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sp;  “不是你,邵宛如你蒙我呢,这如果不是你,又会是谁,好好好,你不承认是吧,我现在就把这画拿出去,让其他人看看。”

  顾兮姝恨极,伸手过来要把画拿走,一边气愤的道。

  邵宛如没有阻止,反而退后一步,神色淡冷的道:“那正好了,我也想问问,这到底是谁!如果不是我,又会是哪一个?但如果是我,画上的这位三公子又怎么会画在一个虚空的场景中,而且我的年纪也没这么大吧,莫不是文三公子有一双可以看透未来的眼睛!”

  邵宛如自若的神态让顾兮姝原本的坚信变得犹豫起来,看了一眼,邵宛如的神色实在太平静了,平静的仿佛跟她没有丝毫关系似的。

  可是真的没有关系吗?

  顾兮姝低下头也仔细的查看起来,越看也越觉得疑惑,看了看邵宛如,又看了看邵宛如身后的玉洁,原本的坚信摇动了。

  这个时候邵宛如应当着急的扑过来,慌乱不已的把画抢走、或者撕了吗?

  她还真不怕邵宛如撕了,邵宛如只要一撕画,就表明了这里面的人的确是她,三表哥画的可是两幅,还有一幅她并没有拿出来,撕了这张还有另外的一张,她还真不怕撕,可是邵宛如怎么可能这么平静!

  “不是你?”

  “自然不是我,顾小姐若是不信,可以拿出去问问,但如果问下来不是我,恐怕贵府也好不了吧,必竟我和宸王殿下的亲事,是太后娘娘的旨意,你们府上的三公子画这么一个人,是不是影射着什么?”

  邵宛如慢条斯理的整了一整衣裳,眸色悠然的看着顾兮姝道。

  神色之间越发的平和,但这话里的意思却让顾兮姝脸上一变,太后娘娘的旨意,如果真的不是自己猜想的那样,不只是三表哥要获罪,自己这个把画拿出来的作俑者恐怕也得不了好。

  “不是你,又会是谁!”顾兮姝不太服气的道,底气却弱了几分。

  “我怎么知道,还请顾小姐告诉我这是谁,为什么跟我这么象,难不成跟我有什么血缘关系不成?如果是真的,这女子是跟兴国侯府有关,还是跟瑞安大长公主有关?莫不是我还有一个姐姐?”

  邵宛如神色缓缓的冷凝了下来,“顾小姐,这画还是留给我吧,我要去看外祖母看看,皇家的血脉不容混淆!”

  见邵宛如不但没有惊慌之色,而且还冷厉起来,顾兮姝倒是慌了,急忙站到书案前面,挡住了邵宛如:“邵五小姐,这画我不能给你,这是三表哥的,我不知道他画的是谁,但不管如何,这画是三表哥的。”

  “既然是三公子,方才顾小姐不也让我来看了吗?面且还指着画说是我,就算这画是我的吧,那现在可以给我了吧!”

  邵宛如颇为不耐烦的道,上前一步就要去拉顾兮妹,顾兮妹紧紧的拦着她,不让她把自己拉开,一边急叫道:“谁说这画的是你,怎么可能是你,长的也不太一样,明明是比你大一些的,我三表哥跟你也不熟,怎么会画的是你。”

  原本还有的最后一丝怀疑,这时候也在邵宛如的态度化为灰烬,不是邵宛如,绝对不是邵宛如,仔细看去,的确是不太象的。

  而且邵宛如的神色一向平静,什么时候这么悲苦了,这世上相象的人很多,又岂会是邵宛如,长的虽象,气质神情却是不象的。

  顾兮姝越想越不是,也越想越懊悔,如果让三表哥知道自己乱动他的东西,必然会让舅母好好的责罚自己的。

  她其实就是想诈一诈邵宛如,再想法子利用邵宛如罢了。

  “真的不是我?或者跟我有关系的一个人?”邵宛如站定脚步,并没有再上前,只是眸色冰冷中带着几分凌利,仿佛不相信顾兮姝的话似的。

  “真的不是邵五小姐,更不可能跟邵五小姐有关的,卿华郡主不可能另外还有一个女儿的!”

  顾兮妹现在只希望邵宛如不要一心拿走画卷,否则这事就瞒不下来了,这些话是解释给邵宛如听的,而她自己也越说越相信,自己之前是真的错了,自己这是被蒙了。

  “既然不是就算了!”邵宛如意兴阑珊的道,转身往外行去,不甚感兴趣的样子。

  见她没有再上来抢夺,顾兮姝暗中松了一口气,后怕不已的把画卷小心翼翼的卷好,然后放到画缸里。

  待到收拾完,又看了看左右,没发现遗漏什么,才带着丫环出来。

  邵宛如站在院子里已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医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送外卖的陈平只为原作者帘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帘霜并收藏医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