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刻,宸王府的马车冲上来,正堵在之前昕王府马车的位置,两车的窗户又正巧对上了。

  秦宛如听到车窗敲击的声音,无奈的半掀起窗帘,对上的楚琉宸那张俊美阴冷的脸,挑起的眸子诡异的盯着她,这样子一看就知道是谁惹了他了。

  秦宛如不由的自叹倒霉,一袭张扬的大红衣裳,只在衣领边绣着金黄色暗纹,那种异乎寻常的华美映的他的脸色雪也似的苍白,没有一丝血色,但却又让人觉得容色精致而绝美,秦宛如不得不赞叹,男人长成他这样,也的确算得上是另类的倾国倾城。

  这样的容色,既便只是一个普通人,也会深深的吸引女子。

  “王爷,好巧!”秦宛如笑颜如花。

  楚琉宸冷哼一声,“不巧,本王就是来找你的!”

  “王爷找我有何事?”秦宛如心头一跳,大张着水眸讶然的问道。

  “本王的那盆堂前燕呢?”楚琉宸看着她忽然笑了,那种突展的笑意使得那双墨色的俊眸潋滟妖娆。

  秦宛如本能的心一抽,回答的越发的小心翼翼起来:“王爷的那盆堂前燕还养在我的窗口,养的很好!”

  “什么算好?开花了?”楚琉宸问道。

  秦宛如急忙摇了摇头:“没有!”

  “既没有,又何谈好!”楚琉宸声音温柔,却暗藏威仪。

  秦宛如心里暗暗叫苦,她清楚的知道这盆堂前燕的意思不小,可算是楚琉宸花了大价钱托自己养在手里的,她不得不硬着头皮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道,“可能才到京有些水土不服,待得明年可能会开花!”

  “明年才开花,这花要来何用!”楚琉宸悠然的道,这话不象是问话,倒象是自言自语,偏偏秦宛如一时听不懂,只能眨了眨明媚的水眸,假装自己没听到,这话若是让她回答可真不好回答。

  总不能说这花没用把花扔了,但也不能强撑着说花有用,若有用为什么不开花。

  “明儿,把花搬出来,随本王去见一个花匠!”楚琉宸也似乎的确没要秦宛如回答的意思,自言自语的说完这话之后,挥了挥手。

  “我今天才出门,明天再出门恐怕不太适合!”秦宛如心头惴惴的道。

  “莫如本王到你们宁远将军府,直接邀你同行?”楚琉宸斜睨了她一眼,笑容清浅,身子往后一靠,似乎有垫子之类的东西垫在他的身后,立时整个姿态越发的慵懒起来,端的是公子如玉,举世无双。

  一双俊美的眸子微微的挑起,略显苍白的颜色在大红的锦缎中,有种妖娆的近乎夺目的明艳。

  那种艳色出彩的让秦宛如不由自主的低下头,心里越发叫苦起来,这意思强势的很,就是说自己明天如果找不到理由出门,他就强势的闯进府来。

  他这样的身份,如果真的闯进自家府里,邀自己同行的话,这可真是要出大事了。

  干巴巴的笑了两下,秦宛如没察觉自己的笑容其实看起来可怜巴巴的:“王爷有事,自当从命,又岂敢违约,明天我会找个理由出门的!”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记得把花带上!”楚琉宸道,说完手中的帘子利落的落下,之后宸王府的马车微动,缓缓向前行去,这路面便算是让了出来。

  看到楚琉宸的马车离开,秦宛如才松了一口气,让玉洁吩咐马车夫小心的把马车驶出这个死角,缓步往前行去。

  楚琉宸的马车在前,绕了个弯便转了方向往更大的一条官道行去,这是往宫里去的官道,原本楚琉宸就是要往宫中去的。

  当然许多人不明白这位宸王如果去见皇太后,直接从侧门进到皇宫又是,又何需走那么远的圈子,绕到正门再进皇宫。

  当然这个疑问谁也没敢明着去问这位宸王,反正这位宸王很得太后娘娘和皇上的宠,他爱怎么做,都随他心,所以看到他绕这么大一个圈进的宫门,大家也都习以为常,就当这位王爷的嗜好就是如此!

  病成这个样子,朝不保夕了,你还能要求他做的事情都合情合理吗!既便是有一些异于常人的行为,大家也都是认同的,这是大家对这位废太子身体的认同,而不是对他身份的认同。

  谁还会跟一个将死之人计较!

  路上有人认识宸王府的马车的,俱往两边退去。

  知道这位宸王就是一个病殃子,是碰不得的,这位的身体就跟纸糊的似的,谁要是冲撞了这位,若是有事任谁也担不起这个责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医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送外卖的陈平只为原作者帘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帘霜并收藏医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