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宴会表面上看起来花团锦簇,但实际上风波动荡,而这个症结的中心居然都在一个小小的宁远将军之女上面,这是谁都没料到的事情。

  皇后母子坐在屋子里,身边就二个侍候的贴身婆子和周王自己的一个贴身太监,其余人等都静静的等在门外侍候。

  “什么都没查到?”皇后的脸色很不好看,冷声道。

  “母后,什么都没查到,只查到这马夫以往做事的那户人家,但那户人家不过是一户普通的商户,而且现在也不在京中!”周王眉毛一挑,眼中隐隐冷光,他怎么会不生气,从宫里出去直接回府,但依然晚了一步,马夫居然因为害怕上吊自杀了!

  这理由,谁信?

  “居然没有任何蛛丝马迹留下?”皇后心中恼恨,又问道。

  “母后,儿臣实在不知是什么人在儿臣的府上按了钉子,居然把手伸进了周王府!”周王愤怒的拍了拍椅栏。

  他一直以为自己的周王府是个铁桶,现在才发现居然早就漏了风,如果没有今天楚琉宸的事,是不是自己什么时候死的都不知道!

  只要想到这里,心头这口火气就冲上来下不去,他是周王,是皇后所生的嫡子,也是未来的太子,居然还有人往他这里伸手,如何不怒!

  “母后,我回去直接让人查马夫的九族,既便他无父无母,我也让他九族皆诛!”周王满脸戾气的道。

  “先别,这事你别先别动手!”皇后娘娘伸手虚拦了拦他道,“这事你直接报给你父皇去,你去你父皇面前哭诉,就说有人在你的周王府暗中放了人,目地就是想暗害你,求你父皇救命!”

  “好,儿臣一会就去,母后,您觉得这事是谁在对儿臣下手?”周王点了点头,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脸上的神色很不好看。

  “那个病殃子死了,你又被迁怒,这事谁得到的好处最多,谁就是想下手的人!”皇后娘娘阴森森的道。

  自己唯一的儿子居然在她眼皮底下被人暗算了,皇后娘娘如何不怒,这时候同样杀人的心都有。

  “楚琉玥?”周王咬牙切齿。

  “也不能否认不是楚琉昕,明妃也不是一个消停的,以为自己生了一个儿子就有希望了,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居然敢肖想太多!”皇后一脸的怨恨,她的长相原就不是最出色的,现在这种情形下,整个人都透着阴冷恨毒。

  深宫多年,她早己不形之于色,但这会就只有心腹和自己的儿子,也不就再顾及了!

  “母后,我懂了!”周王立时明白了皇后娘娘的意思,母子心意向来相通,稍稍冷静了一下之后,又道,“母后,宁远将军府的那个女儿,我没看懂是什么意思?楚琉宸可不象是会随便救人的人?为什么那些人就断定楚琉宸必然会伸手救人?”

  这也是周王最想不通的事情,楚琉宸什么人,别人不知道,他又岂会不知,纵然楚琉宸在父皇和皇祖母面前一直表现出很无害,但其人狠戾无情,无关的人就算是死在他面前,他也不会多抬一下眼睛。

  如果不是楚琉宸的身体被所有的太医预言绝对活不长,周王一定会把他当成平生大敌,不是楚琉玥,不是楚琉昕,唯有楚琉宸才是!

  他这样的人会因为心善伸手救人,周王觉得太可笑了!除非秦宛如跟他有什么关系!

  “还记不记得楚琉宸之前离开京城的事情?”皇后娘娘拿起手边的茶盏,喝了一口之后,低缓的道。

  “儿臣记得,当时楚琉玥和楚琉昕两个还想法追下去看了,但他们才过去,楚琉宸就己经回来了,据说追了个空,什么也没追到!”周王嘲讽的勾了勾唇角,这事他虽然没去,但暗当中也打探到了不少的消息。

  楚琉宸一直在京中,居然有一天静极思动了,各方势力都关注着他的去向,可以说他每到一处,探明他行为地址的消息就往京中传过来,有些事既便他是病着的,许多人都不敢过于的掉以轻心。

  特别是他这次的行为这么反常!

  “那一次他在江洲曾经住在宁远将军府邸,和这位秦二小姐应当是见过认识的!”皇后娘娘给出了结论。

  “认识就会伸援手?”周王颇不以为然。

  “或者说不只是认识,应当对宁远将军的女儿也颇有好感,周王,你忘记今天你皇祖母是让你们干什么来了?”皇后娘娘提醒道。

  “相看?”周王愣了一下,随既惊讶的道,“楚琉宸不会是看上秦府的这位小姐了吧?可这也实在是……太小了点吧?”

 &e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医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送外卖的陈平只为原作者帘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帘霜并收藏医品太子妃最新章节