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郡王府闹鬼了?”楚琉宸似笑非笑的问道。

  “对,据说是闹鬼了,听说还是在之前烧掉的地方闹起来的,有人说看到那个刑部小吏的身影,还有说看到无头的鬼影,整个清郡王府都被闹了起来,后来还是清郡王亲自去查之后,才安静下来的。”

  安诚笑道。

  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是不会相信真的闹鬼之说的,必然是有人要对付清郡王府。

  楚琉宸俊美的眸子闪动了一下,眸色淡淡的问道:“没人出没铖王府?”

  “没有人,铖王自打进了铖王府之后,安份的很,没有人过来拜访,也没有出行的意图,既便是一些收菜之类的东西,也还是那些专人送进去。”安诚禀报道,然后又道,“铖王现在是铖郡王了!”

  铖王府现在的确是铖郡王府了,现在几乎算是监管起来了,盯着他这一处的不只是各府的暗卫,还有皇上特意派出来的守卫,把个铖郡王府看管的水泄不通,铖郡王就算是有天大的本事,也不能把消息传出去。

  “那就去玉云寺看看。”楚琉宸似笑非笑的道,幽深的眸子转了转,话说的漫不经心。

  “爷的意思是说玉云寺的主持戒言大师?”安诚懂了。

  “去看看吧,总是会有线索的。”楚琉宸挥了挥手,意味深长的道,长长的睫毛在他雪白的眼帘上落下诡谲的阴影,透着一股子说不清楚的阴寒。

  “是,爷,属下这就去玉云寺找线索。”安诚点头告退,他的确应当去玉云寺看看,那位戒言大师可是铖郡王的人,铖郡王下山的时候并没有带他,这时候应当也是留在玉云寺。

  比起铖郡王府的其他人,他那里其实是最可能的……

  太后娘娘是昨天从华光寺回来的,精神看起来很不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天晚上皇上处发生的事情,至少邵宛如当时离开华光寺的时候,太后娘娘的精神虽然不济,但看起来还是不错的,远不是眼下有气无力的样子。

  “皇祖母,昨天晚上可是没睡好?”邵宛如问道,伸出手,“皇祖母,我给您搭搭脉可好?”

  “也没什么事,就是晚上没睡好!”太后娘娘有气无力的道,魏嬷嬷拿了一个脉枕出来,垫在她的手下。

  邵宛如会医术的事情,太后娘娘和她身边的人也是知道的。

  “都下去吧!”太后娘娘挥了挥手。

  两边的宫女和太监一个个小心翼翼的退了下去,魏嬷嬷站在一边,笑嘻嘻的侍候道。

  “你也退下去吧!”太后娘娘忽然道。

  魏嬷嬷愣了一下,她没想到太后娘娘居然让她也退出去,愕了一下之后,眼中闪过一丝难过,头低下,缓缓的退到外面。

  在外面站定身子,看了看两边的两排宫人,见没人注意到她,才松了一口气,心里郁结不乐,往日里太后娘娘见宸王妃的时候,从来没有让自己退出去过,今日这是要说什么私秘的话,连自己也不能听了吗?

  她是伺候太后娘娘的老人,这么多年一直

  陪着太后娘娘过来,很少看到太后娘娘有这么谨慎的时候,特别眼下这位还是宸王妃,并不是什么得用的王妃,怎么就会让自己退出来,莫不是太后娘娘不相信自己了?

  这么一想,魏嬷嬷越发的觉得闷闷的,索性站住脚步,就在宫门处,静静的听着里面的动静。

  离的太远,听不到里面人说话的声音,但如果发出一些大的动静,她还是可以听到的。

  邵宛如伸手搭上了太后娘娘的脉门,仔细的探了一下之后才放手。

  “如何了?”太后娘娘有气无力的道。

  “皇祖母昨天晚上是不是没睡好?您这样的岁数可不能太操心了,有皇上和几位王爷在前面顶着哪,你的身体还需要多保重。”邵宛如柔声道。

  “出了这样的事情,哀家又哪里能好好的休息!”太后娘娘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有些话她也找不到人说,正巧邵宛如过来,觉得和邵宛如说才是最好的。

  “皇祖母,您别紧张,我听我们王爷说不是什么大事,皇上吐出了那口血之后,身体反而会松快许多。”邵宛如安抚太后娘娘道,站起身来,走到太后娘娘的身后,伸手轻轻的按揉她的额头两边的穴道。

  替她松松乏,可以感应到太后娘娘的精神有些紧张。

  邵宛如的手法很专业,手底不轻不重,正巧按揉在最酸疼的地方,太后娘娘舒服的闭上了眼睛,一边幽幽的道:“皇上的事情怎么会有这么巧的,哀家是不相信,必然是有人想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医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送外卖的陈平只为原作者帘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帘霜并收藏医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