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南风一直没睡,李存睿他们进门,她第一时间就知道了。

  “姚家出什么事了?”

  知道李存睿不会说,她跟着李挚进了屋。

  李挚边除披风边瞥她一眼:“你操心这干什么?”

  “不是啊,姚凌也算我世兄,本该关心关心。”

  李挚自顾自地坐下来端茶喝茶,想了下,还是把原委说了。然后道:“这事虽说姚叔有错,但若爵位旁落到姚家二房三房头上,姚家将来要想保持雄风下去恐怕很难。”

  姚震姚霆他们年轻,没打过几场仗,总的来说都还是不如姚霑够资格挑姚家大梁,这对姚家来说是很不利的。李挚跟姚凌交情好,他会替姚凌忧心也是正常。

  但这些都是难免,而且也考虑不到那么多了。

  晏衡倒是把靖王此去姚家情况全摸清楚了。

  翌日学堂里,他把李存睿他们要进宫递折子的事跟李南风说了。

  李存睿他们接了手,当然就只用等消息就可。

  李南风道:“你没露马脚吧?”

  “小看人了是不是?”晏衡不高兴了,“也不看看我是谁!”

  再说宫里这边,李存睿跟靖王拿着折子一道进宫,到了午门下,他忽然把折子给了靖王:“你先进去,我还有点事。”

  靖王愣住:“你又有什么事!”

  “唠会磕。”

  说完,他就当真拢着手跟门口巡城的将士唠起磕来。

  靖王简直无语,刚要说话,李存睿又道:“你想不想保人?想就听我的,赶紧去!”

  ……皇帝依旧在乾清宫,靖王进来见了礼,把折子递上。看完之后的皇帝定坐了有半晌才抬头:“这是姚家给你的?”

  靖王俯身:“他们原要直接进宫,是臣主动说替他们来递这道折子,以免得不好收场。”

  皇帝抛了折子,道:“传太师!”

  李存睿在门下跟将领们瞎唠了会儿,算准时间差不多,扭头一看太监果然颠颠地往这边跑来了,便迎上去:“皇上传我?”

  太监忙点头,掉头把他引到了乾清宫。

  皇帝脸似寒铁,把折子抛了给他:“姚霑犯的这破事儿,你说怎么处置!”

  李存睿伸手接了,说道:“杀了姚霑,不失为一个办法。”

  皇帝看向他。

  靖王有点懵:“你说什么呢!”

  “泄露军情,酿成大祸,理该从严惩处,不然的话榆城过来的那批将士们会有怨气,徐家也会觉得委屈。

  “杀了他,徐家与那些参加过榆城之战的将士们定然无话可说,关键是敌人也不能拿这事来要挟姚家了!”

  “你胡说!”靖王躁了,“姚霑虽然不该泄露军情,但他是泄露给自己手下将领,而叛变的是姜图,就算他不说,姜图也会找到消息传递出去!

  “要惩处我没意见,这怎么就到了要杀头的地步了?再说徐涛这事,这也不是姚霑让敌人去找的徐涛,案子都明明白白了,也不能再寻晦气了吧?”

  “但不是人人都那么讲道理。”李存睿道。“你要是能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金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送外卖的陈平只为原作者青铜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铜穗并收藏金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