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后娘娘,兴国公太夫人伙同妖道谋害外孙女邵宛如,请太后娘娘做主!”瑞安大长公主哭倒在太后娘娘面前,眼泪一串串的往下落,声音呜咽,“我儿当日也是因为太夫人过于凶蛮……不得不离开,好好的肚子里的孩子没了,若……若再住下去,怕是永生永世都不会有孩子,这爵位自当如愿的落到二房上,可怜我儿……至死都是疯疯傻傻,只念着……”

  瑞安大长公主一边说一边哭,头上花细委地,一向紧紧的束起的发髻也零乱万分,太后娘娘吓了一跳,这么多年,她还从没有看到瑞安大长公主这么狼狈过。

  急忙站起来亲手扶起来,一边安抚道:“有什么事慢慢说,可别伤了身子,你年岁也不小了,好好说话。”

  落后瑞安大长公主几步的兴国公太夫人气的全身颤抖,她就是走慢了几步,没有这个嚣张霸道的长公主走的快,就因为这几步,她都已经告完了状,看太后娘娘的意思,竟是二话不说就站到了大长公主这边,这让太夫人如何忍得下这口气。

  上前两步,平了平气,向太后娘娘恭敬跪了下来行了一礼,而后也伸手一指瑞安大长公主道:“太后娘娘,请太后娘娘为臣妾做主,臣妾好生生的在处理事情,大长公主过来二话不说,就拎着臣妾的领子往外拖……这置皇家的体面和规矩于何处!”

  “我外孙女都要没命了,还说什么体面和规矩,当初就是因为这份体面和规矩,才让你们府上二房得利!”瑞安大长公主己坐下,这时候反过头来,大声斥道。

  “我儿之所以死在外面,还不是卿华郡主所害……既便她是皇家的郡主,但嫁人之后自当奉养公婆……和睦兄弟,唯她不管不顾的远远离开,害得我儿没了性命……大长公主,这笔帐要如何计算?”

  太夫人也抹了一把眼泪,红着眼眶大声的瞪着瑞安大长公主道。

  太后娘娘的额头处有些疼了,当初的事情这两个没少拿来说,但每一次都还维持着表面上的面子,现在这是连脸面都不要了,直接开撕了?

  “来人,把太夫人扶起来坐下,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若是有个好歹,可就麻烦了!”太后娘娘摸了摸头,吩咐道。

  过来两个宫人,把太夫人拉着扶了起来,而后扶她在瑞安大长公主的对面坐下,两个人现在在太后娘娘的一左一右,正巧两边。

  “太后娘娘,五丫头身上沾染了邪气,这是所有人都看到的,我让她暂时剃度出家,祈祈佛也是好的,可偏偏大长公主过来,二话不说把臣妾拉着过来,说是臣妾要谋害五丫头,又拉出那么多乱七八糟的陈年旧事来胡说八道,太后娘娘您看,臣妾的衣领子都被大长公主拉破了!”

  太夫人扯了扯自己不太整齐的衣裳,之前被大长公主拉着衣领子走了一段,进宫的时候虽然稍稍整理了一下,还是很不体面。

  这衣领子还真是明显,太后娘娘眼中露出一丝笑意,怎么看都觉得这衣领子的确是被拉过,而且这也符合大长公主的性子。

  多少年没看到大长公主发这么大的火了,这火倒是来的让人诧异,至于太夫人说的事情了,细想之下太后娘娘的脸色沉了下来,这个兴国公府的五丫头可不就是订给自家宸儿的那个吗!

  “要给府上的五小姐剃度了?这谁的主意?”太后娘娘不乐意了。

  “太后娘娘,不是真的剃度,是暂时的,她邪气沾身,不宜家宜室,而且还有可能妨害六亲,臣妾也是没办法才想出这么一个法子的!”太夫人拿帕子抹起眼泪来,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再跟瑞安大长公主顶上了。

  “只是暂时的需要一下子把头发全剃了吗?那里可是有剃刀为证的,暂不说这些,我外孙女好生生的人,被你勾结一个妖道,妖言惑众之后,就打算把人坑了,你怎么不去坑你那个千娇百宠的大孙女?”瑞安大长公主抹了一把眼泪气势汹汹的道。

  “你……你真是不知所云!”太夫人也恼了,“大丫头跟这事一点关系也没有,大长公主还需留点口德。”

  “难不成灼灼跟此事有关了?你就这么容不下她,当年容不下她娘,现在容不下她女儿,如果你真的不喜欢她,把她还给我就是,也免得在你们兴国公府还没住上,就让人害得出了家,头上还要烫香眼,一个女子头上烫了香眼,就算以后还俗了,让人家怎么看她!”

  瑞安大长大声的斥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医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送外卖的陈平只为原作者帘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帘霜并收藏医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