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金水也笑着,笑的比方辰更加得意,更加猖狂,放肆而狂妄。

  可是很快,李金水就有些笑不出来,笑容越来越干涩。

  与他虚张声势,色厉内荏的狂笑相比,方辰的笑容就显得淡然许多,甚至眼中时不时闪过一丝鼓励的神色来,仿佛是在鼓励李金水做出更加夸张,逗人笑的表演。

  李金水感觉自己在方辰的眼中,就是一只在耍猴戏的猴子,猴子越是龇牙咧嘴,越冲着观众露出他鲜红的屁股,观众脸上的笑容就越发的热切。

  然而最重要的是,这种笑容是真诚的。

  “姓方的,要杀要宰随你!你他娘的别笑了行不行。”李金水终于绷不住了,破口大骂道。

  他感觉方辰的笑容就如同凌迟的小刀一般,一刀一刀的在他身上削着,连绵不绝的疼,还不如让他死个痛快!

  “不笑了啊,那就说正事了。”方辰脸上的笑容渐渐消散,变的肃穆起来。

  “既然大家都在这里,那我就让大家给评评理,看看我这事做的公不公。”方辰缓缓说道。

  说着,方辰的嘴角突然显露出一丝不屑来,“卖国求荣?李金水我问你,你是哪个国?你能代表的是哪个国?说个不好听的,作为华夏人,我以你为耻!”

  李金水神情一动,变的有些难看。

  “生而为人,你主动贩卖假冒伪劣产品,坑害他人!作为华夏人,你为了一己私利,毁灭俄罗斯市场,砸掉在座一万多名倒爷的饭碗!你可知道这一万个老少爷们的背后,就是一万个家庭,你毁掉的是一万个家庭!你告诉我,你作为华夏人,你为大家想过吗?”方辰指着众人,神情慷慨激昂道。

  方辰眼眶猩红,脖子上青筋暴起,充满了愤怒,他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只是在演戏而已。

  他此时胸中有一团汹汹怒火在燃烧,就是因为这些人的私心,贪念,让盛极一时的华夏倒爷,华夏商品以极短的时间在俄罗斯变得人人喊打,如过街老鼠一般,最终彻底销声匿迹,二十年翻不过身。

  甚至一直到2010年,只要在俄罗斯一提起华夏货,得到的都是一片嘘声。

  然而最重要的是,明明这些倒爷,以及他们背后的家庭,甚至数以万计的企业,数十万的产业工人可以依靠俄罗斯,或者说中俄贸易过的更好。

  结果全让李金水这样的人给弄没了,他们挣了几千万,几个亿拍拍屁股走了,剩下这一万个小倒爷,怎么办?

  诚然也有这些小倒爷自己的责任,但是在毁天灭地的浪潮已经形成之时,一滴小水珠又能干什么?

  在群体的裹挟之下,他们只能随波逐流,然后毁灭他人,顺便再毁灭自己。

  李金水面色剧变,但仍然强撑着,冷笑道:“是,你说的,我尖头闷都认,我是错了,我是为了一己之私,毁灭了整个俄罗斯市场,砸了大家的饭碗,哪怕你姓方的,现在一枪崩了我,我都毫无怨言,甚至死得其所,但你把我交给老毛子,让老毛子审判我,算是怎么一个道理。”

  他早已经想明白了,反正他横竖都是死,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死之前狠狠的恶心方辰一把,让这一万倒爷对方辰离心离德,让方辰再也不能像现在这样高高在上的发号施令。

  方辰突然笑了,笑的让李金水不由再次想起刚才被方辰笑容支配的恐惧来。

  方辰一脸唏嘘的摇了摇头,“你到现在还不明白,为了挽回华夏商品,甚至华夏人在俄罗斯的形象,我,只能让你死在俄罗斯人面前,得到所谓法律的审判。”

  “只有这样,加诸在华夏商品,乃至于华夏人身上的不满和怨念才会得以彻底消散,一切的罪恶都将随你埋葬,所以说,为了大家,你必须死在一场光明正大的审判之中!”

  刹那间,李金水的脸色变得煞白煞白,比三九天的初雪还白,浑身剧烈颤抖,冷汗如小雨般纷纷落下,方辰的话真是句句杀人!字字诛心!

  然而让他更恐惧的是并不仅仅是如此。

  他扭过头去,果不其然,众人看向他的眼神中充满了疯狂的杀意,如果这一道道眼神能化作利剑的话,他此时恐怕早已经万剑穿心!万劫不复!

  众人此时已经想明白了,如果想洗白华夏商品,洗白他们,那就只有请李金水他们带着一切罪恶去死,而且还必须死的光明正大!

  如果李金水不是这样死的话,即便他们从此不在卖假货,但恐怕仍旧要付出千倍,百倍的代价,才能挽回华夏商品,华夏人的声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重生浪潮之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送外卖的陈平只为原作者佛即心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佛即心兮并收藏重生浪潮之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