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兴国公府!”秦宛如轻轻的弯了弯唇角,道。

  “需要本王帮你?”楚琉宸懒洋洋的笑道,却不问她怎么才能离开兴国公府。

  既然认祖归了宗,照理她一个未出阁的女孩子是不可能离开兴国公府的。

  “王爷府上应当有火油吧?”秦宛如试探着问道,最好是火油,她之前原打算让玉洁回一趟秦府,偷偷的让水若兰找一些的。

  楚琉宸斜睨了她一眼,精致的唇角一勾,伸手敲了敲桌子,很理所当然的道,“本王手里自然是有的,但你拿什么来换?”

  “王爷想要什么?”秦宛如想了想,小心翼翼的问道,这位爷的心思,她到现在也没摸透过,天马行空再加上喜怒无常,谁也不知道他下一个念头是什么。

  自己的事情虽然没有明着说,但秦宛如就是有种感觉,觉得他几乎是洞悉她所有的把戏的,或者既便不是全清楚,也知道个七、八成,在这种老谋深算的狐狸精一般的人面前在,秦宛如觉得自己还是直接问比较简单。

  看她问的理所当然,楚琉宸笑了起来,苍白的唇角一勾,笑意悠然:“秦宛如,你还有什么可以押给本王的吗?”

  押?秦宛如忙收敛起心神,态度越发的诚恳起来,“若是王爷需要我这张挡箭牌,好生生的活着,可以更好的替王爷挡箭,就得帮我先活着。”

  看她一本正经的睁着那双黑白分明的水眸,一副我很认真的为你在考虑的样子,楚琉宸几乎要笑出声了,这丫头分明在表示她好了,自己才能好了的意图。

  看着乖巧的样子,其实正在角落里磨着利爪吧!

  那丫头就一副柔弱的样子欺负世人,不过他喜欢!

  “要多少火油?”楚琉宸轻哼了一声,慵懒的道。

  “不用多,就起个火,点个屋子可以了,别那么容易灭了就行,再借一个侍卫。”秦宛如不客气的开口道,心里松了一口气。

  从楚琉宸这里拿火油比从水若兰那里安全多了,秦府当家的虽然是水若兰,但秦怀永也是一个精明的,若是查的一点蛛丝马迹就麻烦了。

  虽然说秦怀永对她至今似乎也只是漠视而己,而这份漠视还因为秦玉如是他的亲生女儿,纵然有些偏心,为了他自己的亲生女儿一再的隐瞒一些过错,虽然与理不合,但与情却是大家都能理解的。

  只是秦宛如却觉得怀疑,秦怀永对于狄氏和秦玉如所行之事,真的一无所知吗?真的只是事后才发现端详的吗?

  至于侍卫,有总比没有好,调度起来也方便。

  “过来!”楚琉宸忽然向她招了招手。

  秦宛如眨了眨水眸,不解的看着他。

  “难不成还要让本王过来请不成?”楚琉宸的手伸了过来。

  秦宛如无奈的站了起来,缓步走到他的跟前,却被楚琉宸一把拉住她的纤手,吓了一跳,“王爷。”

  楚琉宸没理会她,伸手从怀里取出一块玉佩,替她系在束起的纤腰上,然后拍了拍她的纤腰,“记得这以后一直带着!”

  秦宛如下意识的伸手想去拿玉佩,却被他的手按住,美少年抬起的脸,阴鸷难辩:“如果这玉佩少了一块角,秦宛如你就拿命来换!”

  秦宛如吓了一跳,急伸手握住玉佩,温润的玉佩透着不同于这种天气的暖意,让她不由自主的握的越发的紧了起来。

  “王爷,这玉佩何解?”秦宛如可不敢真的以为这只是一块玉佩而己,才握上去就温润中带着暖意,那种暖意不是楚琉宸身上的暖意,而是真的天生带着暖意。

  她听说过这种玉质,天然温玉,佩戴起来对人身体有极大的好处,但也只是听说过而己,却没有真正见过。

  有这么一个说法,但真正见过的人很少,这么一块玉佩,其价值算起来应当以城池来论的吧!

  “替本王收着。”楚琉宸拉着秦宛如的手没松,身子往后一靠,拉的秦宛如也不由的靠近了几分,差一点就摔到他身上去了,急伸出另一只手按住桌角,才没有直接撞进楚琉宸的怀里。

  “王爷要藏起来吗?”秦宛如小心翼翼的探问道,觉得这个时候还是要问个清楚的,谁知道他是怎么想的,总得如了他的意才好。

  “不必藏,就天天挂着,不管去哪里都得挂着。”楚琉宸邪肆的一笑,然后站了起来,伸手拍了拍她的头,一副百无聊赖的道,“你倒是快些长大啊,本王的挡箭牌若是不长大,有什么大用!”

  这话说的理所当然,却让秦宛如想吐血。

&emsp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医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送外卖的陈平只为原作者帘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帘霜并收藏医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