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国公府有个湖,夏日的时候种着荷花,荷叶田田之间正是赏玩的好时候,所以在湖面有几座做为观赏的楼阁。

  今天不是赏玩荷 花的时候,但楼阁上的人也不少。

  都是一些今天到兴国公府来的世家小姐和公子,这里靠外院近,有几位公子就往湖边来闲逛,遇上自家姐妹和相熟的世家小姐,于是一大群人就上了这个楼阁。

  楼阁里烧的暖暖的,又没有长辈在,大家又大多数是认识的,说说笑笑之间倒是很轻松自然。

  也不知道是谁先发现了对面的秦宛如,轻咦了一声,引得众人一起看过来。

  而更巧的是王生学这个时候居然出来了,离的远,大家听不清楚他们说什么,但看他们的样子却觉得两个人之间有事,有人轻呼了一声,立时许多人都围到了窗口,饶有兴趣的看着湖对面的一幕。

  这种事居然发生在眼皮底下,任谁都觉得搞笑。

  男女幽会,居然还被抓了个正着,这种事大家也就只是听说过,还真的没有哪位世家小姐看到过,看过来的人越发的多了。

  还有人一边看一边猜测他们是谁,远了点,一时间没认出是什么人,正在各自猜想的时候,有人突然惊呼一声:“对了,这是宁远将军府的二小姐!”

  “宁远将军府,那是谁?”有人不知道宁远将军府是哪家,诧异的问道。

  “就是之前大家传的很厉害的宁远将军府,跟永-康伯府还是亲家的那位!”有人含蓄的指了一指正和人说话的狄凤兰道。

  他这么一说,立时大家都明白是谁了。

  最近闹的纷纷扬扬的宁远将军府的两位小姐,听说都不怎么好的,眼下看起来果然是了,参加个宴会,都要和男子幽会。

  “狄小姐,你来看看,那边的小姐可认识?”有人笑着招呼狄凤兰过去。

  听到有人在叫,狄凤兰缓步走了过来,目光扫向对岸,也忍不住惊讶的低“咦”了一声。

  “怎么样,可认识?”有小姐看出端详来,凑过来问道。

  “是秦宛如!”狄凤兰很肯定的道,目光里带着几分不屑,“她这跑这里来干什么?那个男子却是不认识的,什么时候又认识了其他男人?”

  后面的话有些轻,几乎算是自言自语,但既便是这样,众人还是听得真真的,互相看了一眼之后,又有一位小姐带着几分探询发问道,“狄小姐的意思是说这位秦二小姐也不怎么样?”

  “我可没这么说!”狄凤兰矢口否认道,目光带着几分鄙夷的看向湖对面,“那个男人是谁?为什么会在内院和秦宛如私会?”

  她这话听起来象是否认,但之后的问话,却是给秦宛如的事情定了性,所谓私会,当然就是名节有亏,有这么多的小姐、公子做证,秦宛如如果不嫁给这个男人,就只有青灯古佛了。

  “这个好象是兴国公的侄子王生学!”有跟王生学相熟的年青公子一脸的看热闹不怕事大,狄凤兰这么一问,立时接了话头。

  “王生学?就是王易书的哥哥?难不成在宫里的时候王易书说的是真的,秦府的这位二小姐真的跟王易书的哥哥关系不浅?”有小姐惊讶的把事情串联了起来。

  “不会吧,这若是真的,王小姐可真是冤枉的很!”这几天大家暗中讨论的最多的就是这件事,对于王易书莫名其妙的对第一次见面的秦宛如下手,谁都觉得不能理解,这是正常人会干出来的事情吗?

  只是这事之后王易书病的起不了床,听说现在连开口都困难了,因此到现在大家都不知道真相如何!

  但如果秦宛如真的和王生学相熟,那么王易书很有可能就是冤枉的。

  “怪不得方才王生学鬼鬼祟祟的,原来是偷会佳人!”有公子调笑道。

  “对,对对,我还看到他从丫环的手中接了一块帕子,之后就匆匆的离开了的!”又有公子附和道。

  这么一说,还真是了,虽然大家觉得没亲耳听到,但也是铁证如山了!

  “看这样子可不就有关系吗!”狄凤兰冷笑甩了窗外一眼,冷笑再次下了定论道。

  大家一阵哄然大笑,都看向窗外,继续看起热闹来!

  众人忽然看到湖对面的情景变了个样,秦宛如似乎要离开,王生学要去拦她,被丫环挡住,而后秦宛如转身要跑,王生学还想去追,被那个彪悍的丫环给推的摔倒了。

  而后的事情更是让众人大跌眼镜,那个看过去娇小瘦弱的秦二小姐,居然也过去狠狠的踢了王生学一脚,之后便和丫环两个匆匆的跑了。

  而且没跑几步,丫环便大叫了起来,有经过的丫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医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送外卖的陈平只为原作者帘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帘霜并收藏医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