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她真的要见朕?”皇上的手一按桌子,差点站了起来,心情激荡不已的看着德荣。

  德荣低头:“兰妃娘娘身边的青木是这么来说的,说请您今天晚上过去,双息殿里等着您!”

  “她原谅朕了吗?她是原谅朕了吗?”皇上的手用力的握起,心头激动。

  这话并不是问话,更象是自言自语,德荣不敢接这话,头越发的低了下来。

  好半响,皇上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把握住自己的情绪,严正的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终于原谅朕了,当年的事情……当年的事情,其实也不都是朕的错……”

  德荣更加不敢说话了,一动不动的站着。

  好半响,皇上才回过神来,目光落到面前的一封折子上,是文相的折子,反对他废后的折子,说皇后是国之根本,不能随便的动,虽然宸王妃的事情看起来和皇后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但必竟没有实证证明皇后是一切事情的幕后之人……

  “德荣,如果朕这个时候废了皇后,立兰妃为后,会如何?”皇上缓声道。

  “皇上,这可使不得!”德荣这次不能再沉默了,扑通一声跪了下来,额头伏到地上,一动也不敢动。

  这位兰妃就是皇上心头的大忌,这种忌讳令人不敢碰触,德荣就是明白才不敢枉发一语,但此时却不得不说!

  “不可以吗?为什么不可以?”皇上突然执拗起来了。

  “皇上,请皇上三思!”德荣道,他不敢往深里劝,只能含蓄的说。

  皇上沉默了许久,然后重重的叹息了一声:“是朕亏欠了她,是朕亏欠了她啊!”

  “皇上,这事也怪不得您,只能说是阴差阳错!”德荣低声道。

  御书房里一时间沉寂了下来,唯有两个人之间淡淡的呼吸在回旋。

  “起来吧!”皇上道,声音似乎一下子苍老了许多,挥了挥手示意德荣起身。

  德荣小心翼翼的起来,偷眼看了看皇上的脸,心里一片苦涩,皇上是老了,再不是当初那个意气奋发的王爷了。

  “玥儿、周儿……”皇上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而后又加了一个名字进去,“宸儿,到底谁更合适呢?”

  这话声音不高,却震得德荣脸色大变,在以往皇上的意思中,唯有前面两位王爷,才有传承资格的,眼下却加上了宸王,这是不是代表整个朝堂都要换天了。

  以往宸王从来不在皇上的考虑之内,眼下加进去,又觉得理所当然,当初撇除宸王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宸王的身体不好,朝不保夕,而且还任性枉为,连自己的身体都不顾及。

  眼下,似乎这个唯一的弱点没了!

  “宸儿……其实宸儿眼下是合适的!”皇上重重的叹息,很轻,轻的几乎听不到,但却落到了德荣的耳中。

  德荣的头越发的低了下来,他知道这个时候自己什么也不需要说。

  皇上和兰妃的一切,没有比他更清楚的了,但他什么都不能说,只能当一个忠实的听众。

  皇宫的消息传过来的时候,楚琉宸才陪着邵宛如用完晚膳,楚琉宸扶着邵宛如稍稍走走,明秋师太让邵宛如不能一直躺在屋子里,她胳膊上的伤,小心一些,并不会裂开来。

  两个人才出院门,就看到大管家匆匆的进来。

  “王爷!”大管家行了一礼后,恭敬的道。

  邵宛如微微一笑,水眸扬起,眸色幽黑却清透:“王爷,你先去忙吧,我带着玉洁、曲乐走走,正好问问之前的事情。”

  大管家不会无缘无故的过来,必然是有要事。

  “你稍稍走一会,别走的太多。”楚琉宸点了点头,手从邵宛如纤细的腰上落了下来。

  “我知道。”邵宛如点头,水眸含笑弯了起来,潋滟生波。

  “宫里的事情,你暂时不必挂念,好好养伤就是。”楚琉宸又叮嘱道。

  “我知道的。”邵宛如又道,她知道楚琉宸担心她没有好好养伤,伸出手轻轻的拉了拉他的衣袖,稍稍的甩了甩,带着几分娇气。

  皇宫里的事情,的确她不能多插手,这个时候更不应当由她来插手,可她担心楚琉宸不方便,必竟这后宫都是女子,楚琉宸以王爷、皇子的身份都不合适。

  但眼下这个时候也知道他担心自己,必不会让自己随意插手。

  见邵宛如应了下来,楚琉宸的眸色中露出一丝笑意,自带着大管家去了前面。

  到了外面的书房里,楚琉宸坐了下来,大管家才激动的道:“殿下,兰妃娘娘主动要见皇上。”

  他也是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医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送外卖的陈平只为原作者帘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帘霜并收藏医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