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sp;  “我二哥没有真的撞上你!”元安郡主急了。

  “撞上来,就来不及了!”邵宛如半步不让!

  “有丫环挡着不可能撞到的!”

  “玉洁的力气不小,如果一般的丫环必然挡不住!”

  “你……你这是一定要置我二哥于死地了!”元安郡主落了下风,看着眉眼不动的邵宛如,心里一慌,冲着太后娘娘磕了两个头,眼泪一颗颗的往下落,“求太后娘娘救救臣女的哥哥,他真的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就冲撞本王的王妃,如果是故意的是不是就要谋害本王了!”冰冷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楚琉宸缓步走入了大殿,脸上虽然还挂着笑意,笑容却是冰冷危险的,长长的眼眸微微的眯起,幽寒的目光落在元安郡主的身上,让她不自觉的瑟缩了一下,头不由的低了下来,这……真的就是那个病殃子的宸王?

  “见过皇祖母,见过皇后娘娘!”楚琉宸进来,先行礼。

  “不必多礼了,说说怎么回事?”太后娘娘挥挥手道。

  楚琉宸大步的走到椅子前坐定,“皇祖母能有什么事情,不过是欺侮孙儿的王妃罢了,曲二是个混不零吝的,往日里就和纨绔们一起说说东家的女子,西家的娘子,孙儿的王妃,也不是别人能随便说的!”

  他的话很是随意,带着一股子满不在乎的幽冷,生生的把大殿的温度降了几度。

  太后娘娘当然知道自己的孙子是真的生气了,看了看邵宛如那张精致的小脸,长的的确是个绝色的,这要是被纨绔们看到,还不得拿出来议论,皇家的体面容不得半点瑕疵,皇家的媳妇也一样,不是谁想说就能说的。

  元安郡主很想辩驳一起,但是看到皇后娘娘对她的使的眼色,不得不按下自己的委屈,恨恨的咬牙!

  皇后娘娘的意思,她很明白,这是让她忍下来,可她真的忍不下来!

  “皇祖母,今天这事不管如何,曲二总是对不住本王,如果不给他一些教训,还以为本王是他想踩就能踩的!”楚琉宸继续道。

  “曲二呢?”太后娘娘暗中叹了一口气,息事宁人的道,曲兴鸿再有不是,也是瑞平大长公主的嫡孙。

  “已经让门口的太监送到大长公主府去了!”楚琉宸淡淡的道。

  “好了,这事都闹成这个样子了,曲二也没得什么好,以后也不会乱说什么!”太后娘娘道。

  元安郡主动了动身子,她实在不服,宸王夫妇没有半点损失,自己二哥却伤了胳膊,眼下还用这种饶过自己二哥的意思是什么!

  “就这么算完了?”

  元安郡主一惊急忙捂住嘴,随既发现这话不是出自她的嘴,居然是宸王,一时间气的暗自发抖,都这样的了,难不成还不肯息吗!

  “宸王的意思如何?瑞平大长公主也是皇家公主,向来有体面。”皇后娘娘道。

  楚琉宸神色不变,目光落到了元安郡主的身上,“曲二或者是意外,这位应当不是意外吧?”

  被他的目光盯着,元安郡主有种被毒蛇

  盯上了的感觉,整个人紧张起来,僵硬的跪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

  “皇后娘娘,我跟二哥向来不错吧,怎么这位还没嫁给二哥,就已经和本王的王妃不和上了,若以后真的成了妯娌,还不得让我跟二哥关系差起来!”楚琉宸挑了挑眉,不屑的道,“如此挑的皇家兄弟不和,还不如不娶!”

  这话说的极是过份,再如何曲元安也是周王定下的未过门的王妃,旨意都下来了,他这个当兄弟的却在嫌弃兄长的人。

  邵元安气的紧咬着唇角,死死的压下胸口泛起来的血腥气,她不会放过楚琉宸这个病殃子,也不会放过邵宛如这个狐假虎威的。

  看这个病殃子死了之后,邵宛如还敢不敢这么狂枉。

  “宸王,这是皇上的意思!”皇后娘娘的脸也沉了下来,楚琉宸这话不但没给曲元安面子,也拂了她的面子。

  她的儿子娶媳妇,也不是娶来讨好楚琉宸的,凭什么要他们夫妻满意才觉得好,若是不满意就是妯娌关系不睦,怎么不见他为了兄弟和睦,休了邵宛如的!

  “叔皇的意思其实也是可以更改的,总是以皇家的和睦为主!”楚琉宸的懒洋洋的道。

  “皇上一言九鼎!”皇后娘娘脸色越发的不好看起来。

  “叔皇自然是一言九鼎的,眼下这不是还没有娶进门吗?还没进门就闹的家宅不宁了!”楚琉宸娓娓的道,听起来似乎还有几分道理。

  元安郡主跪在那里,只觉得自往上冲,楚琉宸还能怎么狂,居然当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医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送外卖的陈平只为原作者帘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帘霜并收藏医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