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蕾知道,阮白的心比较软,而总裁又那么宠爱她,只要她能为自己说情,那她尚有一丝机会。

  徐蕾向来在阮白面前高高在上。

  她的自尊,更是不耻向自己曾经看不起的女人求情。

  但现在除了求阮白,她真的没有任何办法了。

  阮白沉沉的看着徐蕾,冷淡的说:“现在的结果是由教育局领导决定的,我根本无权干涉。”

  徐蕾哭的妆都花了,看上去分外凄惨:“你怎么会没有办法?只要你愿意跟我和解,不追究我的责任,只要你求求总裁放过我,阮白,只要你饶恕我这一次,我会一辈子都对你感恩戴德……”

  “徐部长,我想你一定得搞清楚现在的情况,现在人证,物证俱在,即便我为你求情,也更改不了什么。法不容情,这道理人人都懂。”阮白的声音冷冰冰的。

  况且,就算她能为徐蕾求情,她也不会那样做。

  自作孽不可活!

  她不会原谅!

  教育局的领导也点头,然后又瞧着慕少凌的神色,在思虑着该怎么处理这件事,才能让他最满意。

  只要是个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慕少凌和这个涉嫌作弊的阮白,关系非一般。

  “阮白,如果我真的被带走,我妈怎么办,她下个月还要动手术,身边没有一个照顾的人怎么行?我们都是女人,女人何必为难女人?看在我们同事一场的份上,职场上我又帮过你不少,你就帮我向总裁求个情好不好,好不好……”徐蕾依旧不死心的向阮白乞求,昔日明艳耀人的她,此时显得那么可怜,卑微。

  完全没有在公司时候趾高气昂的模样。

  李妮实在看不下去了,她哼了一声,毫不犹豫的戳穿徐蕾:“徐部长,你这话说的可真是昧了良心,你在公司的时候处处刁难阮白,总是给她分配最繁重的工作,或者给她分配最刁钻的客户,这也叫帮了她不少?哦,我突然想起一件事,那次咱们公司和集团合作签约项目的时候,轮到阮白发言,她的盘上资料被人动了手脚,那次她当场被集团的董事长训斥,想必也是你搞的鬼吧?”

  徐蕾身体僵直了几秒,眼泪都停止了,她慌张的否认道:“不,不是我,那次真的不是我……”

  但是她闪烁的眼神,还有不自然的肢体动作,却出卖了她。

  慕少凌精明非常,一眼便看出了问题。

  他的眉蹙的很紧,目光如注的锁住徐蕾,不放过她一丝的表情波动。

  李妮义正言辞的指责道:“还想否认吗,徐部长?那次阮白的盘被动了手脚之前,方园姐带双方集团设计部的员工外出聚餐,偏偏那时候你突然肚子痛,说要去上厕所,让我们一行人先行离开,然后我们聚餐开始将近半个小时你才出现,结果第二天,阮白的盘就出现了问题,那次的陷害手法,跟现在你这种手段几乎如出一辙……”

  阮白也想起了,那次自己在盘里保存的资料,莫名奇妙消失的无影无踪。

  只是后来她在寻找资料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送外卖的陈平只为原作者堆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堆堆并收藏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