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祖父进京?”晏驰顿了下,随后冷笑起来:“我说呢!你们家就是出了名的无利不起早,没什么事你也不会找到我的头上!

  “合着这是知道外祖父带着卢氏进京,这是要当面对质,怕你娘被休了,你们那些欺负人的事瞒不住了,这才来求我!”

  他恨恨道:“你倒是想得美!打量着我是母亲哥哥那般好说话的人,连他们都不肯原谅你们,我又怎会原谅?

  “外祖父来了才好!早多少年前我就想告诉他老人家了,不然的话也不会落到被你们蹬鼻子上脸的地步!”

  “晏驰!”

  “你滚!不滚我就当街把你们那副嘴脸揭露出来!”

  “驰哥儿!”

  沈亭刚刚沉下语气,远处就传来晏弘的声音。

  晏弘驾马到了跟前,先看了晏驰两眼,才跟沈亭拱手:“表兄这又是何苦?”

  “卿飞你来的正好,前方有茶馆,我们入内详说可好?”

  “没必要了——”

  “就看在你我少年时还算亲近的份上!”

  沈亭握住了他的手腕。

  晏弘本是听说沈亭入王府求见沈侧妃无果,而去了寻找晏驰赶来的,出来就是要带着晏驰离去。

  但沈亭攥住他手腕,拉拉扯扯的竟相当难看。想到若不依他,不定他还要怎么设法去见沈侧妃,便答应了。

  晏衡远远瞄见他们一行三人神色各异的入了茶馆,也下了马。

  ……

  李南风用过午饭未久,便听说何瑜坐马车出了国公府,立刻着人去了催李挚,然后便往绸缎庄来。

  眼看着将要入冬,早前就是将门少奶奶的宋国公夫人说年底应酬多,要给何瑜添置几身衣裳。

  但其实姚家也有专门做衣裳的下人,府里也有不少衣裳料子,日常着装并不需要花钱添置很多,何瑜猜想,外祖母这大约是又打算要把她带出去露脸了。

  自打李南风来拜访过一回,后来宋国公夫人也约见了李家三夫人一次,得到些什么消息何瑜不知道,但想必是收益无多。

  因为最近几日,她再没有听到宋国公夫人一门心思要张罗她嫁去李家的事了。就连李太师登门与宋国公吃茶,宋国公夫妇态度也很正常。

  知道外祖母是一番好意,再说她总归是要嫁人,总不能在姚家住一辈子的吧?

  便依言听从了。

  原本是想约姚馨之一起来,姚馨之是姚韵之的亲姐姐,从前裴氏跟随丈夫打仗的时候,姚馨之就在宋国公夫人身边长大,跟同在宋国公夫人身边的何瑜也算意气相投。

  可惜的是李舒把姚馨之约走了,好在铺子是熟悉的铺子,不用废什么话。

  没多会儿到了铺子,二掌柜的听说她来,已经迎到门口了。

  “正好有批才到不久的织锦缎子,一共有五个色儿,只不过要稍微等等,还在理货,等我都拿出来给姑娘看看。”

  掌柜的边走边说,将她迎到了屏风隔出来的茶室。

  告退回到里间,跟早就到了的李南风作了个揖:“小民已经跟何姑娘说好,就听姑娘示下。”

  李南风点头:“多谢掌柜的,你尽管忙,我在这里坐坐,回头需要的时候我再找你。”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金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送外卖的陈平只为原作者青铜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铜穗并收藏金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