绝。

  “宁长生大人踏入神境,修为增加很多。但是他和坎落魔将之间力量的差距实在是太大。”

  那神境强者道:“如此大的差距,就算是宁长生大人对修炼之道的领悟很强,也难以弥补。”

  司云天没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我有一张沾沾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送外卖的陈平只为原作者宝石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石猫并收藏我有一张沾沾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