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鹤念要请他吃饭?

  方辰的眼中不由的闪过一丝诧异,他感觉太怪异了一点,他和郭鹤念并没有半点的交情,什么连认识都不认识,结果这又是看在他面子上派私人飞机的,又是让空姐给他打开珍藏的好酒,现在更要请他吃饭。

  这未免也太热情,甚至都热情的不正常了。

  “甚至可以说,为了请方总吃饭,郭董还专门从香江赶了过来。”李小华紧接着又说道。

  自从七八十年代进军香江,郭鹤念就常年在香江逗留,然而后来更是常住在香江。

  用郭鹤念自己的话说,作为华人生意场,全世界就没有第二个地方可以跟香江比,这里真正是一个设立生意总部的好地方。

  方辰不由的揉了一下脸,为了跟他吃饭,郭鹤念竟然还专门从香江赶过来,他突然觉得自己的这面子实在是有点太大了点。

  “郭董这真是太客气。”方辰此时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他真的想不通,郭鹤念为什么千里迢迢的赶来要请他一个素未蒙面的人吃饭。

  一时间,方辰的脑中着实有点乱,

  李小华的眼睛微眯,一道莫名的光芒从中闪过,他从方辰的眼中看出了深深的疑惑。

  不过方辰也应该疑惑,甚至说他这个和郭鹤念见过几面的人比方辰还要疑惑,闹不清郭鹤念为什么要这么做?

  是因为方辰是现在的华夏首富吗?

  也不见得,或者说这只是郭鹤念厚待方辰的诸多理由中的其中一个。

  至于说为什么他知道,原因很简单!

  因为他之前一直就是华夏的首富,这一点不仅郭鹤念知道,甚至全香江都知道的,可他却没有因为他是华夏首富而受到多大的优待。

  再者,郭鹤念这个人一直都是属于比较低调,清冷的人,与大多数商业巨子和社会名流相反,他很少在马来西亚社交界露面,也从不担任任何社团和团体的职位,并对时事及政府的某些政策保持缄默。

  即使对社会上有关他的传闻,也从不出面加以澄清,而采取淡然处之的态度。对大众传媒介而言,他是一个好像近在眼前、却又远在天边的人物。

  也几乎从不接受记者的采访,以至于报章杂志上刊印的有关郭鹤念的照片,差不多都是同一个样子,都是记者在他难得露面的几个场合拍摄的。

  更别说还专程赶到马来西亚请人吃饭了,这要是让报社的记者知道,绝对会在头版头条,并且整版的大书特书,在整个东南亚和香江都掀起轩然大波。

  摇了摇头,方辰决定想不出来就不想了,反正和郭鹤念吃饭,认识认识这位东南亚首富也不是什么坏事。

  而且他相信接触的时间长了,他自然而然就知道答案是什么了。

  过了数十息,方辰的脑中突然灵光一闪,他扭过头,似笑非笑的看着李小华,问道:“李总既然和郭家相熟,这土地的事情为什么不请郭家帮忙?”

  李小华眉毛一挑,思索了几秒钟后,然后坦然说道:“可谓是成也萧何败萧何,郭家在马来西亚的实力实在是太强了。”

  在马来西亚如果能和郭家绑在一起,让郭家作为自己的靠山,那自然可以无往不利,甚至如果不是马来西亚法律上写着,所有的油田都必须有马来西亚石油公司开发,他当个正儿八经的油田主也不是不可能的。

  毕竟郭家从郭鹤念的父辈,就远渡重洋,来到马来西亚打拼了,并且郭鹤念的父亲,郭钦健和马来西亚第三任总.理的父亲,马来西亚柔佛州米粮统制官的达图·翁是莫逆之交。

  正是借助这层关系,郭钦健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控制了柔佛州的粮食生意,同时他还取得了政府包括医院和军部的粮食供应权,事业蒸蒸日上。

  可想而知,郭鹤念从小就和马来西亚第三任总.理,团结之父,胡先翁相熟,并且跟现任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迪尔、印尼总统苏哈托等政要都关系十分融洽。

  郭鹤念的胞兄郭鹤钜更是曾先后任马来西亚驻荷兰、比利时、卢森堡、丹麦、德国、前南斯拉夫的大使及驻欧共体首席代表和马来西亚旅游局主席等职。

  而现在郭家第三代也已经彻底成长起来了,其中不乏在马来西亚各地任要职,可以说经过郭家三代人的经营,郭家这棵大树下数以千万的根系都牢牢的扎在了马来西亚的土地上。

  更别说郭鹤念本人更是享有不霸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重生浪潮之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送外卖的陈平只为原作者佛即心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佛即心兮并收藏重生浪潮之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