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茨科伊挥了挥手,示意下面的人把刚刚收集到的物资运送到重工业局局.长等亲信的家门口,然后再由其分配给沙克利这样的支持者,拥趸。https://

  十辆大型军用卡车浩浩荡荡的朝着莫斯科各个街区开去。

  而一旁的苏维埃最高议会议长,哈斯布拉托夫面色铁青,一语不发的看着这一切,他觉得方辰在羞辱他俩,并且是拿这种雕虫小技来羞辱他俩。

  方辰和卢日科夫这样的组合,再加上手底下的人得力,的的确确能给那些支持他们的厂长经理造成不小的麻烦。

  但真的有用吗?

  没用的,难道在俄罗斯,还有谁敢阻拦他们两个,一个副总统,一个议长派人采购商品?

  更或者说,让他们饿死在家中?

  这样的胆子,连叶利钦都没有,更别说方辰和卢日科夫了,这要是被国际上知道,那真是要笑话死俄罗斯,一亿多俄罗斯人彻底颜面扫地。

  而且他们也没到需要亲自去采购商品的地步,这些物资,是他俩一个命令,直接从部队调运出来的,而且一路上也没见谁敢阻拦,更别说砸车了。

  但方辰这样的小手段实在是太恶心人了,他从来没有想到,他堂堂苏维埃最高议会议长,竟然有一天会沦落到需要出面,来解决下面人吃饭问题的地步。

  已经用到沦落这样的字眼,可见哈斯布拉托夫的愤怒程度,不说宰了方辰的心都有了,但也差不离。

  看着哈斯布拉托夫眉眼中的愠怒,鲁茨科伊到是不怒反笑,笑呵呵的说道:“哈斯布拉托夫,犯不着生气的。”

  哈斯布拉托夫面色不悦的说道:“被方辰和卢日科夫用这样下作的小手段挑衅,你难道就没有半点怒意吗?”

  鲁茨科伊笑着摇了摇头,“并没有,刚才的一幕我其实挺怀念的,我十年前当航空团副团长,其中有一段时间就负责后勤,物资的采购发放工作。”

  哈斯布拉托夫嘴角一撇,懒得说话。

  “好了,亲爱的哈斯布拉托夫,方辰和卢日科夫他们的确给我们出了一个不大,但很难堪的问题,可这世界上并没有说只许我们出手,却不许别人还手的道理,你说是吗?”鲁茨科伊笑着反问道。

  听了这话,哈斯布拉托夫的脸色算是好看了一些。

  “另外,你也不需要太在意这件事情,把它当做一个小小的,无伤大雅的恶作剧来看就行了。”鲁茨科伊说道。

  “这些我可以不在意,但对方已经出招了,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办?”哈斯布拉托夫反问道。

  “我打算跟方辰他们和解。”鲁茨科伊脸上的笑容逐渐收敛,认真的说道。

  “和解?为什么!”哈斯布拉托夫摊开双手,眼中闪烁着不解的光芒。

  “哈斯布拉托夫,你要知道,我们现在真正的敌人是盖达尔和丘拜斯,以及……”

  鲁茨科伊并未明说,而是指了指一下,克里姆林宫,然后这才说道:“这才是我们理想的真正阻碍。”

  哈斯布拉托夫面色一滞,过了数息后不由轻轻点了点头,他承认鲁茨科伊说的对,别看现在他们跟盖达尔和丘拜斯斗的如火如荼,焦灼不堪,但他们心中一直真正担心和在意的只有叶利钦,要不然就盖达尔和丘拜斯两个毛孩子,他们怎么可能放在眼中。

  “再者,方辰和卢日科夫也只是向我们展示一下力量而已,并没有真的打算跟我们作对,要不然的话,也不会用这种近乎于恶作剧的小手段。他们如果真打算和我们硬拼的话,怎么会只是这样而已?”鲁茨科伊摇了摇头,失笑道。

  哈斯布拉托夫面色阴沉的点了点头,虽然不愿,但他也知道鲁茨科伊说的是事实,他们怎么可能不知道,方辰和卢日科夫,卡丹尼科夫手中拥有什么样的力量,真要发作起来,绝对不仅仅只是这样的小儿科。

  “然而最重要的是,我们现在无力同时和盖达尔,以及方辰两线斗争。”鲁茨科伊缓缓说道,眼中闪烁着莫名的光芒。

  哈斯布拉托夫诧异的看了一眼鲁茨科伊,现在他说这样的话,几乎是等于承认他之前针对方辰,扣下那十二架苏-27战斗机是个错误!

  从哈斯布拉托夫的眼中看出其心中想的是什么,鲁茨科伊轻笑了一声,大大方方的说道:“扣下那十二架苏-27战斗机,的确是我的决策失误,但也并不是一点好处都没有,最起码我们现在已经知道了,方辰并没有完全倒向盖达尔和丘拜斯,还是原来那个只问经济的中间派。”

  他现在已经读懂方辰所发过来的信号,方辰其实就是要通过这样不疼不痒,近乎于恶作剧的小手段来表明,他方辰的立场。

  方辰依旧保持中立,这也是他所希望看到的,他之前为什么向方辰出手,不就是因为觉得方辰倒向了盖达尔。

  现在方辰已经向他证明了,他当时的想法是错判,那他自然也没有再继续针对方辰的必要。

  说实话,如果不是必要,他真的不愿意多方辰这样一个强敌,方辰,卢日科夫,卡丹尼科夫这样的组合,不管是谁,用脑子想一想,就会知道其能迸发出多么巨大的能量。

  另外,最重要的是,方辰通过这样的小恶作剧,向他展示了强大的手腕和力量,更是进一步的警告他,如果他不和解的话,那接下来,方辰会有更大的反击,这是他绝对不愿意面对的。

  他现在还是先把盖达尔和丘拜斯拉下马再说吧,犯不着节外生枝。

  而且他现在也可以确定,方辰是愿意跟他和解的,只要他这边退让一步,方辰不会再有任何的动作。

  当然了,如果方辰不识趣,不顺着他给的梯子往下下,他也不会客气的。

  他鲁茨科伊能走到今天的位子,也是从刀枪火海中拼出来的!

  想到这,鲁茨科伊的眼中闪过一丝寒芒!

  “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办,给方辰打个电话?”哈斯布拉托夫问道。

  “不!打电话的话,那话就说的太明了,而且也不雅致……”鲁茨科伊笑着摇了摇手指。

  之前不管是他扣下那十二架苏-27,还是方辰阻挠支持他的那些厂长经理采购物资,都不算正面冲突,是一种无言的交锋,而如果他现在给方辰打电话,那岂不是就要把这种冲突给挑明了,摊开给大家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重生浪潮之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送外卖的陈平只为原作者佛即心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佛即心兮并收藏重生浪潮之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